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宴,搞破坏!【二】

    ( )    大家的视线都落在我们上,没有人去注意今晚的男女主人公,眼下就是个好机会,得好好把握,可是,该怎么靠近严皓熙呢?有了,开光!

    我对旁的俊使了个眼色,然后悄悄的将食指指向开关处,他看了开关一眼,不着痕迹的微微点头,我们两还真是默契,天生的搭档。

    就在城府大叔像查户口般问东问西的时候,啪的一声,整个大厅陷入一片黑暗,全场尖叫连连,都是女人的声音,趁着混乱,我凭记忆快速来到严皓熙边,伸手去抓他手里的戒指,可惜戒指还没到手,就被他用力抓住,我痛得闷哼一声,他似乎听出是我的声音般,连忙放轻了力道,但依旧没有放手;

    “你想干嘛?”他小声的问我。

    “我不想你订婚。”我也小声的回答,听到我的回答,我感受到他体僵硬了下,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些。

    就在这时,灯突然亮了,现场也恢复了正常,因为一时无法适应光亮,所以我本能的闭上眼睛,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被吻了,而吻我的人就是今晚的男主人公,严皓熙!全场寂静无声,像是都愣住了般。

    因为事出突然,所以我大脑一片空白,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

    ~砰!~严皓熙摔倒在地,而我也回过神来,不知所措的看着俊,俊的眼里有愤怒,有伤痛。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严皓熙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神复杂的看了看俊,然后将视线定格在我上。

    “夏堇凝,我杀了你。”像是刚回过神来般,火焰女愤怒的朝我扑来,因为我还处于混乱状态,所以没反应过来,眼看火焰女就要打到我,突然子被人用力一拉,抬头一看,是俊!

    因为被俊拉开,火焰女的白骨爪落空,也就是因为落空,所以她更加愤怒,转而对那些保镖大吼;

    “你们这些废物,还愣着干嘛,给我杀了她。”她一声令下,那些保镖迅速冲了上来;

    “住手。”眼看我们就要大打出手,城府大叔连忙喝止,可惜有人已经处于抓狂边缘,哪里肯听她的话,只见她从其中一个保镖手里夺过兵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刺来,其速度之快,快到我还来不及看清楚,兵器已经到了跟前,就在快要刺向我的时候,一个影挡在了我的前面,只听;

    ~呃!~一声闷哼,一把刀子插在了严皓熙的口上,鲜血奔涌而出,很快染红了他的衣服,摇摇坠的体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严皓熙。”我惊慌失措的扶住他的体,与他一起坐在了地上,眼里布满了惊恐。

    发现自己刺的居然是严皓熙,火焰女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一边拼命摇头,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皓儿。”严父严母不敢相信这一事实,严母泪水夺眶而出,严父满是心疼。

    “喂,120吗?我们…!”徐子轩赶紧打120求救,现场已一片混乱。

    “都冷静点,最重要的是先帮他止血。”俊遇事不惊的说道,听到他的话,严父赶紧叫佣人去拿药箱,一般富人家里都有必备药箱。

    大家手忙脚乱的忙忙碌碌,而我,因为惊吓,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臭女人,你哭了,你居然,会为了我而哭。”严皓熙虚弱的说,脸上竟然带着满足的笑。

    他的笑刺痛了我的心,为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他居然还笑得出来,我对他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值得。”我泪流满面的摇头,心痛的快要窒息了。

    “值得,你值得,因为,我你。”他不止一次告白,可是这次的告白却让我愧疚不已,对于他的,我无法回应,直到此时此刻,我仍旧回应不了,因为我的人是俊,如果回应,那就是在伤害两个男的,我们都不会幸福的,我幸不幸福无所谓,但他们两没有错,错的都是我,是我伤害了他们。

    “我知道,你的,是南宫俊,我不奢求你我,只希望,你心里能有,我的位置。”他的话,感动了在场所有人,女人都是感的动物,个个梨花带雨,而他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

    没有人知道火焰女一家是何时走的,这虚伪的一家,伤了人就一走了之,我笔帐我迟早会算,你们等着瞧。

    “我心里有你,一直都有。”虽然不是,但的的确确心中有他。

    听到我的回答,他满意的笑了,这时佣人拿着药箱跑来,俊二话没说就开始忙碌起来,他的手法很熟练,不亚于那些医生护士,我知道,这些手法都是他自学的,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生病或者受伤,都没有人照顾,他也不喜欢去医院,所以就学了医学知识,其实我也懂医学知识,以前习武的时候老是受伤,但都只是皮外伤,没像严皓熙这么严重,看来俊的医学知识比我丰富。

    大家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严皓熙靠在我怀里虚弱的看着俊,经过俊的一番处理,往外流的血总算变少了,庆幸的是,救护车终于来了,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将严皓熙抬上了救护车,我们一行人也跟着上了车,车子直医院而去…!

    ……

    医院里!

    抢救室里的红灯仍旧亮着,我们在外面焦急不安的等待,我的心,在害怕,害怕严皓熙会死,万一他死了,我该怎么办?他父母该怎么办?我一辈子会不安的。

    严皓熙,你不能有事,你要活着,你不可以让我自责一辈子,你一定要活着。

    “白痴,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俊温柔的安慰我。

    “万一他,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听到我的话,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很紧,很紧,像是在害怕,可是我现在,给予不了他定心瓦,我知道,他害怕万一严皓熙出了事,那我有可能会离开他,可是我现在真的好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今天发生的事,让我回想起那个梦,梦中是我被人追杀,而前方却有一个人,那个人很模糊,不过像是来救我的,难道那个人是严皓熙?

    严母坐在椅子上哭哭啼啼,严父在一旁安慰她,轩和小昊也在一边焦急的等待,等待的时间真的很难熬,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抢救室的门依旧紧闭,刺眼的红灯刺痛了我的双眼,但却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就会错过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