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来的释然

    ( )    听到我悲凉的笑声,后的抽泣声更加大声,而我,依旧没有回头。

    “白痴,你不要再这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痛苦的不止是你,你以为只有你痛苦是吗?你看看你爸爸妈妈,他们哪个不比你痛苦。”俊劈头盖脸的对我一通狂轰滥炸,我愣愣的站在那,半天没有反应。

    “别再这样了,好吗?”他心疼的将我搂进怀里,在他怀里,眼泪再次狂澜。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七年来,我受尽了痛苦与折磨,每天被噩梦惊喜,醒来发现枕头早已湿透,知道吗?那次枪杀,因为无法承受被抛弃的打击,我放弃了求生的**,在医院整整抢救了一个月,其实我感觉得到外面的一切动静,只是不愿醒来,每次我都故意将心跳强压下去,屏住呼吸,为的就是让自己快点死,可是每次都被医生给救回来,这样的斗争整整持续了一个月,我也累了,所以不再挣扎,最后还是被救醒了,因为这个影,我变得冷漠,变得独来独往,知道我为什么会去习武吗?”我轻轻推开俊的怀抱,转看向他们,而他们只是怔怔的看着我,没有回答,我顿了顿,继而道;

    “是为了不让自己再受伤,当年如果自己有武功,那么就不会受枪伤,如果没受枪伤,那么就不会被抛弃,所以一心想着,只要有武功,别人就伤害不到自己,就不会有相同的事发生,就不会再被人抛弃,当年的我,就是这种想法,呵呵,是不是很愚蠢,以为这样就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却不曾想,反而更痛苦。”我淡淡的说完,脸上没有任何表,就像在讲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般。

    “凝儿…,”女的跑过来,一把抱住我,泪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我僵硬的站着,任由她抱着自己,眼泪跟着流淌;妈妈也在一旁抽泣,病房里的男生们也是一脸的忧伤,只因他们是男的,所以不能轻易掉眼泪,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区别。

    ……

    自从那次在医院病房里的坦然心扉后,一切已将改变,我接受了亲生父母,不过,养父母依然也是我的父母,这七年来的亲,是无人可以替代的,所以,我现在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我现在可谓是亲于一,倍受宠,真是幸福啊,哈哈哈!

    清晨!

    阳光普照,大地染上一片温暖,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却感觉不到一丝寒冷,嘻嘻,可能跟心有关,心总有一股暖流,甜甜的。

    自从误会解除后,格也变了,变得笑,说话,不再是冷冷冰冰,不再是孤傲,其实这种感觉也不赖,

    我依然住在养父母家,因为他们的儿子又出国了,要过年才回来,怕他们寂寞,所以想陪伴他们。

    我依旧在宏宇上学,俊要我回圣尊,可我不想,第一,因为我是从圣尊转学的,如果再转回去,那会被笑话的,到时候该怎么解释,第二,无法面对秀跟阿枫,当然,这些我都没有跟俊说,怕他会追问,如果让他知道阿枫喜欢我,那他肯定会生气的,他们是朋友,不应该把事变复杂,况且晨羽也在那里上学。这样复杂的局面,唯有留在宏宇学院,才可以避免,虽然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但只能一切顺其自然。

    俊看我那么坚决,也不再多说什么,不过他每天都有开车来接我上下学,每次他的出现,都会引来一阵动,都说红颜祸水,我看比较适合他,呵呵。

    我没有再去饭店打工,因为俊不同意,如果我一再坚持,他就会发大火,无奈,那恶魔的脾气可是不敢恭维的,不过,自从那次在医院病房里见过晨羽一面后,就再也没见过他,这样也好,省得尴尬。

    ……

    子看似平静无波的过去,可仍有些东西在悄悄的改变,比如臭男严皓熙,他的脾气越变越大,当然,不是针对我,说也奇怪,自从那次在校门口与俊起冲突后,而我又昏倒,那家伙现在看到我,都冷漠的像陌生人,睬都不睬我一眼,这样也好,乐得清闲。

    徐子轩跟荣君昊一如往常,没什么改变,唯一改变的是,我跟他们成了有说有笑的朋友,对于我的突然改变,他们显得很惊讶,我也没有多做什么解释,这样的子,静而不厌。呵呵!

    ……

    今天的天气有些沉,貌似要下雨了,管它呢,要下就下,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白痴,你傻笑什么?”在认真开车的俊突然侧头看着我问道。

    “没什么啦,只是觉得今天可能会下雨。”我轻笑道。

    “呵呵,果真白痴,下雨有什么好笑的。”我白他一眼,不予理会,臭恶魔。就知道叫人家白痴;他也不再说话,继续一脸认真的开他的车,我则转头看向车窗外,这样的生活平凡而幸福,感到很满足。

    车很快行驶到了宏宇校门口,有车就是好,平常一小时的路程,开车只要十几分钟,呵呵。

    “俊,开车小心,我先下车了,拜拜。”我关心的提醒道,正想打开车门,就被他一把拉住,我疑惑的看向他;他没有多说什么的俯在我唇上印上一吻,缓缓离开,眼眸温柔如水,我脸微红;

    “拜拜。”他轻声道,我脸红的点点头,打开车门,下了车,关上车门,车子呼啸而去,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我轻轻一笑,正走进校园,却在转的一霎那,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严皓熙,他的表看上去很复杂,我看不懂。

    “哼,看上去很幸福嘛!”正从他的边走过,背后就传来他的冷哼声,我停下脚步,转看向他,这是这些子以来,他第一次开口跟自己说话。

    “臭男,真难得啊,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和我说话了呢。”我打趣道,自从格变了之后,我变的会开玩笑了。

    “你会在意我不跟你说话吗?”听到我的话。他撇嘴道,眼里闪着异样光芒,这种光芒,我更加不懂。

    “呵呵,也不是啦,只是觉得这不像你。”我轻笑道,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他的眼里会闪过一抹落寞呢?

    “臭女人,你想死吗?敢笑我。”他佯装一副恶狠狠的瞪着我,只是不知为何,在他恶狠狠的表里,多了一种叫做落寞的东西。

    自从那次校门口的斗嘴之后,臭男变得不再像以前那般暴躁,虽然还是会大吼大叫,不过,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作者;他的温柔只对你,对于其他人嘛,还是可怕的要死。】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