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午夜的时候惊醒,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竟一头的汗水淋漓。我瑟缩着子推开窗户准备透透气,却听见如婴孩泣哭的声音,时而低缓,时而惨烈。

    “是野猫么?”我揉着睡眼打了个哈欠。月光皎洁,三只野猫正伏在对面的屋顶上声声叫着,时断时续,久久盘桓,惹得远处野狗吠叫。

    “今晚还真闹。”趴在窗台上听着猫叫狗吠,心莫名就轻松了些。抻开双臂做了个深呼吸,鼻腔瞬时吸进了海水腥咸的气味。

    啊,对了,明天就要离开这儿了。

    我不住笑起来,爬到窗台上晃着两条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笑什么。大概是沾染了海盗的习,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会觉得腻吧……更何况,我还要找宸。

    野猫还在叫,我眯着眼睛见它们叫的那么起劲,忍不住跟着哼唱起匹所罗城的童谣:

    “金色的稻田,蔚蓝的海洋,风儿掀起层层波浪……”

    “野猫的叫声和小鬼跑调的歌声……果然还是你的声音更吓人一筹。”旁边的窗户被推开,伸出一双无力的手,接着是一张有着浓重黑眼圈的胡子脸。

    “船长。”我哆嗦了下,忙自窗台上撤了下来。

    “我说,你干嘛半夜不睡觉?”帕罗克船长右手支着下巴,左手无力的垂着。月光下他臂上的刺青与他一样显得格外神秘。

    “因为……猫叫。”

    他挑了下眉,“可我是因为你!小鬼,你敢再唱试试!”

    “不唱就不唱!”我气愤地鼓着腮,刚要摔上窗户,又听见帕罗克船长说:“……而且那歌儿也不该这样唱。”

    “那是我们国家流传已久的童谣!”我探出头向他抗议:“凭什么不该这样唱?”

    “听着!”他呲牙一笑:“金~灿灿的财宝哟,充满惑的未知,召唤着我们哟~投于海洋!”

    “什么啊,一点也不押韵!”我找茬,只是没想到一贯讲话只用低音区的帕罗克船长起高音区的声调居然会这般气回肠!

    “那又怎样?反正我喜欢。”他语声狂嚣,“耍无赖”这三个字根本就是为他量定做的!

    我说“是哦是哦”跟着用力关上窗户倒回上,与他继续东拉西扯下去估计又会一夜不眠,明我与阿德可是要早早上船整理船务的,哪像这个所谓的船长可以睡到上三竿。

    可躺在上的时候,又发现自己怎样也睡不着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被帕罗克船长篡改的童谣,明明那么拗口,为什么经由他唱出来却会如此富有煽动力?

    金灿灿的财宝,充满惑的未知,召唤着我们,投于海洋!

    简直是名副其实的海盗之歌!

    脑中无法克制的浮现出帕罗克船长那任自在的笑,不知从何时起,我已经开始信赖这个看上去极度不可靠的家伙。即便知道我很少对他说真话,他也混不在意,因为比起这些,他更关心自己与船员们能否在海上自由无羁的航行!

    这群海盗,他们想喝酒便喝酒想打架便打架,他们无理取闹,但他们绝不会对同伴漠不关心,甚至一向粗线条的采本大叔,也曾在敌方的刀下救过我的命。

    不可否认,我喜欢他们自由自在的豪爽,与他们在一起,我比我生命中的任何时刻都更加能确认我是活着的。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我心思烦乱地翻了个,头不有些痛。

    想这些做什么呢?无论怎样,我终有一天会离开,只有宸才是我的目的地,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纵使,百般留恋。

    纵使,百般留恋。

    心中反复念叨着这句话,也不知何时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又忘了昨夜的辗转反侧,阿德大清早跑来叫我,我就没心没肺地拎着简单的行李回到了深海人鱼号。刚一上船,便见弗尔多大叔在念货物清单。

    “淡水够了,食物够了,酒亦不缺,火药充足……”他拿着纸单喃喃。

    “嗨,弗尔多大叔!”我们大声招呼着,弗尔多大叔见是我们,咧嘴笑道:“嘿,你们两个小鬼!”

    “都准备好了,何时起航?”我问道,有些抑制不住兴奋。

    弗尔多大叔掏出怀表:“嗯……船长说时间到了他会吩咐。”

    “什么?船长睡懒觉,我们就要在这儿等?”我不满地嘟囔。

    “谁说他在睡懒觉?今早在去叫你之前我找过船长,他的房间整齐得很——他已先行一步退房了!”阿德在旁为船长伸冤。

    “是嘛?”我侧眼看他,不太相信地扁着嘴。

    “船长现在正在舱内检查货物。”弗尔多大叔证实阿德没有说谎。

    “哦?”我不由一脸坏笑,“那不知道他有没有去底舱看梅格大叔呢?”

    弗尔多大叔显得有些诧异:“梅格?船长去看他干嘛?”

    阿德慌忙捅了捅我,示意不要说,我才不管那么多心想好不容易有机会搬弄帕罗克船长的是非我干嘛不做?于是我就将梅格大叔对我们讲的与帕罗克船长讲的全盘托出,本以为弗尔多大叔听完会大吃一惊,孰料他听过后竟大笑不止!

    “梅、梅格是这么对你们说的?”

    我疑惑地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哈哈,帕罗克船长也真是顽劣!干嘛要这样逗你们呢?”弗尔多大叔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与阿德却是一头问号。

    “到底是怎么回事?船长与梅格大叔在骗我们吗?”我问。

    “没有,他们说的都是真话。”弗尔多大叔抹去笑出来的眼泪,正了正下巴,又道:“不过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回事。三年前我们在孤岛上发现帕罗克的时候,他看上去很虚弱,当时还是船长的梅格就把他带到了船上。结果大概是帕罗克饿昏了头,在上船的过程中他一头栽进了梅格的怀里并昏迷了过去,梅格就这么照顾了他一天。想起梅格那时受宠若惊的表,冥冥中便也注定了他今天的结局啊!”

    “那帕罗克船长说……”

    “啊,那也是事实嘛!毕竟这么一大群男人常年在海上航行,有些意外也是在所难免啊!不过在我们船上还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你放心好了。”弗尔多大叔拍拍我,一副叫我放宽心的神,我不解,问道:“为什么我要放心?”

    他暧昧一笑:“因为……小孩子是最容易被大家瞄上的啊。”

    什么?!

    一阵恶寒袭。难怪船上总有人对我无端殷勤,看来后要小心了,否则很可能会死的莫名其妙咧!

    阿德托腮大叫:“咦,那是不是我也要当心呢?对男人,我可没兴趣!”

    弗尔多大叔却摆摆手,做出倒胃口的样子:“你就算了吧,长得又高又大又黑又壮鬼才会对你有兴趣。”

    “哦?那这么说我是安全的!”他没神经的大笑,恨得我牙直痒痒。

    妈的咧,原来长得又高又大又黑又壮还能保命啊!

    “一大早就插科打诨么?”帕罗克船长不知何时上了甲板,见他一脸的似笑非笑,我与阿德都是一阵紧张,连大气也不敢喘。

    “快去干活,两个小时后起航!”他一转脸,愉快地宣布。我们兴奋地应了声“是”,就各自去忙各自的活儿。时间将近的时候,水手们已陆续归队,惟一人仍未出现,弗尔多大叔显得很焦急。

    “采本那个蠢材!”他在船头来回踱步,看得我晕头转向。这一对冤家似的老鬼,打架斗嘴的莫逆,少了谁,都不习惯哪!

    “采本大叔心里有谱,今儿个是什么子他怎么会忘呢?兴许是被什么耽搁了吧!”我和阿德在边儿上嘀咕,话音方落,便见采本大叔呼啸一声跃上了船。

    “宿醉。”他一上船,就向船长解释着。帕罗克船长扫了他一眼,撇嘴道:“你这老鬼!”跟着一脚将他踹到边上,又回向弗尔多大叔做了个手势:“起锚!”

    “起锚——!”弗尔多大叔跟着传开指令。

    水手们遵从指令各自散开,口号声霎时连成一片!经过一个月的修整,深海人鱼号终于离开了加纳港,驶向了更辽阔的海洋!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