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会在她面前展现真实的一面!

    ( )    今天,同样是不寻常的子,因为,有人要订婚了,不论他曾经怎么说,今天还是变成了事实,而我,却矛盾了,昨晚执意要去参加订婚宴,可今天却犹豫了,如果我去参加,那该怎么面对严皓熙,而他又怎么面对我,也许他根本就无所谓,那我呢?我做的到吗?

    虽然对他不是,但也超出了朋友的喜欢,如果说不在乎,那是不是自欺欺人呢?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自己不想要也不想让给别人的人?亦或者是,真的不希望他不幸福?上次在家里看到他,总觉得他好奇怪,他不是很讨厌火焰女吗,为什么那次会跟她同时来我家?就算是他妈妈叫的,可按照他的格,他是不可能乖乖听话的,更别说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当时看到我,他眼里明显有惊喜,可她找我茬,他却不吭声,直到不耐烦了才骂一句,她冤枉我,我被打,他也无动于衷,他到底是怎么了?

    “白痴,你怎么了?”俊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

    严皓熙要订婚的事俊还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如果告诉他,他会不会生气呢?算了,还是。

    “俊,晚上严皓熙要和安怡茜订婚了,我妈妈去美国了,我要代她去参加订婚宴。”我缓缓的说道,心里有些打鼓。

    “那小子要和那个臭女人订婚?”他不可思议的问,还好还好,他没有生气。

    “是啊,我担心他不是心甘愿和她订婚的,可能是被的。”我说出自己的想法,直觉告诉我,一定没这么简单。

    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眉头微蹙,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道;

    “恩,事没这么简单。”他非常确定的抛出结论。

    看来俊的想法跟我一样,可是,这件事该怎么做呢?是他要订婚,我们又有什么资格阻止呢?万一是我们想错了呢?对,晚上的订婚宴一定要去,只有去了才有可能知道真相。

    “俊,我们晚上去参加订婚宴。”他看出了我的想法,微微点头。

    他今天的态度好奇怪,如果换做平时,他不揍我一顿才怪,可是他今天却没有生气,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都说女人善变,我看男人也是,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冬天的天黑的快,才五点多,整个大地已经一片暗沉,如果没有街灯,那么世界就像被吞噬了般,深深。

    吃完晚饭,一家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着无聊的泡沫剧,聊着没有营养的话题,时针一分一秒的移动。

    俊的家里只有他一人,所以没让他回去,这家伙,如果一个人在家,肯定是随便吃点,或者孤单的煮东西吃,他一个人不喜欢在外面吃,因为一个人在外面吃没味道,无意间还会把绪表现出来,比如落寞,忧伤,甚至有花痴搭讪尖叫,他最烦的就是这些。

    这家伙,总是让人心疼,叫他找个保姆,他也不肯,真是没辙,呵呵,他的格跟我练武的时候很像,那三年的练武生涯,我也是这样,饮食起居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小俊,你爸妈今年不回来过年吗?”没营养的话题聊完,开始聊起家常事了。

    “不知道。”俊淡淡的应道,我想他心里应该很难受,因为他父母已经打电话说不回来了,只寄了一辆跑车和过年的新衣给他,那辆跑车国内买不到,可是这些,能让他不孤独吗?

    “如果他们没回来,你就在我们家过年。”义父认真的说,在我们家过年?那意思,是不是叫他跟我们一起住?

    “是啊小俊。”义母也劝说道,听到他们的话,我一阵感动,义父义母真好,可是他愿意吗?哥哥过年也要回来,【是义父母的儿子。】如果他在这里过年,会不会觉得别扭?

    俊转头看着我,像是在询问,我该怎么回答呢?点头,万一他不喜欢呢?摇头,万一他有这个意思呢?哎呀,好矛盾啊!管他呢,这样也好,想见他马上就能见到,而且他也不用每天开着车来来回回,过年车辆拥挤,来来回回的话不安全,约会的时候可以一起回家,更重要的是万一他生病了也有人照顾,嘻嘻,我真是太聪明了。【作者;我看你是想二十四小时粘着人家,说这么多借口。我;滚边去!作者;~~~~!】

    “这样也好,反正他家里就他一人,跟着我过。”汗,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真是丑大。

    听到我的话,他们愣了愣神,然后很配合的爆笑出声,唉,为淑女的我,居然会说出跟着我过这句话,这句话通常都是色狼说的。

    “呵呵,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尴尬的结结巴巴,亏我聪明绝顶,没到竟然会犯这种错误。【作者;羞羞羞!】

    对于我的解释,他们不予理会,而是继续笑他们的,只有一人,表有些异样,好像隐约有看见红晕,难道是我眼花了?

    时针指向六点,该是出发的时候了,于是乎,某俊男靓女齐齐出动,开着拉风的跑车奔驰在街道上,所到之处,卷起滚滚红尘,哈哈,是灰尘啦!夸张点哈!

    今晚,我一纯白色裙子,纯白色高跟靴,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除了一对白金耳环之外,全没有任何修饰,干干净净的素颜,虽说自夸是属于自恋,但还是忍不住自夸下,好美!知道我为什么不化妆吗?第一,俊不喜欢我化妆,第二,我也不喜欢化妆,第三,怕把新娘比下去。【作者;你这样已经把人家比下去了。】

    今晚,俊穿着纯白色西装外,一条银灰色西装裤,一双纯黑色皮鞋,一只带钻耳钉若隐若现的挂在右耳垂上,亚麻色的头发松软微长,这家伙,真是帅的一塌糊涂,没想到人间竟有如此极品!

    “怎么,想亲啊?”额,被发现了,丢脸。

    “才没有呢,只是在想,你到底是不是人。”如果是人,那也太不真实了。

    在现实中,帅哥到处有,但可以帅到这个境界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说实话,严皓熙长的也很帅,但他的上却缺少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恰恰俊有,俊的帅是用俊美来形容,而严皓熙的则是用酷来形容,俊冰冷,严皓熙冷酷,俊上有王者之气,而严皓熙则没有,这两位,可谓是世间少见,但是,却也麻烦不断。

    “什么意思?”他不解的问。

    “人世间有帅到这种地步的男生吗?”我可是很少夸奖人喔。

    听到我的话,他嘴角轻轻一勾,很是得意的说;

    “当然有了,就是我南宫俊。”

    “哇!你的自恋功已经达到最高境界了,佩服,小女子甘拜下风。”说着,很配合剧的手做抱拳状。

    看到我这么幼稚的行为,他不大笑出声,我也忍不住跟着呵呵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