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只知道当一只灼的手把我拉起来的时候,我是腿也麻手也麻。

    抬头对上一双邪魅幽深的眼睛,我不由暗暗一惊,以我一向灵敏的听力,怎么不知道这个浑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是何时进来的?

    男人长得很是邪魅!俊美无俦的脸上是一双斜飞上翘的桃花眼,此时那双魅惑人心的眼睛正带着满满的心疼与自责牢牢的锁着我,一刻也不敢眨眼,仿佛一眨眼我就会消失一般。我也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心里暗自揣测着这个男子的份。这人一脸的霸气与邪魅,一凛然的王者之气,仿若天生就该有这样浑然天成的气势,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臣服在他脚下。

    忽然,我被紧紧一扯,回过神来时,已经跌入一个坚实的怀抱。男子牢牢的抱着我,结实有力的手臂彷如钢铁,箍得我小的子阵阵生疼。男子越箍越紧,仿佛稍稍松一点,我便会消失。我仍他抱着,不敢抵抗,因为他上那天生的王者霸气深深的充斥着我的呼吸,令我不敢动弹半分。

    男子似乎很是激动,因为他正重重的喘着气,而那粗重的喘息尽数吐在我白皙的脖颈上。那灼的呼吸毫不意外的熨烫了我的皮肤,我感觉左后颈至耳根处一片难言的烫,猜想现在那个地方肯定已经红了一片。

    “烟渺……烟渺……”男子紧紧地抱着我,开始在我耳边低低的呢喃,一声一声,低沉而小心翼翼的呼唤,似乎害怕惊飞天上的鸟儿,又满含化不开的呵护与怜。

    “不要离开我……永远留在我边,好不好?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强求你……你做什么都好……甚至你一直想着他……我也不再干涉……只希望你能留在我边……”男子紧紧地抱着我,彷如来自遥远的时空,空灵而……脆弱。

    我一惊,这段烟渺果然厉害,竟能让这个浑霸气与强势的男子变得如此的不安?也不知道他是谁?看他浑充满侵略与攻击的因子,而且能避开外面的侍卫又在我毫无所觉的况下来到我边,看来这个男子武功很高(根据疏影的絮叨,我知道为武林盟主妹妹的我有很多侍卫在外面保护)。

    而且听他那无限怜惜与脆弱的语气,无疑他是惨了段烟渺……呃,也就是我。而且应该还是被拒绝的不过他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段烟渺为什么要拒绝呢?摇摇头,我收起满心的遐想,越过男子的肩头看着静静立在一旁的铜镜,那里面映出了紧紧相拥的一对璧人以及……门口疏影惨白的脸。

    “砰——”我眼睁睁的看着疏影手中的托盘落在地上,托盘上一个精致的白玉小碗摔得粉碎,黑漆漆的汁液流了满地。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终于惊动了沉浸在悲伤中的男子,只见他恋恋不舍的松开我,漂亮的双眸移向门口。

    疏影回过神来猛地冲到我边,一把拽过我,紧接着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的把我护在后,然后瞪着一脸邪魅的男子,眼里闪过愤怒、斥责……与受伤的神色。

    “大公子!奴婢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随便接近小姐,这样有损她的清誉!”疏影一袭掷地有声的话,却让我扎扎实实的一愣,大公子?段翌宸……我哥?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邪魅肆意的男人,终于明白,疏影眼里时时闪过的心痛所为何来,原来,发生在我上的竟是一场不容于世俗伦常的……畸恋!

    我苦笑的摇摇头,穿越女主角果然都

    有一场惊世骇俗的人生啊~唉,还真是命途多舛啊……

重要声明:小说《染红妆:不做乱世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