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注定亦是巧合?

    ( )    今天是放假的第一天,而我,却在家里睡懒觉,这段时间都没睡好,今天总算可以睡个饱了!昨晚跟李伯说好,叫他早上不要来叫我吃早餐。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不知睡了多久,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连来电显示都没看的按下接听键;

    “喂!”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呵呵,声音主人是我。

    “凝儿,你还没起啊?”是妈妈的声音;【注;是亲生妈妈的意思,昨天下午,妈妈来到养父母的家,那时我刚进家门,根本不知道妈妈也在,所以一进门就看到养母在端水果,习惯的叫了声妈,结果听到两个妈妈在回答说;嗯!回来啦!定睛一看,沙发上居然坐着亲生妈妈,弄得我好不尴尬,后来养父母商量,决定让我称他们为义父义母,亲生爸妈也同意我这样称呼他们;【是妈妈打电话告诉远在美国的爸爸的。】这样一来,就不会再有相同的事发生了,而且我仍是他们的女儿,所以从此以后,就以义父义母,爸爸妈妈来识别他们的称谓。

    一听是妈妈的声音,我立马清醒过来,声音也变回了正常;

    “马上就起来了,妈,有事吗?”

    “你下午过来,妈妈跟你去做护照。”护照?什么护照?

    “什么护照?”我疑惑的问道。

    “傻孩子,当然是去美国的护照了。”天哪,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答应过俊,要留下来陪他一起过年的,我竟然忘了告诉妈妈。

    “妈,我不去美国了。”

    “什么?你不去美国?为什么?”电话那头的妈妈惊讶的大声道。

    “我想留下来陪俊一起过年,他父母都不在边,一个人很孤单的。”一想到这个,心就开始疼,心疼他。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叫他跟我们一起去美国过年啊。”

    “他不会去的,他父母也在美国,也有叫他去那边过年,可他不愿意。”他想要的是,他的父母能够回来陪他一起过年,而不是让他去陪他们过年,想要他们能够想到他的感受,而不是想到他们自己的感受,他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也需要父母的,可他们给的太少太少了。

    “既然这样,那好,你留下来,不过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们担心。”太好了,妈妈答应了。

    “嗯,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们别担心,妈,谢谢你。”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们的宝贝女儿,只要你开心就好,还有,晚上带小俊来吃饭,既然你不去美国了,那我跟天儿就定后天的机票去美国。”妈妈宠溺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挂上电话,已全然无睡意,想想还是起来,反正也睡不着了,于是乎,一蹦,蹦下了

    ……

    随便吃了点东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家里除了李伯和几个佣人之外,不再有其他人,义父母他们去公司了,看着没营养的电视剧,啃着苹果,好无聊啊!俊今天有事,不能见面了,晚上应该可以一起去妈妈那边吃饭?

    白天的电视真不好看,都没有好看的电视剧,看了一会,实在看不下去了,还是出去玩一下!

    “李伯,我出门咯。”跟李伯打了声招呼,转走出了家门。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再下看看,百无聊赖,连个伴也没有,直到现在才触动到,朋友,真的很好,真的需要,有朋友陪着逛街,有朋友可以聊天,有朋友可以倾诉,当你一个人累了,孤单了,可以找朋友,朋友总是在你背后,总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它可以不求回报的帮助你,就像亲

    人生,三大,亲,友,每份,都有着不同的重要,缺一不可,亲,可以让人温暖,,可以让人幸福甜蜜,友,可以让人没有负担,这个世界,任何一个人,他【她】都需要这三份

    蓝月,算是我的朋友,可是距离稍微有点远,她的家在宏宇那边的C路,而我的则是在A路,况且我们除了只在学生会有交流外,其他时间都很少见到,原因是不同层,不同班级。

    严皓熙他们,也是住在C路,不过就算距离不远,但也不能和他们一起,因为关系复杂。

    慕容枫,他也是我的好朋友,可他毕竟是男的,孤男寡女一起逛街,肯定会被误会的,而且我们除了那次在酒他送我回家后,再也没见过他,电话也很少打了。

    洪秀,她,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朋友,也是好姐妹,是我在这十七年来,交的第一个朋友,对于她,我一直心存愧疚,直到现在都难以释怀,当初因为逃避,所以选择了离开圣尊,现在想想,不免有些后悔,如果当初没有离开圣尊,那么是否可以跟她和好,可以跟她道歉,可以和她沟通,想办法让她原谅自己,可是如今,已不可能了。

    其实有些事往往是向着另一个目的而制造出来的,如果当初没有帮秀做感间谍,那么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也不会痛苦不堪的离开圣尊,更不会碰到严皓熙他们,也不会到现如今的感纠葛,最重要的是,不知何时才能够原谅亲生父母,对于这件事,我很庆幸,但相对的,对于严皓熙,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没有离开圣尊,因为我打扰了他的世界,让他的世界充满伤痛,对他太不公平了。

    有些事,你做不到全面,做不到完美,就像感,你没办法让另一个人不上你,可是你只有一颗心,最终只能给你最的那个人,如果有另一个人喜欢你,那么,那个人就注定是被伤害的那个。

    ~砰!~撞到什么东西了?鼻子好痛啊!

    “小姐,你还好?”一个非常清亮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抬头一看,是一个外表非常清秀的帅哥,高大概有一米八的样子,该不会刚才撞到他?真是丑大,都怪自己,没事想那么多干嘛?还想到出神,连路也不看,都怪严皓熙不好,没事干嘛叫人家痴呆女人,现在可好,都呆到撞到别人了。

    当我抬起头的瞬间,我看到他的表怔愣了下,随即恢复自然,还带着一丝关切;

    “小凝,你还好?有没有伤到?”他看我没说话,又再次问道,听到他的话,我回过神来,认真一看,这不是徐子轩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没事。”我尴尬的笑道。

    “没事就好。”他放心的露出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和,当之无愧的温柔王子呢!,

    “对了,轩你…,”

    “凝。”就在我刚要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循声望去,秀!

    那个穿着可的女孩是秀吗?我没有眼花?居然在这里遇见她!是注定的吗?在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之前.老天就故意安排我们相遇。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