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人鱼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作为海盗开始航行的第十一天,我依然不大适应船上枯燥乏味的生活。与之同时我得知了我们的船名叫“深海人鱼”号,对于这群海盗的审美以及习癖好我是半点兴趣也没有的,所以我没有向弗尔多大叔追问船名的由来,不过估计这艘名不见经传的海盗船也不会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吧。

    渐适应了海上生活后,在每天刷洗甲板的闲暇时光我便开始设想当深海人鱼号靠岸后的逃跑事宜。那些誓死效忠的话自然是哄那个怪里怪气的帕罗克船长玩的,虽然他救了我的命,但我可不打算将我的一生都奉献在抢劫事业中。

    对现在的我来说,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宸。

    当然,我也知道找到他的几率实在是很渺茫。虽然我们同在立海桥上跳海,但时间已过这么久,可洛鲁海每天来往船只何其多,万一我们搭上的船行驶方向南辕北辙,那便意味着我们可能一生一世也无法再见……

    “哈!但我今年才十二岁,我一无所有,除了大把时间!只要我在生命中余下的岁月里走遍六洲不断寻找,那么总会找到他的!”我大笑着从上一跃而起,回应我这一跃而起的希望的是木板惊天动地的“咯吱咯吱”声,我忙俯下来稳住它,生怕一个不留神就将这张小木板压得支离破碎。

    “闹什么呢,小鬼!”采本大叔拎小鸡儿似的将我从木板上薅了下来。我缩了缩脖子,毫不意外的闻到他上的冲天酒气。

    又喝酒了么?我想着,背脊不由一阵发凉:采本大叔发起酒疯是很恐怖的……被他拳打脚踢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会着你与他划拳,输家是要跳脱衣舞的!也正因如此,在我加入深海人鱼号后很短暂的一段子里,便已经看过了船上大半水手的**,那个撼动天地的视觉冲击啊……不知道会不会长针眼?

    想到这儿,我挣扎着要从采本大叔手中逃脱,却被他反手按住,随后他直接将我拖到甲板上,甲板上众人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群混蛋,就这么无聊吗?!

    “来来来,我们划拳,老规矩。”

    果然!我哀叫一声,耳边顿时轰声四起,船员们吹着口哨肆意起哄,刚要回头将求救信号发给船上唯一能与采本大叔抗衡的弗尔多大叔,却发现他也是一副兴致盎然的神态。眼见一向与采本大叔作对的他也如此,我立时产生了溺水的感觉。

    “男人的体有什么好看的,我有的你们不也有?”我强装起镇定的模样笑着说。

    “不一样不一样,”弗尔多大叔起哄道:“你哪里算得上男人?那里只怕还没有小虫长吧?”说完,惹得众水手一阵哄笑。

    “你……!”我的脸刷地红成一片,紧咬住嘴唇缓了好一阵,突然间有了主意。

    “确实哩弗尔多大叔,这船上果真是没有您不知道的事!上次听您说采本大叔那里比我还小,啧啧,连小虫都不如,我这回可要看看也好长长见识咧。”

    弗尔多大叔听完脸色立马大变:“什么,我什么时候……”话未说完,他人已被采本大叔一拳打飞出去!

    “你个肥股猩猩,明明自己小得可怜,居然还敢造这种谣?”采本大叔用力咳了口痰,捏着拳头甫一站定便被猛然跃起的弗尔多大叔一脚踹倒!

    这惊人的跳跃力……他的啤酒肚竟然一点都不妨碍他的手!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帕罗克船长设了场赌局,众水手踊跃下注。最终,当两个老家伙两败俱伤倒地不起时,帕罗克船长成了这场赌局唯一的赢家。

    对此,除了感叹自己的侥幸和船长的诈外,我更要感谢弗尔多大叔。多亏了他,我才能成功的利用这“男人的自尊”来拯救自己于水火,如果没有他,我必死无疑。

    所以,为了表示谢意,我格外有良心的将半死不活的他拖进放置海图的船舱。尽管中途遭到他恶毒的咒骂,我只是翻着白眼对他做了个鬼脸继续吃力地将他拖进去。

    “这就是你的目的吧,小鬼?”弗尔多大叔仰面躺着,一脸了然。

    “我也是迫不得已,划拳和跳脱衣舞都不是我的长项啊!”我故作单纯地笑着,“而且弗尔多大叔,作为一名有知识有文化的海盗,我很有必要充实自己。相信只要有您这位海盗界中最好的领航员来加以指导,那么我一定会少走许多弯路的!”

    “我凭什么指导你?”

    “就凭您愿意帮我解围啊!”我诚恳地表示出感激,“我的那点小把戏耍耍采本大叔也就罢了,却怎么可能轻易激怒您呢?还不是您看我实在可怜才出手帮我把采本大叔打发了过去!”

    弗尔多大叔听完哈哈大笑,慢悠悠地起松了松筋骨,道:“有趣的小鬼,好吧,看在你这么机灵的份上,以后有什么不懂尽可以来问我。”

    “谢谢弗尔多大叔!”我大喜过望,忙躬下向他行了个大礼。弗尔多大叔拍了拍我,笑哈哈地出了船舱。见他走远,我直起掸掉上的尘土,开始观察起这个不大的地方。

    舱室中照明用的是很老式的煤油灯,船舱一侧有三个圆形窗口勉强增加些采光度,不过现在已过午夜,所以它们也派不上什么用场;煤油灯下是一张圆桌,上面尽是些笔记书册,闹得仿若刚开过一场激烈的会议般凌乱不堪;而在与我正对的墙壁上,赫然挂着各种海图。

    还像模像样的,我想着,俯伏到圆桌前展开了桌上的海图。

    图纸说明用的不是世界通用的索德拉语,不过好在是我能看懂的艾斯古文。说起来应该感谢我的师父,这位在光亚国乃至整个堇洲都赫赫有名的鲛帮头目,尽管他让我识文断字的初衷只是为了弥补我体能上的不足,但现在这些却成了我的救命稻草,这也许是他怎样也料不到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与宸竟会这样轻松便逃出来,回想师父收养我们时曾说过将从我们之中挑选一人继承他的衣钵,不知他是否会因我们的逃走而稍微感到难过呢?

    ……难过?

    哈哈,我是中了什么邪,别忘了那个人是谁,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两个无足轻重的小鬼难过!

    思及此,我收回游离的心神,开始仔细研究海图。

    按图纸的标记来看,我们现在正在可洛鲁海海域徘徊。可洛鲁海海域较为宽广,它位于堇洲、澜洲两个大洲的半包围中,不仅联系着人类主要居住地,同时亦是人类与其他各族进行海上贸易的重要航道之一。因此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可洛鲁海每天来往的贸易船只多如过江之鲫,也是这个原因,海上长期贼寇横行也就不足为奇。

    但怪的是,我在船上已然呆了近半个月的光景,却始终未见这群海盗对过路商船下手……

    “难道最近是他们的斋戒?”我小声嘟囔着,不经意地一抬眼,一张满是胡子的老脸便充盈了我的视线。

    “海、海盗头子!”我“扑通”一下跳了起来,差点撞到他的下巴。

    帕罗克船长咧嘴笑了笑,一双贼眼反复打量着我似乎在动什么鬼主意。我警觉地向后退去,直至后背完全贴在墙壁上,才听见他说:“喂,你从哪里来?”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