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被狼吻

    疏影在一旁不安的拉拉我的袖子,低声道:“好了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我安抚的摸摸她的手,然后看着段翌宸一字一顿的道:“哥,我要进去看花魁!”

    段翌宸一直定定的看着我,半响才吐出两个字:“不行!”然后目光如炬的看向一旁的疏影,冷冷道:“你这丫头好大的胆子,竟敢把小姐带到这种烟花之地来?你说,我是不是该叫你收拾收拾走人?”

    疏影一愣,看着段翌宸冷酷而决绝的脸,然后猛地跪下,大声的叫道:“大公子,奴婢知错了!不要赶奴婢走!求求你不要赶奴婢走!奴婢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小姐的,请你不要赶奴婢走啊……”

    看着疏影几乎是条件反般的动作,我再次对封建社会这万恶的奴感到厌恶,它竟然能把人压抑到这个地步!摇摇头,我大力的拉起地上泪痕满面的少女,然后无所畏惧的看着段翌宸道:“不关疏影的事,是我硬拉她出来的!你要赶人……就赶我好了!”

    然后我看到段翌宸一张脸猛地涨到通红,显然是刚刚降下去的怒气又被我成功的激了起来,俊脸扭曲着一把扯过我的手,力气大的几乎要把我的手生生折断,看着他脸上几乎要毁天灭地的怒气,我不打了个寒战,他不会就此把我一把捏死吧?

    段翌宸那张俊到发昏的脸猛地凑近了我,近到我能够清晰的看见他脸上细细的绒毛。

    “段烟渺!你今天是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你想离开我和他在一起吗?我告诉你,如果你们想在一起……除非我死!”

    听着段翌宸咬牙切齿的话,我打了个冷战,知道他说的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黑衣人。这么彻骨的恨意,到底他和那个黑衣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吗?

    手腕传来几乎被捏碎的力道,我愤愤的看向段翌宸,只见他浑霸气凌然,一双漆黑的眸子因为怒气而涨的通红,然后咬着牙道:“在我面前,不准想其他的男人!”

    我一愣,这霸道的男人,凭什么对我要求着要求那的?我使劲挣开他的手,然后不怕死的大声吼道:“不用你管!”

    段翌宸双眸猛地睁大,似乎不敢相信我竟再一次忤逆他的意思,口剧烈起伏着,彰显着他上涨的怒气。我心里暗叫不好,转过便想逃离这硝烟弥漫的战场。腰间猛地一紧,待我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段翌宸牢牢的束在怀中。那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离我不过三寸远,感的薄唇冷冷的吐出一句话:“看来今天不惩罚你是不行了!”

    正忙着推开他的我一愣,惩罚?我倒想看看他能给我什么样的惩罚……只是,怎么会这样?看着段翌宸的目光慢慢的变得幽深。薄薄的嘴唇慢慢的靠近,几乎就要贴上我的,我终于明白了什么。

    猛地侧过头,湿润凉薄的唇落在我纤细的脖子上,引起我全止不住的颤抖。段翌宸,你这个大变态!竟然在这里轻薄你的妹妹!

    段翌宸一吻落空,不气恼的掰正我的脸,用双手牢牢的固定住之后,再次猛地吻了下来!

    我猛地闭上眼睛,眼角不可遏制的流出屈辱的泪水,想到要被自己的亲哥哥吻,我忽然感到自己好恶心!

    我感觉段翌宸烫而粗重的呼吸离我越来越近,特有的男气息充斥了我的整个鼻腔,他上那种极具爆发力的压迫感让我浑颤抖的更厉害,紧紧的咬着下唇,嫩的下唇几乎被我咬出血来。我用眼角余光看到一旁已经倒在地上的疏影,猜想可能段翌宸出手打晕了她,而且就算她清醒着也不可能敢在段翌宸的手下救下我。看来现在没有人能够救我了,那么,就只有自救!我右手缓缓的握拳,只等在恰当的时机给段翌宸致命一击!

    眼看着段翌宸就要吻下来,我握紧了拳也做好了出击的准备。就在这时,后忽然传来戏谑调侃的男声:“宸你干什么抱着人家小兄弟不放?”

    这时,我感觉段翌宸似乎一震,然后猛地放开我纤弱的子,那种危险的压迫感也猛地消失。我松了一口气,全虚弱无力的靠在墙壁上,两腿像踩在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上。慢慢的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段翌宸略有点局促不安的脸,然后便看见旁边一袭白衣翩翩而立的少年。

    少年自是长得丰神俊朗,仪表不凡(在这儿就不多做论述),玩世不恭的脸上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戏谑的浅笑。灿如寒星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看我,再看看一旁寒着一张脸的段翌宸,最后又看看昏倒在地上的疏影,慢慢的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的表,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他那似乎能洞悉一切的表却我窘的只差当场挖个地洞躲起来。他是谁?他什么时候到这儿的?刚才我和段翌宸发生的一切他都看见了吗?

    偷偷抬眼看看段翌宸,见他眼光早已转向别处,一副拽拽的样子也不解释解释,难道他就不怕这白衣少年误会什么吗?

    一时大家都不说话,气氛有点诡异的安静,安静的我都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紧张的心跳声。

    这是只听白衣少年清朗的一笑,然后一左一右的分别拉起我和段翌宸的手,再次大笑道:“你们刚才是在打架吗?搞得脸红脖子粗的。来来来,我上官凌今天就做个和事佬,大家都进去喝杯酒化解化解,看你们也不像有多大的仇嘛,就给我个面子,进去喝杯酒吧!”然后询问的目光分别在我们两人的面上扫过,似乎在征得我们的同意。

    我是没什么问题,只要能暂时化解开眼前的窘境,别说喝酒了,就是让我喝毒药我也愿意!于是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段翌宸狠狠地瞪着我,那目光就好像是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我下意识的缩缩脖子,往白衣少年后靠了靠。

    白衣少年莫名其妙的看着段翌宸一脸怒气的盯着自己,再看看躲在自己后的少女,脸上浮现出一抹了然的神。故意一把抓住我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然后毫不意外的看见段翌宸气白了脸。假意的咳嗽了几声之后,不容人反抗的一左一右的拉起两人的手就进了后的房间。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