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专属一个,另一个,注定被伤!

    ( )    南宫俊一口气跑到医务室门口,还来不及喘息,就跑向凝的病边;

    “凝儿,你怎么了?”他看着紧闭双眸脸色苍白的凝心痛道,病上的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而坐在一边的严皓熙,当看到此时出现的南宫俊后,他控制不了满腔怒火的揪起南宫俊的衣领,将他拖出医务室,因为事出突然,所以南宫俊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仍由他揪着自己;

    “你…,”

    ~砰!~南宫俊的话还没有说完,严皓熙就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脸色,他连退两步,嘴角很快流出血来。

    “你发什么神经?”南宫俊用手擦掉嘴角的血,眼神冰冷的瞪着严皓熙。

    “**的还有脸出现,你连她在发烧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她?”严皓熙愤怒的对他咆哮。

    “我跟凝儿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你也没资格管。”他冷冷的说,语气充满强势。

    “我说过,如果她受到什么伤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严皓熙也不甘示弱的下狠话。

    两人就那样互相对视着,彼此眼里都有愤怒的火花,两人内心都暗藏汹涌,势必要将对方比下去。

    此此景,让我不免幻想到,两个衣袂飘飘的俊美少年,手握一把利剑,眼眸充满杀气的怒瞪对方,哈哈,还真是一幅惊艳四方的美画呢!

    “夏堇凝醒了。”就在他们两僵持不下的时候,校医的声音适时的打破了他们之间的较量。

    听到凝醒过来的消息,南宫俊第一时间冲进了医务室;

    “凝儿,你醒了。”俊走到我的病边紧张的问,我坐起子,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手上的针管,微微皱眉;

    “俊,我怎么会在医务室?还有,你的嘴角怎么了?”她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俊的嘴角会有血,还有些淤青了,难道他跟人打架了?

    “你发高烧,在会场晕倒了,还有,他的嘴角是被我打的。”严皓熙也走了进来,脸色臭臭的回答道。

    “什么?臭男,你打了俊?”听到严皓熙的回答,我不解的看向他,更让我惊讶的是,俊的武功在他之上,怎么还会被他打?

    “谁叫他连你发烧了都不知道。”他没好气的说,听到发烧二字,我的眼里闪过一抹忧伤。

    “我真是没用,今天是终结赛,没想到竟然会晕倒。”我有些自嘲的低下头,千不选,万不选,偏偏选在终结赛,比赛可能被自己搞砸了,真是可笑。

    “你这个白痴,怎么会突然发烧,昨晚干嘛去了?”俊脸色沉的质问道,也没干什么去啊,就是昨晚吹了一会海风,然后洗澡水突然变凉,加上今天忙得满头大汗,因为衣服穿的太多,所以那些汗水都吸收到体内了,还晒了太阳喝了饮料。【作者;我的天哪,小姐,你也太牛了,这样也没要了你的小命。】

    “没干嘛去啊,可能是睡觉没盖好被子。”我轻描淡写的应道,如果被他知道以上内容,那就完蛋了,肯定要挨爆栗。

    “堇凝同学,你因为发烧再加上过度疲劳,所以体很虚弱,我建议你还是回家好好休息。”校医很不给面子插上这么一句,我在心里连连哀叹,该死的校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过度疲劳。”听到校医的话,俊的脸色瞬间沉的可怕,他咬牙切齿的重复着这四个字。

    “呵呵,那个,因为比赛太忙了嘛,所以…,”

    “白痴,你想气死我吗?”完了,俊生气了,我以前答应过他,说以后学生会有活动,就派别的成员去办,可是我没听他的话。

    “南宫俊,你有什么资格吼她,你不是她男朋友吗,你连照顾她的义务都做不好。”这是什么状况?怎么连臭男也要掺和一脚。

    “严皓熙,你也说我是她的男朋友,那我有没有把她照顾好,那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请你马上离开。”俊语气冰冷的下逐客令,而严皓熙,则脸色臭臭的瞪着他,不是?他们两该不会又打起来?可千万别在医务室打架啊!

    “呵呵,那个。堇凝同学,这是你的药,我把每天的含量都写在那张单子上了,你只要按照那张单子吃药就可以了,记住,要多休息哦。”那个该死的校医,他竟然把药放在我的尾,交代了句,然后像见鬼般的偷溜了。

    我看看俊,再看看臭男,这两人上辈子有仇吗?怎么每次见面都是这副表,就好像要杀了对方一样,不行,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打起来的。

    ~咳咳咳!~我佯装咳嗽了起来,听到我的咳嗽声,他们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我上。

    “白痴,我送你回家休息。”俊说完将药塞给我,然后不由分说的抱起我。

    “俊,不行啦,今天是终结赛,我是评委,不能缺少的。”我试图说服俊,不能因为自己生病了,而把终结赛搞砸。

    “你放心好了,没有你,比赛照样可以顺利进行,轩已经替你充当评委了。”严皓熙没好气的说,听到他的话,我有一丝惊愕,徐子轩替我当评委?他又不是学生会的干部。

    “虽然他不是学生会的干部,但是凭他的实力与长相,那些选手和观众是很意他当评委的。”像是能看穿我内心的疑惑般,严皓熙解释道,这次,我该死心了,还是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不然,某恶魔肯定不会放过我。

    “俊,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就可以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毕竟这里是学校,公众场合耶,这样被他背着,万一全校的人知道,那多丢人,不过,说真的,被他这样抱着,还是舒服的。

    他似乎没有理会我的话。自顾自的抱着我离开医务室,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臭男笑笑,然后把脸埋进俊的膛里,其实,我心里很愧疚,对于严皓熙,我再次伤害了他,他会打俊,那都是因为我,他以为俊对我不好,连我发烧了,俊都不知道,其实是他误会了,是我故意不让俊知道的,因为怕他担心,可是,我没有解释,因为如果我解释了,那对他的伤害更大,他会难过于我一心一意只想到俊,只考虑到他的感受,认为我在袒护他。

    严皓熙呆呆的站在医务室门口,看着凝他们离去的背影,他的心再次刺痛,人家才是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自己算什么呢?只能算是个多余的守护者,那天的樱花树下,不也是这么对她说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