相救蒙面人

    我一路跌跌撞撞的向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走着,脚下像是踩着一团软软绵绵的棉花,丝毫使不上力。我只是走着、走着,不知道要走向何方,不知道要走到何时,看不清脚下的路,也看不清自己的心。

    那决绝残忍的话语意犹在耳,那倾世绝色的容颜上泛着的狠也历历在目,心里为什么会这么痛,痛得我几乎直不起来。深吸一口气,竟然连呼吸都是痛得如此的绝对。

    何时,这个男人已经在我心里留下了这么深的痕迹,竟然会让我痛到如此不可自拔的地步。呵呵,呵呵,我竟然还会傻傻的相信他是个好人,相信他对我至少还是有一点点意的,至少我和他曾经最的人有着相同的容貌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难道他过的人的容貌也不足以撼动他的心扉了吗?还是他对段烟渺的也是假的,也只是无边无际的利用与背叛?大脑混沌一片,我悲哀的发现只要遇到这个男人,我那聪明的脑子就不能正常运行。

    回家!我好想回家!就算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了我最,就算那个地方只剩下好朋友的猜忌与背叛,我也想回去!想回到那个没有冷晗冽、没有利用与背叛的二十一世纪去!

    轻轻的抚上左手腕,那个熟悉的地方却早已没有了送我的镯子。

    “小桑,这个镯子,关乎着生死存亡,你一定要把它当成你的生命来保护!”恍惚间,苍老却慈祥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当成生命来保护?关乎着生死存亡?,那你告诉我,它能不能送我回去?送我回到没有的二十一世纪里去?

    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伤痛绝的我连大叫都省了就直直的摔了下去。

    下软软的、温温的,并没有像摔在地上痛得那么钻心,诧异之下我低头一看,这一看却让我差点吓了个半死,只见地上竟直的躺着一个人。

    我颤抖的从他上撑起子,然后低头细细的打量。这人一黑衣,应该是个男的,从他强壮高大的材可以看出。容貌嘛……不知道,因为他脸上正蒙着一块黑色的面纱。这人出气多、入气少,且一黑衣上尽染斑驳的血迹,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这人出现在冷晗冽家的院子里,又受了这么重的伤……难道,难道是刺客吗?我的这个想法刚冒出来,院子的那边忽然火光冲天,一阵“抓刺客”的叫嚷已经此起彼伏的由远及近。

    我一惊,还真的是刺客!看着地上躺着的这个男人,我急忙收回了自己兀自还在他上流连的手。哪知收到一半,手腕却突然一紧,我低头一看,我细嫩的手腕却是已经被人抓住。

    “啊——唔唔……”

    “别叫!”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透过面巾喷在我苍白的脸上,声音粗嘎低沉的在我耳边命令道。

    我一愣,看着横在颈间寒光人的匕首,顺从的点了点头。

    男子见我似乎没有挣扎的意思,回头看了看那边越来越近的火光,以及越来越近的叫嚷声,再次声音低沉的在我耳边命令道:“帮我!”

    我愣愣的看了那双血红凶狠的眼睛半响,那双眼睛里泛着深深地恳求与信任,仿佛笃定我会帮他一样。虽然我知道现在的我绝不能趟眼前的这趟浑水,但我被他眼中的信任所感动,还是弱弱的点了点头。

    看了看那越来越近的火光,我毅然决然的拉着蒙面男子躲进了旁边林立的假山石丛……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