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的决定!

    ( )    在门外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红灯灭了,抢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疲累的摘下口罩,我们急忙冲到医生面前,不待他喘口气的询问道;

    “医生,他怎么样了?没事?”徐子轩抢先开口道。

    我们大家瞪大眼睛看着医生,等待着他的回答,脸上写满了紧张。

    “幸亏抢救及时,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仍在昏迷中,至于什么时候会醒,这就无法确定了,只要他清醒过来就没事了,不过你们的抢救措施很好,没有让伤者一直流血,否则还没到医院他可能就没命了,待会护士会把他转到加护病房,你们到时候可以去看,不过先去柜台办理住院手续。”医生说完转走了,听到医生的话,泪水模糊了双眼,内心沉重无比,虽然他已经抢救回来了,但只是暂时而已,最终还是得靠他自己的意识。

    ……

    加护病房内!

    病房里,严母哭哭啼啼的对昏迷中的严皓熙呼喊着,严爸一直在旁边劝慰她。

    我们站在病边静静的看着他,他的脸一点血色也没有,苍白的好似一张白纸,眉头不安分的皱在一起,看着这样的他,眼泪布满眼眶,回忆袭卷而来;

    ~“谁让你坐在这里的?”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当时因为我不知的坐在他的地盘上,也是我们的第一次邂逅。

    ~“看够了没有啊,口水都流一地了。”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二句话,当时因为自己有些出神。所以被他厌恶了。

    ~“……!”

    本以为那次之后我们不会再有交集,可是事事难料,老天刻意安排,它的安排,让我们在后来的子里都受到了伤害,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从来都没出现过,没有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可是如果终究只是如果,不会变成真实。

    严皓熙,你一定要醒过来,你千万千万要醒过来,你不是说喜欢我吗,既然喜欢我,那怎么舍得我难过,你忍心吗?

    “伯父,你送伯母回去休息,我会好好照顾严皓熙的。”看严母都哭到精疲力尽了,实在不忍心,而且已经很晚了。

    严父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微微叹息,一夜之间,他似乎历经了沧桑,岁月在他的脸上无的划过一道道皱痕,这两位可怜的老人,严皓熙是他们的独子,也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千万句对不起,也难道我心中的愧疚,可是被我连累的是他们的儿子,最起码,也要向他们道歉;

    “伯父,伯母,对不起,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们的儿子。”我眼中含泪的低下头,语气充满愧疚。

    一双略显苍老的手握住我的手,我怔愣的抬起头,是严母,她的眼眸仍然含着泪水,但带着一种慈祥;

    “小凝,这不完全是你的错,当时的况谁也没法预料到,你是个姑娘家,如果不是皓儿,你如何经得起这么大的伤害,况且这是皓儿自愿的,怎么能怪你呢?”严母声音沙哑的说。

    听到她这样说,我心里的愧疚感更加深了,是我连累了她的儿子,可她非但不怪我,反而安慰我,真让我无地自容,我何德何能,能让他们对我这么好?遇到我,是他们的伤害,可是,到底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能让他们不受到伤害?

    “伯父伯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因为严母的一番话,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严母心疼的抱住我,就像自己的妈妈般慈祥。

    病房里只剩下我和俊,还有仍处于昏迷中的严皓熙,其他人都回去休息了,整个病房安静的只有细微的呼吸声,病房的灯光很昏暗。窗外,微弱的灯光折在玻璃上,这是看护病房,所以除了值夜班的护士之外,其余人等是不能停留在病房里的,因为病人要安静的休息,只因我坚持不肯走,最后医院的负责人只好无奈的让我留下来,本以为俊也走了,没想到他居然偷偷的也留了下来,叫他回去,他也不听。

    夜深人静,寒风凛凛,窗外一片凄冷,空中漆黑无光,如此的夜晚,难熬的犹如一个世纪那么长,俊面无表的站在窗边,我则静静的站在病边,小心翼翼的掖好严皓熙的棉被。

    他似乎睡的不安稳,眉头紧紧的皱着,怜惜般的伸出手,想要抚平他的不安,轻轻地揉着,神奇般的,他居然真的舒展了眉头,想要收回手,结果手在半路被拉住了,惊愕的望去,赫然发现,原本处于昏迷中的严皓熙,此时正用大大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我。

    “严皓熙,你,你醒了?”我激动的开口,结果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在颤抖。

    听到我的话,俊快速走了过来,发现俊的存在,他放开了我的手,原本的温柔立马变成了臭脸,但碍于脸色还是苍白,所以他的臭脸显得有些变样,通常人家的臭脸都是黑沉下来,可他的臭脸却是白色的,无语!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虚弱的问我,【通常剧都不是这么演的,一般病人醒来都会问自己在哪,可是他的第一句话却是问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留在这里照顾你啊。”我轻轻的应道。

    “不用了,你们回去。”他除了刚才那一眼之外,再也没有看向俊,他似乎不想看到俊,这两人,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和气气的相处了。

    对于他的态度,俊显得很平静,一点也看不出有生气的迹象;

    “我去找医生。”俊淡淡的说完转走出了病房。

    此时的病房里只剩下我和严皓熙,我将灯光开亮,把他盖好被子,生怕他冻着;

    “你痛不痛?饿了吗?”我关心的问,他深深的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

    医生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没想到他半夜凌晨居然醒了,不知道这么晚有没有医生值班?这么大一家医院,应该有医生值班?不然半夜万一出什么状况,那该怎么办?

    他虽然醒了,但不确定是否不出状况,伤得那么严重,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我没事。”过了数秒,他轻轻的应道。

    没事,伤的那么重,怎么可能没事呢?流了那么多血,伤口一定非常的痛,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作者;拜托,你是在担心他的伤,还是在担心他会不会毁容?我;他伤的是口,怎么可以说是毁容呢?应该是毁啊!作者;~~~!】

    “伤的那么重,怎么可能没事呢?”想到他的伤,眼睛又开始湿润了。

    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我连忙按住他,怕他弄到自己的伤口,还是躺着比较好;

    “你上还有伤,别乱动。”话音刚落,只见他把手伸向我的脸,轻轻擦拭我的眼角,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眼泪又流出来了。

    就在同一时间,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听到门声,我条件反的跳开,转头望去,门口站着三人,一个是面无表的俊,另外两个是医生和护士。

    刚才的一幕很明显被他们看到了,从俊的表来看,他似乎在生气,唉,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医生跟护士走了进来,他们来到严皓熙的病边,医生为他检测心跳,而俊,则是转离开了,我好想追出去,但是又不能丢下严皓熙不管,内心五味杂陈,好心痛!

    俊,原谅我,原谅我的无奈,我不想伤害你,但我也不能伤害严皓熙,他是因我而受伤的,如果我丢下他不管,那我就太没良心了,我的良心不许我这么做。

    如果我的出现,注定造成你们的伤害,那么我选择离开,只有我离开了,你们才会过的比现在好,但是,我现在必须照顾严皓熙,只要他恢复成以前的健康,我就马上离开,从此不再出现在你们的生命里。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