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诉别离,嘱咐道不尽!

    ( )    月黑风高的夜晚,湖边无限凄凉,体凉,心也凉,唯有脸颊还是火辣辣的疼,但是感觉却麻木了。

    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眼泪流多的缘故,就算心再痛,视线再模糊,泪水始终无法掉落,或许是眼泪流光了。

    不知站了多久,也许是一个世纪那么长,也许很短暂,子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我猛的一惊,刚要挣开,声音立马传来;

    “是我。”是俊的声音,他终于找到我了,突然鼻子一酸,眼泪还是掉了下来,此刻才明白,原来眼泪不是流光了,而是被自己强忍着。

    我猛的转,扑进俊的怀里,把头死死的埋在他的膛,泪水浸湿了他的衣服,他也紧紧的抱着我,想把温暖传递给我,想告诉我,有他在,没事的;此时此刻,心不再孤单,不再害怕。

    ……

    翌!义父母家!

    窗外晴空万里,窗内懒散梦中,梦,不是好梦,却深陷其中,梦中被人追杀,沿着街道拼命奔跑,前方突然出现一抹影,那影太模糊,看不清楚是谁,我想叫他,却发不出声音!

    ~咚咚咚…!~就在我无助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也适时的把我从梦中拉回了现实,从来没想过敲门声会让我如此的感激,于是也不问是谁就跳下去开门;

    “你来这里干什么?”站在门外的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凝儿,我可以进来吗?”她小声的问,犹豫了下,转回到屋里,她走进来轻轻的关上房门。

    我没有理她的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事物,全当她不存在。【作者;你真的当你妈妈不存在吗?我;当然。作者;切,口是心非。我;要你管。作者;~~~!】

    “凝儿,昨天是妈妈不好,妈妈对不起你。”她语气带着哀伤。

    听到她的话,我缓缓回过去,她眼中含泪,一夜之间憔悴了不少,看着这样的她,鼻子不发酸,心中无比心疼,但脸上却只有冷漠。

    “道歉有用吗?”我冷冷的问,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化解所有吗?如果你打死了一个人,然后跟那个人说对不起,那个人就没事了吗?

    有些事,不是单靠对不起就够了,很多事,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了,所以人不可以随便犯错。

    “妈妈知道没用,可妈妈不是有意的,只因你的那句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女儿伤了妈妈的心,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可你却那么轻易的说出那句话,为妈妈的我,你知道有多伤心吗?”她已是泪流满面,她的话,她的泪,触动了我的心,两行泪水滑落。

    是啊,怎么能全怪她呢,自己也有错,说话不经大脑,还有那个讨厌的格,如果当时解释,或者心平气和点,那么就不会发生那种事,跟妈妈相认没多久,她又能了解自己多少呢?就算很了解,可他们毕竟是客人,如果自己不解释,那么她又如何帮自己呢?

    “妈,对不起,你不要哭了。”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心疼的紧蹙眉头。

    “凝儿!”妈妈一把抱住我,泣不成声,我轻轻的安抚她。

    亲,是无价的,父母是真心孩子,如果不是孩子自己犯错,那么他们是不会舍得打的,因为,打了你,他们会比你更心痛,所以孩子么,你们千万不要让父母伤心。

    ……

    我问过妈妈,为什么他们会在我们家里,她告诉我,说火焰女的父亲曾经和爸爸是兄弟,也就是黑社会的兄弟,而在火焰女父亲的宴会上,爸爸认识了严皓熙的爸爸,后来他们成了好朋友,而彼此的妈妈也成了好姐妹,因为妈妈即将去美国,所以邀请她们来家里吃饭,她知道她们孩子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而且她得知我跟严皓熙居然同校,所以认为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就叫他们一起来了,可没想到会变成那样。

    妈妈还告诉我,说严皓熙和火焰女明天要订婚了,因为她明天要去美国,所以无法参加,我想起火焰女昨天也有邀请过我,所以跟她说我代她参加,妈妈担心我们见面会尴尬,所以不想让我去,我一直坚持,最后她只好答应了。

    订婚宴举办在严皓熙家的别墅,晚上七点,B路,湘园别墅区,1栋,地址这么详细,想找不到都难。

    ……

    机场!

    国际机场人来人往,喇叭里散播着英文与中文的交替声,检票口有人进,也有人出,乘客入入续续,有人在等待远方的人归来,有人在为即将去远方的人送行,有人不舍,有人欣喜,有人含泪,有人含笑,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同的神,久久期盼,久久等候,只为那心中的牵绊。

    “凝儿,爸爸妈妈不在你边,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要按时吃饭,知道吗?”妈妈千叮咛万嘱咐,父母永远都是这样,一辈子都在担心自己的孩子。

    “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况且还有义父义母在呢。”本来义父母要来送行的,结果被妈妈拒绝了,他们公司也很忙,没必要浪费时间。

    “小俊,凝儿就拜托你多照顾了。”唉,老妈呀,我不是小孩子了,有必要把我像托付一样托给人家吗?

    “伯母,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凝儿的。”俊是怎么搞的嘛?妈妈那样说,他也一改往,很有耐心的应和。

    “小天,你已经长大了,要好好照顾爸爸妈妈喔。”我对小天说道,这家伙才十五六岁,居然有一米七多了,真是巨人,不过跟俊相比,还是矮了一截。

    “知道了,南宫哥哥,女人真是麻烦,??嗦嗦个没完。”这家伙,脾气跟谁学的,这么拽,我好笑的揉揉他的脑袋,结果被他一手拍掉,大家都被他逗笑了,呵呵,这小子长大了,也有自己的个了。

    妈妈跟小天登机了,透过透明玻璃望去,前往美国的飞机已经起飞了,飞机离我们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眼里有雾气,但却没有掉落,爸,妈,小天,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保重。

    “白痴,我们走。”俊小声的说道,我点点头,转与他手牵手离开了机场。

    【二更,多多支持哦。】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