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我和他们前世就有着什么解不开的纠葛吗?我的到来难道是为了化解什么吗?梦中的女子是段烟渺,那么那个绝的离去的男子又是谁呢?难道是冷晗冽?可是想起他那深而忧伤的眼神,我又觉得不像。段翌宸说的虽然真诚,但我还是不能相信,他如此千方百计的阻止我去见冷晗冽,难保他不会编些谎言来恶意中伤冷晗冽……还有梦中那个男子扔过来的羊皮卷又是什么,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张羊皮卷是破坏他们感的关键?

    太多错综复杂的事搅在一起,我的脑袋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一切的谜团我该怎样去解开?或许我该亲自去问冷晗冽,但是他会告诉我真相吗?会不会也像段翌宸一样对我留一手?狠狠地砸着自己的脑袋,我强迫自己暂时不去想这些恼人的事。唉,时间还早,深深地吸一口气,我站起准备回上去睡个回笼觉,却在转的时候猛然撞上一个人。

    我大骇,猛地弹跳开三丈远,揉着额头郁闷的看着这个不知何时出现在我房间里的人,心里不骇然,他是何时进来的,我怎么毫无知觉。不过以他江湖上著名的宫阁阁主的名头,要想进个女子的闺房还是很容易的哈,这么想想,我不又开始释然。呵呵,来得正好,本小姐还正有好多想不通的问题要问你呢!

    拍拍额头,我扬起一抹清纯的甜笑,对着这个夜闯女子香闺的不速之客道:“来来来,外面更深露重,冷公子千里迢迢赶路辛苦了,先坐下喝杯茶!”说着,我拉开桌旁的一把椅子,然后提起拿起桌上反扣在托盘里的茶杯,再提起桌上的茶壶,就斟了满满一杯茶,试了试温度,我哂然一笑:“呵呵,这半夜三更的,茶水早就凉了,不过凉茶也好,去火清、活血化瘀,您老将就些,试试喝喝这个‘桑桑牌’凉茶吧!”说着,我一脸谄媚的把那杯自制的凉茶送到他面前。

    冷晗冽倒也不客气,径直在我拉开的椅子上坐下来,然后接过我递过去的凉茶一饮而尽。他喝得很急,似乎被茶水呛住了,竟然微微的咳嗽了几声。

    我一愣,条件反的提起袖子替他拭去嘴角的残液……呃,我怎么会想也不想的就给他擦拭?难道又是段烟渺的潜意识在作祟?不知为何,我总是下意识的抵触着段烟渺的思想渗透。所以,我眼帘低垂,慌忙的就想拿开自己的手。哪知手腕上忽觉一紧,下一秒就跌入一个清冷的怀抱,然后我惊讶的发现我正姿势暧昧的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抬头看去,冷晗冽那张倾城绝色的脸近在咫尺。吓,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比之段翌宸、轩辕曜、上官凌……以及所有我见过的美男子们都要长得好看。微微有点泛蓝的黑眸像大海一样幽深而迷人,目光流转间仿佛就能把人吸进去,长长的睫毛蝶翼一般的扑闪着,恰如其分的为他那双过于迷人的眼睛起了一个很好的缓冲作用,使人不至于一见他就被那双过于美丽的眼睛电死;尊贵如古希腊雕塑般直的鼻子,凉薄感的唇,微微向前挑起的下巴完全将一个男人最感的部位诠释的淋漓尽致。艺术品!绝对是最好的雕刻家手下最成功的一件艺术品!

    我屏住呼吸抚上他比女人还要细致的脸庞,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像对待一件精美易碎的瓷器,深怕一个不小心就破坏了这难得的人间绝景。

    冷晗冽抬手捉住我乱动的小手,然后直直的盯着我,眸光越来越幽深。

    我心里紧张的要死,他他他,该不会是要吻我吧!看着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呼吸渐渐地开始紊乱起来,心也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手心更是紧张的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怎么办,怎么办,我完全没准备好!如此美男,我会流鼻血的呀!我急得手足无措,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慌乱中……

    “等一下!”我猛地用双手抵住他灼膛,然后脖子一偏,大吼出声。他凉凉的唇刷过我的脖颈,堪堪停在了我漂亮的锁骨上,形成了一个更暧昧的姿势。

    噢,这么暧昧的姿势,我浑,嗷嗷嗷,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要流鼻血了……要流鼻血了……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他,然后猛地冲到窗户边,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呼呼,差点就流鼻血了,到时就丢人丢到外婆家了。好啊,美男的气场还真是强大……

    等我终于喘够了气回过头去,便看见后的冷晗冽黑着一张跟煤炭没什么两样的脸冷然而立,旁边是摔得稀巴烂的椅子。呃,难怪刚才听见一声巨响,却原来是我用力过猛,连人带椅子的都弄地上去了啊!呵呵,呵呵,我不是受不了美男的强大气场了嘛~

    我呵呵傻笑着看着冷晗冽越来越黑的脸,然后愣愣的说出一句:“我的意思是,这里实在不是偷的地方……”话一出口,我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对面的冷晗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额头似乎还降下了几条黑线。

    然后我又愣愣的补充道:“我是说,我们可以换个更好的地方……呃……我的意思是不能在这里……”糟糕,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冷晗冽嘴角抽了抽,看着我的眼神已经与看白痴无异了。

    瞧瞧,瞧瞧,我说的都是些什么话。我低垂着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都窘死了。

    正在我羞得无地自容之时,腰上忽然一紧,已被揽入一个清冷宽厚的怀抱。我抬头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只见那张绝色容颜上是似笑非笑的表,然后薄薄的唇轻轻的一开一合,紧贴着我白皙的脖子吐出几个让我几乎吐血的字:“好,如你所愿,我们去外面……偷!”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