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重逢(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我活该。

    如果有人不明白何谓“作茧自缚”,那么我相信我会是最好的一个活例。

    只不过是触及了童年影顺带小迸发下母,就为自己招惹来这么个麻烦,看来红颜的确是祸水,这句话男女通用。

    “那我问你,你打算怎么办?”我举起被他紧握住的手腕,冷声道:“别再让我同你回去向师父认错,这不可能。”

    奥威顺势攥紧我的手,他的手掌温而潮湿,正好,这样一来他就不会知道其实我也紧张得手心冒汗了。

    “我不勉强你。”言毕,他露出令我极度恐慌的温柔神,又对我说了一句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我喜欢你,螭,我只想让你过上安定的子……”

    “别说了!”我跳了起来,慌张下碰倒了后的椅子,“奥威,清醒点,那只是你源自小时候的某种结,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

    “在没与你重逢之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倒很冷静。跟着,他缓缓起将我完全笼罩在了他的影之下,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无论是高上还是心理上。

    我小小退后一步,仰头瞪他:“我没觉得我们重逢之后的关系与之前有什么不同……不,确切的说,我们的关系好像还变糟了。”

    “有么?”

    “有!”我狂点头,“前天晚上你不就在凛的面前展现了我们的恶劣关系吗?”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不能在他的面前过多泄露对你的在意。”奥威一脸无辜。

    “所以说你就别自欺欺人了,只要你还听命于师父,你就不能做回真实的自己。一个连自己意志也不能掌控的人,谈何感?”

    “那么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跟随师父,你就接受我?”他又惊又喜,目光倏然间变得十分烈,我却想狠抽自己一个嘴巴!

    简直是自掘坟墓!

    我为什么这么多事给他上药带他回旅店和阿德去看他演戏?我为什么总是做事不经大脑只凭一时冲动?螭啊螭,你好歹也读过不少书,可这么多的书你都念到哪里去了?难不成都当饭吃了吗?

    可是……

    心里悄悄泛起一个反驳的声音:感这种东西,并不是能从书本上学来的吧?

    叹气。

    “算了吧,奥威,我不想害你。如果你是凭自己的意志离开师父,那么我会为你叫好!但若是为了我,便还是算了吧,因为不值啊。”

    “这不劳你费心,我自有分寸。”奥威松开我的手,莫测高深的笑。我顿觉无力,少顷,见他穿上衣服开门要走,我忙冲将过去抵住了门。

    “我郑重地告诉你,奥威,我不喜欢你,就算你脱离了鲛帮,脱离了师父,我们也是不可能的!”

    他却轻巧地搂住我,子微一回旋便将我转开一边。趁我愣住的空当,他俯下吻了吻我的面颊,柔声说:“别闹了。”脸上居然还挂着哄孩子似的笑!

    我不由傻了眼,脸上像着了火一样的烫。好久,我才干巴巴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我很久没洗脸了。”

    奥威大笑。

    之后,我便呆呆地杵在原地看他开门,出门,关门。再开门,进来的却是阿德。

    见我一脸呆滞,阿德没有询问,反而露出十分受伤的表悲悲惨惨地盯着我。

    “我都没想到你有那种嗜好。”

    我像绷断了面部神经的面瘫患者一般僵着个脸:“啊?”

    他持续受伤的表:“我在外面都听到了。”

    “你偷听我们讲话!”我怒不可遏,面部肌终于因为愤怒而有所缓动。

    阿德却理直气壮的凶了我一句:“谁偷听了!你那大嗓门吼得整个旅店的人都听见了,不信你去问船长!”

    “什么?”船长也听见了?

    我立时慌了手脚,乱七八糟的和阿德解释了一通,可心里想的全都是帕罗克船长。

    他听见了!

    我怎么那么疏忽!明知道这破旅店隔音不好我还乱吼乱叫,难道我是傻了吗?

    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昨晚我才跟他解释过我与奥威的事,今天就又……

    稍停片刻,心念电转,我暗自奇怪为什么我要那么在乎船长怎么想?他怎么想是他的事,我慌个什么劲儿啊!

    可是即便明知如此,心底还是不住一阵阵的发虚。

    “照你的说法,是你这个师弟喜欢你,但你不喜欢他喽?”听完我的解释,阿德反应了半天才蹦出这么一句。

    “唔,是啊。”我心不在焉地点头。

    “哦哦哦~那你糟了!看你师弟那架势,他是绝不会轻易罢休的!螭,你不会为了他而改变向吧?”话是这样说着,阿德的表却不像是要糟糕了,那模样甚至可以说是幸灾乐祸。

    “我看你是在等着看好戏吧?”我乜他一眼。

    阿德不答,兀自嘿嘿笑着。

    “咳,那个,船长去哪儿啦?”我清了清嗓子,故作无意地问道。

    “还能去哪里?找他的美人儿们去了呗!”

    听他这样说,心中莫名涌上一股浓浓的失望与烦躁。

    “呐,阿德,我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是女的,那么你会怎么办?”

    阿德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还能怎么办?很遗憾失去你这个好朋友呗!”

    “你就这么对待我们五年来的谊吗?!”我不动怒。

    “这不是感问题啊,螭,这是规矩!就算我们是好朋友,但是已经存在了那么多年的海盗法则并不会因为我们这五年的感而改变吧?”他摊开手,实事求是道。

    我听完一下子就没了动静。

    阿德说得对,这是海盗的规矩。无论感多么深厚,阿德还是不会为我破坏规矩,而帕罗克船长就更不会了。

    我不过是深海人鱼号上一名最普通不过的水手,往船长对我的照顾无非是因我们同属一条船上的伙伴,那是上级对待下级式的关怀。除此之外,又能有些什么呢?

    想知道在他的心里我究竟占了几斤几两,可是知道了又有何用?不过是徒然让自己失望。或许连阿德的分量都比我来得要重吧!

    思及此,我的心脏忽然狠狠地抽痛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