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红房子,花园

    四

    豪华的轿车开进一座外表古老的私人别墅,佛罗伦萨几乎没有特别现代化的房子,因为这是一座历史城市,每一块城墙都可以自成一处历史。我眼前这座带着小花园的三层红砖房子证实了这一点。

    我下了车,站在这座房子的门前,再看看围绕着房子种植的各种鲜花,还有别出心裁的爬上窗户的葡萄藤,难掩心中的羡慕——这是我曾经幻想过的未来,只是越来越现实的我明白,这个梦想,恐怕再也无法实现了,或者,很难实现。不说别的,光是我能不能成为佛罗伦萨的永久居民这一点,已经让我忘而却步。

    “三小时,我给你三小时。”

    男人从车里出来,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我,从大衣里掏出一串钥匙开门,我精神为之一凛,看看手腕上的钟表——五点三刻,一丝紧迫感漫上心头。眼看着男人打开了门进了去,我也匆忙跟上。

    进了屋,当亮起的灯照亮了眼前的客厅,我才看见了充满欧式风的景象:地上铺着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波斯地毯,墙上贴的是洛可可风格墙纸,还挂着几幅法国画家塞尚的临摹画;沙发和茶几也都是雕着洛可可花式的古董物品。我抬头看看悬挂着的水晶吊灯,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差距。

    “你已经浪费了三分钟了,还要继续发呆吗?”

    冷冷的声音传来,我望去,那男人站在一张单人沙发前,手上举着两个杯子。我虽不解,但不愿再耽搁时间了,麻利的放下画具,开始选一个合适的作画位置。

    我正当环视客厅时,男人举着其中一个杯子递到我跟前,我看向杯里,是橙汁,便小心的伸出手接过,道谢:

    “谢谢你先生。”

    我突然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再看看这个开始悠闲打量我画具的男人,犹豫一下还是开口了:

    “先生,我想知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那个男人喝着果汁的动作一顿,将杯子放到茶几上,才说:

    “许寒。”

    说罢他似是不耐烦的瞪我一眼:

    “快画吧。”

    “是的。”

    我突然觉得,这个叫许寒的男人,或许并不是很冷酷,于是我心里便也稍微轻松了一点,愉快地打开画板。

重要声明:小说《肖像与佛罗伦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