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重逢(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两个人离场之后,才发现时间已过傍晚。我们简单商量了一会儿达成一致,就勾肩搭背哼着小曲儿一路欢腾地拐到了珐沙所在的酒馆。店前照例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酒客,而门前珐沙正稳如泰山的撂倒了又一个挑战者,见我们挤进人群,他爽朗笑道:“螭,阿德,是来找我喝酒的么?”

    我们连连摇头:“我们两个只是来这儿看闹的!”说着招呼老板进了店内,方一入座,便发现帕罗克船长携着一众美人正坐在我们邻桌!

    “船长!”阿德立即撇下我与他们凑成了一桌,看见帕罗克船长没事儿人似的坐在那儿喝酒,我不由想起了昨晚的事,心底莫名燃起了一股怒火。

    “阿德,我们别去打扰他们了。”

    微微安却向我招手:“过来嘛小鬼,人多闹!”

    我瞅了帕罗克船长一眼,他没有任何反应,一副闲极无聊的样子。我抽出椅子挑了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见他心不在焉地盯着酒馆门前堆成小山的酒客,我顺势看去,这才发现采本大叔醉得半死,正被压在人堆最下面!

    “采本大叔!”我一拍额头,忙与阿德过去把他自人堆中拖了出来。

    说起来,采本大叔也算是半人族珐沙手底常败大军中最执迷不悔的一个了。在得知我曾把珐沙喝倒时他还特殷勤的找我询问秘诀,不过,当他知晓我那次的获胜纯属定在让步条件下的侥幸之后,他就不再对我感兴趣了。

    所以,珐沙还是加纳港的战无不胜,而我那唯一一次的胜利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里最不切实际的传说。

    “这老鬼,清醒的时候可是一个顶好的舵手。”帕罗克船长瞧了眼烂醉如泥的采本大叔,倒说了句公平话。

    采本大叔兼掌舵手与军需官两职,名头十分响亮,可比起这些名衔,他更喜欢在接舷战中冲锋陷阵。因此,他的职责就更多的移交给了弗尔多大叔来执行。

    可怜了弗尔多大叔,他的领航探测工作本来就是一件苦差事,可因为不负责任的采本大叔,他不得不担负起更多。幸好近几年我已掌握了不少航海知识,随着实战经验的累积,我已能帮弗尔多大叔分担许多,而弗尔多大叔与采本大叔也在有意培养阿德,所以相应的工作阿德也承担了一部分。

    “阿德,把采本抬回他的窝棚去吧。”帕罗克船长挥着手向阿德示意,阿德应了一声,将采本大叔扛在肩上抬脚便走。我忙跟上去帮忙,帕罗克船长却把我叫了回去。

    “你跑什么?帮我把这几位女士送回去!”他命令道。

    我只有领命。

    我护送着恋恋不舍的女士们离开了酒馆,无意间回头,便看见帕罗克船长已经投入人群中与一众壮汉喝酒赌博。他笑起来的时候连眼角细纹都显得那么开心,他闹腾的时候总是最放肆的一个,他不拘小节,不顾形象,纵声色但也洁自好……这样的一个人啊,可到底哪一种表,才最贴近真实的他?

    独自回来的路上,我久久的想着关于船长的一切,当回过神时,才发觉自己被人跟踪了!

    一直以为是自己反应过度,我装作无意的转进一个小巷,没想到后当真有个黑影随我拐了进来。

    我慢慢顿住了脚步,看那人作何反应。

    黑影并不停顿,就在我以为这个人大概是与我同路时,不料那人竟从容的停在了我面前。

    “是你?”我愕然,眼前的人居然是那个叫奥威的戏子!

    “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了!”奥威络地笑着。

    巷内光线极暗,依稀能分辨出他换了件红色长袍,他皮肤本就有些苍白,这颜色衬得他很是英俊朗。

    “是啊,真巧。”我礼貌的笑笑,心想这人记真是好,就这么匆匆一瞥便记住我了?

    “这么多年了,我真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你。”他语露亲昵,一副跟我认识了八百年的样子,我更加愕然,“我……我跟你认识么?”

    奥威愣了下,笑着强调:“嗯?我是奥威啊!”

    “我确定我不认识你。”我歪歪脑袋,“看来你是认错人了。”说完,我敷衍地欠了下刚要往回走,他疾步上前拦住我:“你怎么了?难道你认不出我了?”

    他的表有些诡异,见我神色不耐,他突然紧按住我的肩膀,语声冰寒:“你真忘了我?”

    我只觉莫名其妙,不愿继续与他浪费时间,我向后退了一步想挣开他的控制,奥威却不放手,按着我的力道反而又增加了几分。

    “放手!”我低吼一声,向前大踏一步以肩头撞向他的口,趁他后退的空当,我一个闪挪到了他的后。

    “哼,再见。”我拍拍手掌方要离去,不曾想奥威回一脚踢进我的腿窝,我猝不及防摔倒在地。

    “嘶——”我揉着腿吸进一口凉气:“妈的,你脑子有问题!?”

    “我怎么会错认你呢,螭?”奥威蹲下,不带任何语气感的说,可我分明从他的眼里看见了隐忍的怒意。

    “你知道我的名字?”我缓和了口气,“我们之前曾在哪里见过吗?真是对不起,我好像没什么印象……”

    “开玩笑也要有限度!”他勃然大怒:“你竟敢说不记得我了?”

    我不快地皱起眉头: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可说到底似乎是我不记得人家,于是我耐住子,又道:“所以我不是说对不起了吗?不过你这个人也真怪,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你一定要我记得你干什么?”

    闻言,奥威狠咬住嘴唇,灰蓝色的瞳眸迸发出惊人的暴戾之气!夜色下的他仿佛一头沾染了血色的金色野兽,而直到这时,我才开始后悔刚刚那样对他说话。

    他……不会想杀了我吧?可哪有因为这点小事就杀人泄恨的?

    “不、不至于这么生气吧?那你也忘了我,我们不就扯平了?”话刚脱口,奥威便猛地扑过来咬住了我的肩膀!

    “疼疼疼!”我连声大叫,却推不开他,这一咬似乎倾注了奥威所有的怒气,很快的,我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这家伙莫不是暗夜精灵族的暗杀者?

    难道我已经穷凶极恶到需要暗夜精灵族出手替天行道了?可是不对啊,暗夜一族的发色均是墨黑,他们怎么可能把自己引以为傲的、独属于黑夜的发色改染成金色呢?

    “奥威……八师兄,你想把这个叛徒咬死吗?”突然,一个透着邪气的男声传进小巷,奥威闻声停止动作,扬头凉凉一笑。

    “我还真想咬死她。”他抬手抹去唇边的血迹,又意犹未尽的伸舌,嗜血的表令我起了一的鸡皮疙瘩。

    奥威直起冷漠地望着仍瘫坐在地上的我,陌生男子越走越近,最后他停在我的侧,弯下腰温柔地将我扶了起来。

    “这样污脏的一个女人,亏你也敢咬。”男子轻笑着掏出手帕擦了擦手,笑音中有天然的媚惑。这时我适才看清,他居然是扮女角的那个绝美男子!

    怎么会是他?我立时陷入迷茫之中。

    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而那句叛徒,是在说我吗?

    叛徒,八师兄,奥威……

    “等等!奥威?!”脑中霎时间蹿出一个模糊的影像,“你,你是八师弟?”

    “呵,终于记起来了,七师姐?”奥威冷笑。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