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重逢(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醒来的时候,已是清晨。

    说来奇怪,我是被一个古怪的声音弄醒的,好像是谁打喷嚏的声音。我抻着懒腰坐起,刚想寻觅一下声音的来源,却发现我枕了一夜的“枕头”居然是某人的大腿!

    这时,我的后也有了动静。

    “醒了?”帕罗克船长的声音略带沙哑,显然也是刚刚睡醒,我难以置信地回头瞪他,连张着的嘴也忘了合拢。

    天,我没看错吧?是他给我当了一夜的人枕头?

    “船长……昨晚我睡着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我有些不知所措,说出来的话反而有点责备的意味。

    “你当我没试过吗?”他靠在树上恨恨地说,“没见过这么嗜睡的,我就差捅你几刀了!原本想把你扛回去,可天知道你这醉鬼会不会再吐我一!”

    听过,我大感意外,而后又疑惑,为何在他边我总是这么松懈的?

    “那么,你不是也可以丢下我不管吗?干嘛蠢到和我一起露宿街头?”小声嘟囔了一句,垂下眼时瞥见我的上披着他的衬衫,心中微讶,忙抬起头看他,这才发现他的上穿着昨晚我洗干净后搭在树上的外衣!

    脑中顿时一片混乱,我急急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角,果不其然,衣服明明还是带着潮气的啊……

    “干什么,恶心的小鬼!”帕罗克船长拂开我的手,撑着树干站了起来。被我枕了一夜,现在他的腿大概正麻得厉害,方想过去扶他,反被他推开了。

    “别动,再一会儿就好。”

    我只好在一旁等他的腿恢复知觉。等了好一会儿,突见他用力跺了跺脚后直起大踏步向旅店的方向走去。我快步跟上,浴在清晨澄红的阳光下,他高大健壮的背影很是意气风发。我跟在他后傻笑了一会儿,笑了半天,忽然就觉得在他后傻笑的我简直像个白痴。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旅店,无意间回头,瞄见街中心的背德酒店走出一抹眼熟的红色影。

    本来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但不知究竟是大脑中的哪根筋搭错了线,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奔向了那抹红色影。

    “早上好。”

    “……是你?”奥威停住步子,眼神客气又疏远。

    见他这般神,我不有些懊悔:干嘛要叫住他,不是昨天才说从今以后彼此两不妨碍吗?

    “有什么事?”

    我干笑了几声,讪讪道:“没什么事。”之后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

    奥威似乎很疲累,一张脸苍白如纸,往高扬的骄傲头颅此刻像被人强自按下,只在眼神里留有几分强韧不屈。

    我又道:“我就是想和你打声招呼……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时间。”

    他说了句“不要紧”,见我仍是没什么话要说,便礼节的点点头,意离开,但就在他旋的瞬间,我看见斑斑血迹渗透了他的衣衫。

    脑中似有一根弦“嘭”地绷断,我大嚷道:“奥威,先别走!”

    奥威顿住脚步,却没回头。我几步赶上,直指他的背部问道:“你背后的伤是怎么回事?”

    听及我问,他面色一凛诧然回,或许是力道太过牵扯到了伤口,只见他紧皱了下眉头,片刻之后再度舒展,他无奈挑眉:“那个老头玩得太过火了。”

    “你这是什么话?”

    奥威冷笑:“别告诉我你不懂。”

    我一时语滞,可又觉不甘:“一句‘太过火’就可以这样对你吗?师父究竟把你当成了什么!”

    “这不算什么,我早已习惯了。”他扬起不在乎的笑。

    我闷哼了一声:“坦白说,我们之间没什么感可言。不过好歹曾是一起长大的师姐弟,想当年你我的关系还不算糟,所以,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吧,不知你愿不愿意?”

    奥威怔了一下:“在这里?”

    “当然不是!”我指了指不远处的旅店,“去我那里。”

    说完,我转先走,侧眼偷偷瞥去,果见奥威听话的跟来。看来就算外貌变了,这家伙骨子里的东西倒没改变多少嘛!

    带着他回了我的房间,还没等我关上门,他便大大方方的脱下了衣服,当他作势要褪去长裤时,被我制止了。

    “我不是好男色的老变态。”

    奥威笑笑,转过亮出他背部的伤。

    是鞭伤,用的应是极细的藤鞭。鞭痕在他的后背纵横交错,每一处都很严重,有些伤口几乎翻出了皮……我慌忙别过眼,强忍住喉头涌出的酸液。

    这个毒的老鬼!

    “看过了?”奥威拾起衣服正要穿上,我忙伸手搭在了他的衣服上。

    “趴到上去,我给你敷药。”

    “这点伤不会死人,而且比起师父,这老鬼的功夫差多了。”

    “正是因为功夫差才麻烦!”我喝道,见我坚持,奥威也不再推脱,乖乖趴到了上。

    瞧他如此听话,我反倒不解自己为何这般愤怒。仔细想想,或许是他的鞭伤触痛了我幼时的回忆吧。师父是使鞭的好手,有时被他鞭笞过后,表层皮不破,内里却会钻心的痛上好几个月。现在回想起来,这恐怕便是我童年时期最可怕的梦魇了。

    我翻出随行囊里的外伤药,正所谓久病自医,好歹我也曾受过那么多年的鞭刑,自然也就清楚怎样上药才能最大程度减轻痛楚。

    果然,当我上完药后,奥威笑着称赞道:“螭,你的手艺比罗莎强多了。”

    “罗莎?”我努力回忆,却记不起什么。

    “她是十二,还记得那个歌姬么?”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她!”接着又不解起来:“有必要派你们三个一起过来吗?师父究竟想做什么?”

    奥威笑得深沉:“你既已脱离了鲛帮,就没有知道的必要。”

    我耸耸肩:“你说的是。”

    之后也不再多问,我弯拾起他丢在地上的衣服,又道:“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找干净的衣服。”

    不料奥威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昨天你才狠狠的拒绝我,别在我将要死心的时候又做出些会误导我的举动,好么?”

    我冷淡笑笑:“别误会,我只是在弥补我犯下的过失,等你的伤势好些,我们就真的不会再有任何瓜葛了。”

    “别这么自把自为!你单方面的说没瓜葛,我们就真的没瓜葛了吗?”他自上坐了起来,完全没有放开我的意思。

    “你的伤处才刚敷上药,别乱动……”

    “至少你的上还留有我的齿痕。”奥威打断我的话,笑得极其暧昧。我怔忡了下,心中立时大为后悔把他带回来,并深切明白了何谓“引狼入室”。

    我翻了个白眼,不耐道:“奥威,对不起,我反复无常的举动给你带来了困扰,请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吧!”

    如同给予濒死的猎物最后的慈悲一般,奥威用极其温和、低柔的声音对我说:“想都别想,这是你自找的。”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