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月色

    我说干就干,立刻从上起来。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地板冰凉的感觉令我一阵瑟缩,我不住这深秋的寒意竟微微打了个冷战。

    尽量动作轻柔的拉开门,但那扇该死的门还是发出了轻轻地“吱呀”一声,那突兀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竟显得格外的令人心惊胆战。我吓得微微一颤,猛地跳起来离门三尺远,然后心有余悸的看着那扇看起来深恐怖的门。直到确定那扇朱红的大门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之后。我才拍拍口,继续蹑手蹑脚的向外面走去。

    外面漆黑一片,间或还有莫名的冷风刮起地上的树叶带向远方,仿佛魑魅魍魉的小鬼在人家隐隐作祟。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一向不信鬼神之说,可是现在心里竟然不住的一阵阵发寒。紧了紧上的单衣领口,我再次迈动脚步向前走去。小心的沿着冰凉的台阶拾级而下,我静静的走在这一片漆黑的夜幕中。

    半个时辰后,我哭无泪的一股坐在石子小道旁的一块大石头上。我悲哀的发现,这个什么破府邸大的惊人,面积可能没有一千平方米可能也有八百平方米,我转来转去半天,转的一双白嫩的小脚愣是起了红红的水泡,竟然还是没有搞清楚冷晗冽那小子到底住在哪个房间,而且,我竟然找不到回我住的那个房间的路了。啊,天爷爷,不是吧,难道你要让小桑我露宿在这里呀?探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我现在正置于一个可能有好几百亩的荷塘边。明明已经到了秋天,可荷塘里面的荷花竟然还是开的很茂盛,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清冷高洁的荷花在月光的笼罩下袅娜的开着,还有的羞涩地打着朵儿,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一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呃,我怎么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中的句子了?不过还真佩服我自己,初中时学过的课文竟然这个时候还记得,呵呵,得意中……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好像不是欣赏美景的时候吧!现在不是应该想着怎样脱困吗?我竟然还有心思看荷花,真是太迟钝了……

    都怪那该死的冷晗冽啦,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有家不能回、有不能睡的地步!还得陪着这么多没有生命的植物过夜,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啊?这话我只敢在心里哭嚎,因为这么偏僻的地方肯定没有人会经过,如果喊出声来那就太浪费气力了……那现在该怎么办?唉,凉拌!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颓废的躺倒在石头上,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月亮……

    正在我一筹莫展,打算在这个荷塘过夜的时候,忽然小路的那边传来一阵细微的谈话声。

    我暗呼有救了,也不知道这么晚了谁还有这么好的精力到处游?心里再也压不住那股蠢蠢动的好奇,于是赶紧坐直了子侧耳倾听起来……

    说话的人好像是一男一女,声音轻轻细细的正在由远及近,看样子他们似乎在向这边走来。而且至少还离我有一段距离,我暗自奇怪我的听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难道是冷晗冽打通我任督二脉的缘故?我暗自运了一口气,只觉五脏六腑间一股充盈的暖流活泼涌动。呵呵,果然任督二脉通了内力就会大幅度提升,看来有一失必有一得嘛。正在我暗自得意间,那声音已经渐渐近了,我暗骂一声怎么来的这么快,便赶紧从那块大石头上翻下来,慌忙的躲到靠近荷塘的大石背后去了。

    呵呵,这么晚了,还有一男一女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来,不会是来偷的吧?看来冷晗冽还真是管教无方,竟然他的下人这么晚了还来这里偷……我止不住的yy着,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一男一女已经到了大石的前面。我暗呼一声糟糕,慌忙屏住呼吸……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