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的赎金(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五年后——

    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沉入海中,想挣扎,但很快记起阿德告诫过落水后不可盲目踢打,我马上屏住呼吸,努力镇静的仰着子。

    说来可笑,我在海盗船上混了五年,却一直是个旱鸭子,果然是命中注定的劫难啊!

    不过自海里向上望,海面真是美的诡异……瑰丽的波动上闪着金色粼光,由那金光所投掷下的光束便似通向天堂的光之轨道,越过光轨,便是往生之人的彼岸么?

    面对眼前如此绚烂的美妙,任何人都会相信,那就是人间最美的天堂。

    肺部在剧烈燃烧,我却想笑。意识逐渐凌乱的时候,恍惚看见海中落入一大片白色水花,波光晃动中,有人向我游来。

    是……谁?

    我想看清,无奈眼皮却如同灌了铅般沉了下来。刹那间,占据我所有思维的,只有宸。

    已经五年了,我始终没有找到他。

    五年之中,我随着深海人鱼号闯遍大江南北,抢掠了许多商船也洗劫过许多游轮,经过了数不清次数的海战,上也有了几处伤疤。我不知道与我同年龄的女孩子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我只知道如果我想在深海人鱼号存活下去就要极度小心谨慎,容不得一丁点的粗心大意。与这群海盗们共同生活了五年使我深知他们虽然讲义气但也残酷,如果我为女孩儿的份被拆穿,定会换来比死还凄惨的下场。

    我每时每刻都要小心的检查自己前缠绕的绷带有否松开,稍有松动就要加倍勒紧,对仍在发育的子毫不留

    我自由且小心翼翼的活着,很累,却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不是没想过脱离深海人鱼号,至少每次回到落脚点避风头时我都会做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也确是趁在中洲岛的休整期间实施过那么几回,但每次离开之后找不到宸的下落而钱财又花尽的时候我就会乖乖归队,然后与他们再次踏上征途。

    阿德对我突然的出走从来不予任何追问,因为他知道我要干嘛去,也相信我一定会回来。所以每次临行前他都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与我玩闹,当我回来后他却会感慨万千的与我来一场不醉不归。这,大概就是我无法离开的原因之一。

    至于原因之二……

    “混蛋,还不起来!”一拳重击在口(我的……),吐出一口水,腔里窒息的感觉渐渐消失。睁开眼,阳光刺目。我扶着头艰难地坐起来,发现包头发的布条不知何时不见了。

    “怎么我一不留意你就跌到海里去了?”阿德愤怒的声音使我回神。对了,我是在刚刚的接舷战中被此次的抢劫对象——索德拉商船的水手们一剑刺进了海里。手臂上的伤口忽然疼了起来,还真是迟钝啊!

    我扯下截布料包住了伤口又整理好头发,阿德难得的愤怒让我怎样也紧张不起来,我笑着说:“那是你救了我喽?恩人啊~”

    “不是我,是船长。”他见我笑,很是没辙的长吁口气。

    我有些吃惊,依稀记得我落海时他可是离我很远的哪。

    “那他人呢?”

    “给你做完人工呼吸之后就过去处置那群俘虏了。”阿德向后努努嘴,神色之中有抹轻松:“还好船长及时救了你,以后你这旱鸭子可要当心啊!”

    尽管我曾一度怀疑阿德的神经元是否已经坏死,但他这粗线条的偶尔真流露还是很令我感动的。我郑重地点点头表示以后绝对小心,见我难得这般正经,阿德也煞有介事的拍拍我的肩膀,认真道:“我还是教你游泳吧。”

    嗄?教游泳?那岂不是要肌肤相亲赤**?

    “不用!”我一口回绝,“以后不会发生这种意外了,方才是我被大太阳晒昏了头!”

    阿德也不勉强,一场海战刚结束,所有人都是既兴奋又疲累。我们此次的行动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抵抗,虽然只是六个人,却全是骁勇善战的勇士。可我不得不说他们的抵抗方式很愚蠢,倒不是我笃定我方必胜,只不过他们这么一抵抗就突出了一个人——他们拼死保护的主子。帕罗克船长便是发现了这点,巧妙地避开那六个勇士之后经过一番激斗,他终于生擒了那个褐发碧眼贵族模样的青年,这才令他们停止抵抗,乖乖就范。

    眼前那位贵族青年就站在这群人质的正中央,双手反绑,神态倒极度悠然,没有显现出一点点的惊慌失措。无论他是故作镇定还是真的泰然自若,单就这份从容便已经赢得了我的敬重。

    “你的勇士很了不起哪!”帕罗克船长格外真诚地赞叹道。

    那贵族青年报以微笑:“但没能杀了你,还真是可惜。”

    “是啊,真可惜。”帕罗克船长没心没肺地跟着附和。

    “是我对自己的剑术太过自负才会出现这种疏忽。”贵族青年似乎有些懊恼:“还以为你们不堪一击,结果……是我轻敌了。”

    他倒是很坦白,可挑错了坦白的时机也是件很不妙的事啊!

    “狂妄的小子,你以为你还能猖狂到几时?”采本大叔抹去马刀上布满的血迹,眼睛里的肃杀之意满溢得几乎要滴出来!他这样嗜血的表我并不是第一次见,但无疑每一次都会令我心惊胆寒!

    贵族青年眯起了眼睛:“哦?据我所知,深海人鱼号的帕罗克船长是从不杀害人质的吧?”

    弗尔多大叔大笑:“说的没错!”言罢,他的眼神旋即变得冷,“可没人说过我们不会索要赎金。听着,在这里有你们船员十七人,如果不想从海中央游回家,就每人付给我们二十金令的赎金!”

    “每人二十金令!?”人质中的抽气声此起彼伏。的确,二十金令可不是笔小数目,弗尔多大叔这次当真是狮子大开口。但话说回来,若是那位贵族青年,他可不仅仅值这个价啊!

    果然,弗尔多大叔指着那位贵族青年,冷冷道:“而你,则要付两百金令!”

    “还真是给我特别优待了。”贵族青年嗤笑,“不过,难道贵船船长都没什么意见么?深海人鱼号的船长难不成是换人做了?”

    我忍不住接口:“我说这位贵族老爷,你就别在那儿挑拨离间了。对付你这种傲慢无礼的家伙,我们要你这个数还是少的!劝你下次再遇到海盗时收收你那老爷架子,杵在船头一副‘我是贵族’的派头相信只有瞎子才会放跑你!”

    “你……!”

    “瞧瞧,连我们船上最蠢的水手都比你明白事理。”帕罗克船长讽笑,“你要知道,我对手下败将向来没有料理的兴趣,所以想让我处置你的话,等你够瞧的时候再说吧。”

    闻言,贵族青年蓦地沉下脸,目光变得极为鸷。见他不说话,帕罗克船长便敲定这一价码,随后命人拟了书信遣信使上岸。

    此次的战果无疑是丰厚的。

    先不说那些赎金,单是船上的货物便已足够我们吃喝玩乐一、两个月,可不知怎的,我的心底一直隐隐有些不安。或许只是出于我为女的敏感天,那个贵族青年的眼神使我觉得此事绝不会这么简单便完结。

    然而,当我把我的担忧告诉了帕罗克船长时,他却完全不当回事。

    “相比这个,”他说,“螭,你的口臭才真是令人难以忍受。”

    说完,他扯过的尾巴跃回船头,阿德靠过来像发现怪物一样指着我大喊:“螭,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我不自在地抚着脸:“嗯……天气太。”

    只有自己比谁都清楚,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是帕罗克船长给我做的人工呼吸。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