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重逢(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我穿着最邋遢的衣服,脸上尽是尘土污垢,蓬乱浓密的长发胡乱系成一团束在头顶,但凡一个衣着考究举止得体的绅士或淑女,见了我都定会掩面绕路而行;

    我是深海人鱼号上一名普通的水手,我已习惯了危险飘的海盗生活,并且也正在喜欢上它;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是我的安之所,但只有深海人鱼号才是我最终归属的地方;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我的朋友,但没有人能替代我在深海人鱼号上的这群海盗兄弟!

    宸依然是我活着的目标,不过已不是唯一。多亏了奥威,虽然有点愧对于他,不过多亏他的出现才使我觉察到,原来海盗的血统已经渗入我的骨髓中如此之深的地方,我忽然意识到,做一名自由的海洋民族竟然是这么棒的一件事!

    我一路轻快地走到了珐沙的酒馆,只觉得积压在心头的许多重担一下子不见了,心无比清爽,总之心好得不得了!

    “大伙儿尽的喝!今天的酒钱全部由我付!”我一进酒馆就把随的几个金令扔到了店老板的手里,店里的酒客们立时举杯欢腾!我抱起一坛酒拼进了离吧台最近的一桌,恰好桌上有几个我们船上的兄弟。

    “难得见你一个人,阿德呢?”船上的炮火长摩根边喝边问。

    我大笑:“我说老摩根,喝酒的时候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摩根也不住大笑:“说的没错,喝酒的时候可不该婆婆妈妈的!”

    “当然不该!”

    一桌人举杯喊道,整个酒馆的酒客们跟着大声附和!在闹的拼酒声中,我的酒兴更趋浓重,一杯又一杯的烈酒灌下肚,除了随着兴奋而来的头晕目眩,我的头脑倒还算清醒。第一次使自己完全放纵于喝酒玩乐,感觉却也不坏。

    不知不觉,白匆然而过,天色渐渐便暗了下来。

    也不知道一伙人昏天暗地的喝了多久,反正当我发觉脚下像踩在棉花上一般虚浮之时,我就被人扔到了酒馆门口与其它酒客堆成了一堆儿。

    不晓得自己躺在谁的上,也不清楚谁压在我的上,一伙人横七竖八的互相压着倒在路边,人山中鼾声不断,酒臭冲天。

    再也顾不上自己为女子的不便,此刻我只想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可当我再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不知被谁自人山中扒拉了出来。这个人上有我熟悉的、独属于海洋的气息。

    “……谁?”我勉强吐出这么个字,那人似乎是笑了一下,接着将我抱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我喝多了还是怎么着,我总觉得这个人抱着我走路时晃晃悠悠的,像坐船。起初还以为是阿德,但是现在我已确定,这人不是阿德。

    可他的怀抱却是那么熟悉,并且不知怎的,在他的怀里我就有莫名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像极了我落海之后的那次……

    “船长?”我费力地睁开眼,恍惚间好像对上了帕罗克船长那绿意翡然的眼睛,心底一惊,我挣扎着想要弄清这一切是真亦幻,可没想到经过我这一折腾,胃里立刻便翻腾起来。

    “呕——”一俯,我吐了那人一秽物,吐过之后胃里舒服了许多。

    “瞧你干了些什么好事!”那人鬼叫一声,将我扔在了地上。这一声鬼叫我死也不会错认,是帕罗克船长无疑!

    “船长!”我摇晃着站了起来,已被吓得醉意全无。帕罗克船长几下除去外衣丢在地上,还好他内里的衬衫仍是干净的。

    我连忙弯下拾起他丢弃的外衣,“我会给你洗干净!”

    他就只有这么几件体面的衣服,我可不能害他后衣不蔽体。

    “你今天怎么喝成这副德行?”帕罗克船长问。

    “心好。”我老老实实回道。

    他讥笑:“真是单细胞生物。”

    我垂首不言,一想起方才是他好心将我扒出人堆儿,就觉得任他怎样讥讽也无所谓了。

    “那么,单细胞生物,你现在就把我的衣服洗干净。”

    “现在?在这里?!”

    帕罗克船长点头,眼睛里闪过戏弄。

    “你……好,我洗!”我不不愿地答应了他的无理要求,总觉得最近我正向任劳任怨的老妈子发展,不过谁让我弄脏了他的衣服?

    就近从酒馆借来几桶水和刷碗用的大盆,夜晚的加纳港人声沸扬,我就如同受虐的仆人一般在大街上洗起了衣服。这等景观,在整个中洲岛绝对算得上一奇了!

    帕罗克船长饶有兴味地看着我,好像从出生开始就没见过人洗衣服似的,我假装没看见他注视的目光,低头借洗衣服来掩饰自己的脸红。

    将衣服投洗干净后,我在附近的树下生起了火,待火势渐旺,我把湿衣服搭在了火堆上方的树杈上等待烘干。

    老妈子工作告一段落,我累的一股坐在了树底下。

    “船长,你先回旅店吧,等衣服干了我会给你送回去。”

    他没吭声,捡了离火堆最近的地方坐了下去。

    “那个咬了你的人叫什么?”良久,帕罗克船长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哦,他啊,他叫奥威。”我有些心不在焉。想到今天就这么打发了他,总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早些时候,他与那个都奇老头进了背德酒店。”

    我听罢怔住。

    都奇老头?那个喜男风的老变态?

    听说这老家伙人面极广,连中洲岛内几个隐秘极强的组织中都有他的朋友,他本人则是控着洲内黑市交易网的组织中的头脑之一。近些年来,中洲岛的黑市交易网络已渐渐有覆盖全世界之势,如此料来,鲛帮在这里盖起戏楼多半是为了掩人耳目,其目的应是想要以此为据点,进而涉足其中分一杯羹。

    但是,这好男色的老变态怎会与奥威一起进了酒店?

    “混蛋!”我忍不住低咒一声。

    就算拉拢都奇老头是必要的,便要做到这种地步吗?难道为了师父,连尊严都可以抛弃?

    “那个奥威是鲛帮的人,对吧?”帕罗克船长又道:“他今天来找你,你们之间……”

    “我们之间可是干干净净的!”我激动大叫。

    “可你还被他咬了呢!”

    “这是误会!”我简略地向帕罗克船长解释了事经过,听过解释后,他笑得很没人:“仅仅是因为这样就咬你么?你这八师弟倒真有意思……那你下次定要注意些,否则他很可能会趁你不注意把你生吞活剥啊。”

    想到奥威咬我时的狠劲儿,我心有戚戚焉的猛点头:“说得是啊……”不过,我们也不会再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吧?

    所以,就算为他扼腕也是枉然,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从今以后,我们已是互不相干。

    思及此,我放松心向后倒去,疲乏卷着醉意又深深浅浅的浮了上来。我打了个呵欠拉紧领口,顺势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歪倒在树上。

    强着和船长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只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后来索仰头向后一靠,我就这么倚在树旁睡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