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在乎

    待到段翌宸带着一大帮人闯进这片树木掩映后的世界,便只看见躺在杂草上清泪涟涟的少女,而那个他一直想杀之而后快的人却早已不见踪影。

    看了看遥遥的虚空,再看看躺在地上孤独寂寞满怀伤的少女,段翌宸蓦地便升腾起满腔的怒气,俯一把把少女抱进怀里,段翌宸硬是深深的忍下了满心的怨气,箍紧了怀中纤弱的少女,寒着一张俊脸,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回庄!”

    我一路被段翌宸抱着回了岁寒山庄。没想过挣扎,因为我知道,对于这个强势的男人,挣扎不具任何效用。就这么被他一路抱着,我自动忽略掉他满腔的怒气,脑中只余那一双深却又苦涩的眼睛。正恍惚间,体却已被重重的甩在了上,铺虽然柔软,但触不及防的我还是跌了个龇牙咧嘴。我看着段翌宸狠狠的一掌把上前来拯救我的疏影劈飞,然后猛地甩上门之后,我的眼睛中终于慢慢呈现出惊恐。

    眼看着那浑都散发着危险因子的男子双目狠狠的盯着我,慢慢的向我走来,我惊恐的向着的内侧挪去,他他他,该不会是要做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吧?!

    我还没惊恐完,噩梦便袭来。但见段翌宸长臂一捞,我已被他捉到了前。双肩传来一阵几乎被捏碎的疼痛,段翌宸竟牢牢的握住我的肩,黑眸充斥着可怕的血红,对着我狂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答应过我不再见他!不再见他的吗?”

    我一愣,他?听这语气似乎段翌宸认识他?而且还很恨他?难道他曾是段烟渺喜欢的人?

    见我失神,段翌宸更加的暴怒,一把将我狠狠的推到上,说出的话仿佛包含着滔天怒火:“他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对他这么死心塌地?这半个月来,你几乎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倒背着我去和他幽会?烟渺,这半个月来,我从没有干涉过你的任何行踪,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但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天天出去就是为了去见他啊 ”段翌宸几乎发狂的话,却让我震惊不已这么强烈的恨,几乎带着毁天灭地的绝望哀愁,这真的是发自那个高高在上的段翌宸吗?

    想到这儿,我不仅悲哀的笑笑,段翌宸他,其实是可怜的吧!可怜到上自己的亲妹妹,可怜到陷入一场注定被世俗所不容的恋!难怪如他一般有权有势也会不安,也会脆弱,却原来只是陷入一场注定不会得到回应的悲剧。

    我慢慢的从软软的被褥上起,平静的直视着段翌宸几近疯狂的目光,然后轻启朱唇,缓缓地吐出一句:“哥,我们永远只能是兄妹,不可能是其他!”

    段翌宸看着眼前面容平静的少女,月华般安然纯澈的脸上散发着高洁如圣女般的光芒,她就那么静静地、静静地望着他,眼神淡然而平和,说出的话却是如此的让人痛彻心扉。

    段翌宸一把抓过她的手,声音包含着无限的悲伤:“兄妹?烟渺,如果能给我选择的机会,我宁愿永远也不生在段家!烟渺,这么多年来,我努力地想要当上武林盟主,就是为了有足够的能力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我心里微震,这段翌宸的执念还真的太深了啊!面上却不动声色,慢慢的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微微一笑道:“哦?是吗?那,哥,你希望我给你一个怎样的答案?”

    段翌宸一愣,看着面前的少女明明在明媚的笑着,但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笑意,只觉得少女的话语带着无限的讥讽。还没反应过来,少女又道:“看哥你这么执着的样子,是想要烟渺和你一起接受世间的的指责吗?是想让烟渺和你一起接受江湖武林中众多英雄豪杰的鄙夷吗?”

    段翌宸盯着少女平静的面容,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这个妹妹似乎……变了!变得他觉得好陌生!本来半个月前他就发现了,但他不敢过分的接近她,因为他知道那件事在她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影,他怕他的靠近又会让她就远远地躲开。直到这一刻,他才确定,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女是真的变了!

    看了她良久,他再次握上她的手,颤抖着声音吐出一句:“我不在乎那些闲言碎语!我可以承担一切!”

    我轻轻的一笑,再次果决的抽回自己的手,看着段翌宸英俊的面容,一字一顿道:“可、是、我、在、乎!”

    然后我满意的扬起嘴角,看着段翌宸彻底石化。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