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秦 书名:遵命,船长
    低沉的海浪声由远及近,仿若一个梦境的结束,我揪住梦的尾巴茫茫然醒来。

    光影浮动。我的脸贴在冰冷的甲板上,上湿漉漉的,但被风吹过并不觉得冷。我揉揉眼睛坐了起来,头顶无边无际的天空湛蓝得透明,可我的心却像破碎于海面之上的晨光碎影一般混乱不安。

    我这是在哪里?

    所有的一切毫无头绪,脑中最后的记忆是宸紧攥着我的手与他温和的笑……对了,宸呢?

    “宸!”我叫唤着,心里立时不安起来。

    他在哪里?

    “嘿,这小鬼醒了!”一个有着滚圆啤酒肚的矮胖男人和他的瘦高个子同伴忽然出现,那瘦高个子擤了擤鼻子,酒糟鼻红得愈发触目惊心。

    “叫船长么?”瘦高个子似乎在征求那啤酒肚的意见,却没等到他的回应,便自顾自地扯着嗓子喊开了:“船长,黑发小鬼醒了!”

    啤酒肚回手给了瘦高个子一拳:“他的,那你还问我干吗?”

    瘦高个子毫不示弱地一脚踹了回去:“难道我有问‘弗尔多,要叫船长么?’别高看自己了,肥子!”

    “你说什么,酒鬼?!”

    两个人无异于孩子间的打闹使我立即开始瞧不起海盗的智商——鲜明的海盗旗帜,衣衫褴褛的水手以及正乘风破浪不知驶向哪里的船已明确告诉了我他们的份。无意间瞥向船头,发现有个人一派悠闲地晃了过来。

    这人的肩上蹲着一只戴眼罩的独眼猴子,离远看还以为他长了两颗头呢!

    “哧哧……”

    他笑得很难听,满头棕色长发结着乱糟糟的辫子系成一团,脸上的络腮胡让人根本无从确认他的年龄,虽然带着船长帽,但是衣衫同样破烂,整个人邋遢至极——他是船长,连船长都如此令人反胃我实在很难想象海盗这一职业是怎样吸引了这样一群人投其中。

    “所以,智商必须要低,是职业要求吧……”我有些鄙夷地看向眼前的海盗船长。

    “小鬼,嘀咕什么呢?”海盗船长猫下腰,望着我的眼中满是戏弄。我紧张地向后退了几步,小心问道:“请问,和我一起的男孩呢?”

    他对我的询问置若罔闻,一张老脸直向我凑过来,独眼猴子突然怪叫一声从他的肩头窜了下来不知所踪。

    我惊惧地瞪着他直过来的老脸,却意外对上了他那隐在毛发与胡须之下的眼睛。他的眸神绿荫若海,不经意的一眼便足以让人目眩神迷,恍恍惚惚间,错以为我们之间隔着层层海水,而他,正透过那幽邃迷暗的海水凝视着我,目光冰寒冷冽,但又是那么的难以捉摸。

    “很美……”我不自觉低喃出声,海盗船长眉峰微敛,迅速拉远与我的距离,接着半垂下眼帘,重又不为人知的恶态复萌。

    “美个屎!小鬼,我的探子只在桥下捞上了你,没见到其他该死的男孩儿!”他歪着嘴,一副令人厌恶的嘴脸。

    “你才该死!”我用力啐了他一口,他轻松躲开一伸手掐住我的脸死命捏:“我该死?你想去给你的同伴陪葬么?”

    “宸没死!我不许你胡说!”我手脚挥舞着,本想很争气的打倒他,可没想到眼泪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宸,我当然相信你没死!可是在这茫茫大海中,我又该去哪儿找你?

    “哧,该死的小子!”我的眼泪落在了海盗船长的手上,他像被什么灼伤一样迅速抽回手,一脸嫌恶地瞪我。

    小子?我有些意外,不过下一刻就反应过来了:原来,他以为我是男孩子?

    悄悄低头看了眼自己单薄的躯……我看上去的确不像正在发育的十二岁少女。不过省却了女孩儿的份于我现在的处境来说反而更方便,便顺水推舟认了自己男生的份。

    将失去宸的慌乱强自压下,自己现刻处境不妙,我岂敢再嚣张,忙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男孩子礼,道:“尊敬的船长大人,您大人大量,看在我还是个小鬼的份上,烦请您直言相告我那个同伴的下落。”

    海盗船长换上了一副嘲讽的口吻:“你以为你用了敬语就能得来不同的回答么?”

    我咬住下唇,心中明白他并没有与我说笑。其实仔细想来,这群海盗既会将我救上来,便不可能对宸视若无睹。

    想到这儿,一阵沁人的寒意自心底向外蔓延开来,头皮阵阵发麻,连手脚也开始动弹不得。

    宸的笑靥慢慢浮现在眼前,失去他的惊慌与恐惧呛得我不住落泪,可是哭有什么用?那个一直在我边安慰我的人已经不在,除了停止哭泣变得坚强之外,我还能做些什么?

    我扯过衣袖抹去了脸上的泪痕与鼻涕,并用力拍打自己的脸颊利用疼痛来使自己振奋——我可不能叫别人看免费笑话!

    “啐,婆婆妈妈的小鬼,看来值不了几个钱。”海盗船长啐了口痰,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听过他的话我立即惊惶起来,但又很快镇定。既然在他看来我没有太大的价值,那么我便应该趁此机会让他明白,我虽然不值钱可留着我也不会让他太亏本。

    “船长大人,我是个无家可归的小鬼,我不是女孩子,做不了伶人伎女,又没有体力,所以也出不来苦力,我知道我卖不上几个钱,但是我懂得知恩图报!您救了我的命,我愿意用生命效忠您,请让我追随您!”

    “追随我?”他上下打量着我,脸上神色莫辨,但仅是几秒钟过后,他又佞笑:“船上留女人和孩子太晦气,我虽然不在乎这些狗规矩,可留你在船上浪费我们的粮食?太蚀本了!”

    “我不会白白浪费你们的粮食!我识过字,会洗衣会做饭还颇通几门语言,而且我今年才十二,只要再过两年,我便会成为您最忠心的水手!”

    “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呢?”海盗船长挑着眉。

    “没错!会洗衣会做饭有什么了不起?我们船上每一个兄弟都会!”瘦高个子在一旁叫嚣。

    “呿,可船上有几个兄弟认过字还颇通几门语言?尤其是你,采本?”啤酒肚弗尔多高声嘲笑道。

    “什么?你个肥股猩猩,你又比我好多少?依我看,这小鬼确实该留,因为他可比你有用!”

    “你他妈的放!”

    “好了,弗尔多,采本!”海盗船长呲牙笑着,三两下阻止了他们的战火继续蔓延。“因为你们这两个混蛋,使我觉得我们还真他妈的有必要将这个小鬼留下来!”

    “我赞成,帕罗克船长,这小鬼实在比采本有用得多。”

    “够了,你个肥肠——!”

    两个老家伙说着就扭打成了一团。与他们认识不过片刻功夫我却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两个老家伙的脾——传说中的针尖对麦芒啊。

    这回帕罗克船长也不拦阻,仅是叉着腰在旁桀桀怪笑,完全不以为意的样子。他笑了好一会儿,似乎突然失去了观赏的兴致,回过头问我:“以后叫你婆婆妈妈的鼻涕虫,怎么样?”

    “我不叫‘婆婆妈妈的鼻涕虫’,我叫螭。”我不满咕哝。

    “好名字。”他敷衍地撇撇嘴,转悠哉游哉走回船头,那只独眼猴子也不知从哪儿又蹿了回来跳上了他的肩。

    这、这算什么,他肯收留我了?

    我有些发懵,根本摸不透帕罗克船长怪异的行径之下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用意。或许这也正是他的高明之处,否则他又怎么会成为这艘船的船长?

重要声明:小说《遵命,船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