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烟渺在哪里

    在我窘的几乎吐血之际,冷晗冽已经一把揽住我的腰,将我带出了那间盛满暧昧的房间。

    我惊讶的看着冷晗冽带着我躲过岁寒山庄的重重守卫,然后击晕几个隐在暗处武功高强的暗卫,目瞪口呆!啊,这号称天下第一严密的防守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就是形同虚设嘛。只见他形再次势如闪电般的闪过,几个武功高强的暗卫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然后昏倒在地。天啊,这还是人的速度吗?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完,便觉子一轻,冷晗冽已经再次带着我在房顶上飞奔起来。

    看着下面飞速闪过的点点灯火,再听着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终于意识到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啊,原来还真的有这种只靠两条腿就能飞上天的交通工具啊。呵呵,不用考虑压力差就能飞上天的感觉真好。“啊——”我再也抑制不住兴奋地感觉,一边大叫一边不由自主的张开双臂,快乐的享受凌空飞翔的感觉。

    冷晗冽看向怀中的女孩,她此时显得是那么的天真无邪,完全把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快乐体现出来,但……从前的烟渺从来不会出现这样的神,这样的烟渺虽然快乐,但却让他感觉好陌生……难道是他想多了?希望如此吧。足尖轻轻在房顶上一点,借力使力的向前飞去。

    我更加兴奋的尖叫起来,随着冷晗冽一次又一次的纵越,我心里的兴奋也已经达到□。

    也不知在空中飞行了多久,冷晗冽终于带着我渐渐地降落在地。回过神来,我发现冷晗冽竟然带我来到了一处气势恢弘的大院里。雕梁画栋、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这地方怎么看怎么像人间仙境。被美景吸引的我根本就没有看见,后的冷寒冽脸色越来越凝重。

    回过头,诧异的看着冷晗冽,不知他带我来到了什么地方。

    冷晗冽对我询问的目光却是视而不见,脸上的神色不知何时也已变得冷漠异常。我暗自打了个寒战,我哪里招惹他了吗?他怎么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只见冷晗冽板着一张倾城绝世的脸,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扯过我的手腕,随即清冷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跟我来!”然后拖着我便向那长长的走廊走去。我心里一惊,虽然努力迈动脚步小跑着跟上但还是相当于被他拖着在走。看向他的脸色,感觉那张俊脸就好像被寒冰罩住,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在生什么气?我心里一阵戚戚,又不敢挣开,只得任由他拖着我像风一样的狂奔。渐渐地,我的脚步越来越麻木,感觉脚已经不是我自己的,只得不由己的任由他拖着我走。

    “砰——”随着一声剧烈的撞开门的声音,等我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一间暗黑的屋子里。还没等我完全适应这屋子里暗黑的光线,便觉子一阵天旋地转,然后背部狠狠地撞上某块硬硬的板。我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咬着牙正待撑起子,一个清冷幽寒的体已经重重的压了上来。

    黑暗中,我感觉冷晗冽那双灼的眼睛已经牢牢地胶着在我的脸上。呃,不是吧,他难道真的准备跟我……

    我慌忙用手撑住他的膛,明知故问的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由于已经适应了光线,我清楚的看见冷晗冽漂亮的嘴角扬起一抹残酷的冷笑,然后……铺天盖地的吻便猛地落了下来。

    变故发生的太快,我根本来不及躲闪,只得睁大了一双眼任由他强取豪夺。啊,我的初吻啊~

    他竟然毫不怜香惜玉,重重的吻上我嫩的唇瓣,就是一阵疯狂的厮磨。我睁大了眼,唇上传来的深深地痛感让我清楚,这个男人并不只是单纯的向我求欢,而是在进行着某种惩罚又像是在发泄某种恨意。

    粗暴而炙的吻暂时放开了我已经变得微微有点红肿的唇,转而顺着我白皙的颈项急促的滑落,来到我秀美的锁骨间,来到我已然□的香肩上,忽而就是重重的一咬。

    “啊——”强烈的痛感传来,我抑制不住的痛呼出声,而那痛呼溢出喉咙竟然变成了破碎的呻吟。我忽然感到浑一阵难言的燥,心里一惊,这男人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挑起了我的□。

    “啊——”脖子左侧又是一痛,我再次大叫了起来,只是那叫声在此刻听起来像极了煽的呻吟。我羞愧的咬住下唇,死死地控制着即将脱口而出的呻吟。前戏就让我成了现在这副yindang样子,那接下去岂不是要让我纵而死。

    忽的,一阵衣帛撕裂的声音传来,我惊恐的睁开眼,发觉自己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碎片。呜呜,这么粗暴,难道他以前都是这样对段烟渺的吗?呜呜,暴力男,seqing狂,我真是错看他了。

    大手抚上了我玲珑的段,冰凉的手指所到之处就点燃了一团一团的火苗,直让我浑更加的燥子也不安的扭动起来,心里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空虚感。

    炙的吻再次欺上了我嫩的红唇,冰凉的大手带起一团团的火焰慢慢向下,来到了我平坦的小腹,然后继续向下……来到……

    我倒抽一口气,紧张的弓起子,心里那股空虚感更甚,直想要什么东西来填补。纤纤玉手无力的攀上他的背,我星眸半张、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看着上的男人,这一刻,我知道我已经不能放开,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大手停留在我的小腹慢慢的打圈,却不在向下,心里一阵难耐的饥渴感传来,我不解的睁开眼看向上的男子。

    男子盯我一眼,然后大手慢慢的动了,继续移动,来到……我的脖颈间,猛地掐住了我纤细的脖子。

    一阵强烈的窒息感传来,我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此刻还压在上的男子。男子俊美的面容此时狠的犹如地狱里来的修罗,那双漂亮的黑眸此时看起来也杀气凌然,扣住我脖子的那双手是那么的用力,仿佛恨不得立即将我一把捏死,清冷的声音就像万古不化的积雪直直的要叫人冻成冰雕,“说!你到底是谁!”

    只这么几个字却让我倏地睁大了眼,满的□也瞬间消失无踪,努力的从他大力的手指间挤出一丝声音,我艰难的道:“你什么意思?”

    男子定定的看了我几秒钟,忽的从我上起来,捏紧我的脖子蓦地把我拽下了,然后像扔破布一样的一把把我扔在了地上。膝盖狠狠地磕在了地上,痛得我眼泪直流。

    男子手一挥,一阵劲风扫过,屋内的烛火忽然全都亮了起来。明晃晃的烛火炫花了我的眼,却也让我看清了我此时的狼狈。只见我很不雅观的趴卧在地上,上完全□在空气中,膝盖上磕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一片。

    冷晗冽蹲下来再次一把捏住我的喉咙,浑散发出凌然的气势和刻骨的恨意,那双幽深的眸子也因为这刻骨的恨意而变得骇人的通红,看着我,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道:“说!真正的段烟渺在哪里?”

    我看着面前这个表面上很绝实则内心孤寂恐慌的男子,凄然一笑,摇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男子眼中的杀气蓦地暴涨,手一扬,我便感觉自己的子飞了起来,在空中一个高难度的后空翻之后便直直的撞上了墙壁,而后又反弹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才停了下来。我吐出一口鲜血,自然是疼了个龇牙咧嘴。抬起头,泛着寒光的剑尖已经抵在了我的咽喉上,只要稍稍动一下,便能立即魂归西天。

    浑杀气的男子还是那句老话:“说!段烟渺在哪里!”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