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大陆(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出乎我意料的,阿德来院居然是为了帕罗克船长。

    “从一登陆我们就与大伙儿分散了,所以我想你和我最好还是与船长在一起。”阿德诚挚地说。

    我对阿德莫名奇妙的信赖船长感到匪夷所思:“我说阿德,你不会是对帕罗克船长产生异乎寻常的感了吧?”我单刀直入,对阿德,含蓄是没用的。

    “怎么会,我对男人没兴趣!”这次他反应离奇得快,接着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只是……我们与他在一起,会安全得多。”

    “好吧,既然你坚持。”我挑挑眉,表示同意。至于他那意味深长的一眼……说实话,我已无力深究了。大概是酒精起了作用(毕竟喝了两坛酒啊),我的头脑已开始发昏,约摸着就算他让我去认帕罗克船长当亲爹我都有答应的可能。

    就在我要随阿德进入院的那一瞬间,眼角余光在院偏门扫到了一个可疑的影。

    “那个,不会是船长吧?”我顿住脚步,指向角落里瘫成烂泥的人影。阿德瞥了他一眼,犹犹疑疑地凑过去戳了戳那个黑影。

    “是……帕罗克船长么?”黑影咕哝了一声翻过来,对着我们的便是一张肿如番茄的老脸。

    “船长!”阿德激动地扶起他,眼见帕罗克船长一破烂的行头此刻已然更加破烂,对此我十分不理解,别的船员无论平时怎么邋遢,上岸后都会换上一光鲜的行头,为何我们这位船长偏偏不整洁呢?

    “您怎么了!究竟是遭了谁的毒手?”

    帕罗克船长醉眼朦胧地打了个酒嗝,晃晃刚要说话,却在瞟见我的时候倏然来了精神:“就是你个该死的光头小鬼!我把钱都给了你,害我被微微安和玛格丽特打了出来!”说完,他泄恨似地照着我的光头狠敲了一记!

    我委屈地护住脑袋:“是你自己要给我的,关我什么事!”

    “还嘴硬!”又是一记!

    我心想连都被人打出来的船长还能成什么大事,不如回老家种田!可终究还是识相缄口,说到底,与这个任的混蛋海盗头子争辩最后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就这样,我与阿德扶着船长大人并在他老人家的指引下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旅店。店老板似乎与帕罗克船长很是熟稔,我们才刚一进门,他便立了把刀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先付了上次的欠款。”老板眯着眼,眼底尽是腥风血雨。

    “你怎么到处欠钱!”我怒叫着甩开了他搭在我头上的脏手,阿德则和事佬似的从口袋里掏出可疑的五个金令。

    “好啦好啦,我们不是有钱吗?”他大方地将钱丢给店老板,店老板接过钱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立刻多云转晴,瞬间殷勤。

    “客人里面请~”

    “三间上房,我们大约要住一个月。”帕罗克船长忽然直起来,眼中精光烁烁,方才的衰样全不复见。

    “凭什么,那是我辛苦赢来的……”

    “可是客人,若住上这么久,还需预缴六个金令。”

    “什么!?”我大惊。

    黑店啊!明晃晃的抢钱啊!我们在海上拼死拼活抢别人,回到陆地上却被黑店洗劫,天理何在啊!

    “拿钱!”帕罗克船长瞪向我,一副饿虎扑羊的气势。

    我愤怒,一双颤抖的手却理智的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这就乖了。”帕罗克船长笑得花枝乱颤,丢给店家六个金令,白天时他给我的钱又辗转回到了他的囊中,再算上我倒搭的,他这厢是有赚无赔。

    船长大人三步两跳地蹿进了旅店三楼的上房,我与阿德尾随其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我们才转去船长的房间。不料刚一进门就听见他惊天动地的鼾声,望着他那张毛发横飞的睡脸,我脑中邪恶的念头一闪而过——也终究是一闪而过了。

    不过另一个念头又悄然爬上我的心头,此念头方一萌生便在我心中迅速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帕罗克这厮不会是早算计好了我和阿德会去找他,才这霸王吧?

    仔细回忆一下,当他把钱扔给我时,的确大方得很诡异呢!

    我登觉周血液逆流寒风瑟瑟。

    “好个无大志的!难道你的脑子里整只会算计这些卑琐小事么!”趁他睡着,我冲过去将积压已久的怨气凝聚在我的右手食指上。

    “我戳死你戳死你!”

    帕罗克船长翻了个,一个擒抱将我压在了他的侧。

    “放手,变态恋童癖!!!”我又踢又叫,他像头死猪毫无反应。我转而将目光投向阿德:“阿德,帮我把这家伙拉开!”

    阿德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你们慢慢玩。”跟着竟然转走了!

    “阿德,回来!阿德,别走!阿德——你这个叛徒!”

    “别吵,再吵卖了你。”帕罗克船长梦呓似的低喃,一双手压得我几乎喘不上气。可怜我徒有个大嗓门,这时却不敢大喊,唯有眼睁睁看着阿德这个叛徒平静地走出房间,关门。

    房间中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接下来这个混蛋会对我做什么?

    我咬住下唇,不敢想象。

    难怪这家伙总惦记着把我卖给老头子,看来他很可能也好这口……

    整夜,我在他双臂之间僵硬得像个尸体。无论他翻,踢被,梦呓,磨牙……我都是一个姿势动都不动。当黑夜终于过去,光明重又来临时,我就这样与他度过了第二个不眠之夜。

    结果帕罗克船长醒来之后指着他怀中的我的熊猫眼,撕心裂肺地笑了起来:“挖哈哈哈哈哈,别告诉我你一夜没睡!”

    我僵硬地扯了下嘴角:“你猜对了。”然后下准备走人。

    刚迈出没几步,后呼啸的风声卷着一双大手落在了我的头上。

    “哧哧哧,你这小鬼真是和我心意!怎么,主人睡着了你还会守夜?你怎么这么忠诚啊!”大爪在我脑袋上揉来揉去,更觉头晕呕。

    只是我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一夜没睡且酒精仍在作祟,现下脑壳内部已经翻江倒海。也不知道他究竟笑了多久,反正当我醒来时,人已躺在了一张大上。

    窗外夕阳西下。

    “我睡了一天?”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不管以前还是现在,睡一天懒觉于我来说都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腹中适时的鼓声雷动让我相信这确是真的。无论何时,只有饥饿感才会令我反应敏捷。

    我自上弹起,刚要去寻觅食物就发现房中的圆桌上堆满了吃食,还是分好类的早餐和中餐。

    “这家店还真细心。”我趿着拖鞋一个箭步俯冲过去,过度饥饿使我觉得店家有点多此一举,但是他们的细心真的很值得称赞。

    正待我与食物纠缠正欢,敲门声起,还未等我倒出嘴来喊请进,来人已自动推门而入。

    是阿德。

    “醒了?”他端过几碟饭菜,“这是晚饭。”

    “都是你弄的?”我有些感动,不过由于嘴里啃着猪蹄所以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嗯。”阿德拉过椅子坐在我的对面,傻笑。

    “你,你怎么对我这么好?”我停住了吃喝的动作,眼中忽然笼上湿气,模模糊糊,眼前的人竟变成了我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阿德仍是笑,却差点把我弄哭了。

    宸,我想告诉你,在这里有个傻大个儿对我似你对我一般的好,或许我这个人生来就是好运气,所以才总是遇见如你一般的好人。可现在你终究不在我的边,那么我还算得上运气好么?

    宸,你现在在哪里?你是不是也遇到了一个十分照顾你的好人,又或是遇到了一个跟我一样的跟虫?

    宸……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