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张免死金牌

    看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我困难的咽了咽口水,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个时代的当权者往往是唯我独尊,哪会听我一个小女子的胡言乱语,脾气坏点的恐怕早就一刀把我宰了吧!呵呵傻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回头看向段翌宸,希望我亲的大哥能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但是却发现段翌宸也正一脸不可思议的表看着我,显然是对我刚才大胆的话还没能完全消化。呵呵,不会是以为我前段时间掉进井里淹傻了吧!

    看来段翌宸那边是没什么指望了,眼前的窘境看来只有我自己应付了。

    回过头,我望着眼前这个不知是什么时代的皇帝嫣然一笑,然后一把扯下头上绾发的系带,刹那间一头青丝犹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几缕乌黑的发丝轻轻自眼前飘过,遮住了我绝美的容颜。

    男子迷人的黑眸胶着在我的上,越来越幽深。

    我嘴角扬起一抹几不可见的蔑笑,想我也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对付你这么个千百年前的古人还不是小菜一碟?管你是皇帝还是武林盟主,都给我乖乖的俯首称臣!

    屋里的三个男人似乎都沉醉在我此刻不染铅华的美丽中,我勾起嘴角轻轻一笑,道:“皇上可知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要有院这种伤风败俗的地方?”

    皇帝微微一怔,然后恢复了脸上一贯的狐狸般的笑容,脸上浮现出饶有兴味的表,盯着我绝美的脸说道:“古往今来就有这个行业了,至于为什么存在,朕倒没有研究过……段小姐今天好像是有什么高见?”

    我笑笑,就知道这些老古董斗不过我,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道:“皇上知道吗?院之所以存在,就是当权者管制不善的结果……”

    “烟渺——”段翌宸倒抽一口气,出声阻止。

    皇帝看着我的双眸变得幽深难测,摆摆手阻断段翌宸的话,道:“让她说下去!我倒想听听你这妹妹能够说出怎样的大道理来!”

    看着那张已经隐隐有了一丝怒气的脸,想必除了我还没有人说过他管制不善吧,在这里住了将近一个月,到处听到的都是对当今皇上轩辕曜的赞扬。轩辕曜少年登基为帝,在他的领导下御国版图比之十年前已经扩大了将近一倍,不仅如此还惩贪官除暴力,在国内大量施行仁政,国内安宁平和,歌舞升平,国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几乎达到了御国历史上空前的盛世!我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知道接下去的话绝对能让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气的暴走,没准还一个不高兴就把我拖出去砍了。想就此中断这个话题吧,想想又不能。因为皇帝刚刚又下了命令,让我继续说下去,如果我闭口不言的话,就是抗旨不尊,好像也是死罪。唉,真是横也是死竖也是死,说也是死不说还是死!我在心里暗骂这该死的皇帝千万遍,一边骂一边又暗自责怪自己不分场合逞强出风头。

    “怎么?段小姐可是有什么不能说的难言之隐?”听听,听听这语气,好像笃定我一个小女子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似地。

    我生平最讨厌男人瞧不起女人,当即血气一阵上涌,脯一,大声道:“说就说!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你,作为当今皇上,你思考过为什么历代院都经久不衰吗?不是因为院的女子有多么高超的魅惑男人的把戏,而是因为你们做男人的太贪得无厌!你看看,你们看看,来这院里的男子大多都是有妻有子的吧,他们哪个不是不顾自己家里辛苦劳的妻子而来到这种又浪费青又浪费时间的风月场所?皇上你试想想,如果他们能够把这大把的青和金钱用在国家建设上,那么这个御国肯定远不止现在这样的水平!这明显就是因为你的管制不善,才导致他们有大把的时间留连风月场所都没有时间参加社会主义新文化建设……”我猛地捂住嘴,后悔的几乎咬断自己的舌头,都怪我太过激动,竟然把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名词说了出来,暗骂一声该死,现在只希望他们都没有听见……

    可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这听轩辕曜一声奇怪的呢喃:“社会主义新文化建设?这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我暗叫一声完了,懊恼的以手盖住脸。感觉段翌宸投在我上置疑的眼神,心里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该死,如果被他发现我不是段烟渺,还不知道怎么死呢……

    “烟渺,你还敢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还不赶快给我跪下!”这时,段翌宸动听的声音传来,正不知道怎么收场的我心里一动,知道他是在出手救我,连忙假装惶恐的跪下了。

    唉,在现代,因为是个历史学家的缘故,我学了不少古代的礼仪,要不现在还真不知道怎么跪呢。可是这地板怎么这么硬啊,那么猛地一跪,碰的我膝盖好疼啊!再次诅咒这万恶的封建制度!

    轩辕曜低低一笑,用调侃的语气对着段翌宸道:“宸,这么漂亮的妹妹,你怎么能让她跪下呢?段小姐又没有犯什么错啊!”说话间,男人温暖宽厚的右手已经出现在我低垂的眼帘前。

    我惊愕的抬头,只见轩辕曜脸上是一脸似笑非笑的表,微微弯着子,绅士般的把自己的右手伸在我面前,似乎在示意我握上。

    看着帅哥微笑的面容,尤其是他一双迷人的眼睛还带有一丝鼓励的意味盯着我,看着那鼓励的目光,我不由得着了魔,竟然把自己的左手放在了他宽厚的右掌中,仍由他把我从微凉的地板上拉起来。

    我看着那张俊美得无懈可击的俊脸,有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我一向对帅哥没什么免疫力,我发誓如果他再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一定……

    “段小姐……段小姐!”轩辕曜喊了两声我才回过神来,看着那张俊朗的脸,我愣愣的问出口:“什么事?”

    轩辕曜一笑,道:“朕还正等着你继续指出朕政治管理上的失误呢。”

    我一愣,经过刚才的失误,却是再也不敢说下去,只怕说得越多错得越多。但是看着轩辕曜一脸兴味有加的看着我,我知道如果今天不跟他解释清楚,这个皇帝很可能是不会放我走的。可是,万一我再说错了什么话怎么办?万一我触怒了龙颜怎么办呵呵,如果他能给我一张免死金牌就好了。

    咬咬牙,我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皇帝,猛地笑得无比灿烂,只笑得屋内三人莫名其妙,然后我清脆的声音在宽敞的房间内响起:“皇上!您老人家能不能给我一张免死金牌啊?”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