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齐聚【一】

    ( )    清晨,阳光暖洋洋的照进窗户,我轻皱眉头,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感觉手像是被人握住般,疑惑的侧头看去,心一痛,他竟然睡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冷?手不自觉的抚上他的俊脸,看着这个思夜想的男孩,泪水毫无预警的滑下眼角。

    南宫俊,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伤害我?是我不够好吗?竟然不再我,为何还要出现?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是不是你还着我?呵,别傻了,如果真的我,为何还要找别的女孩?

    突然,那张俊脸动了动,估计是醒了,我快速收回手,假装还没醒。

    感觉一只冰凉的手将自己放在外面的手轻轻的放进被子里,然后动作轻柔的将被子四角腋好,感受到这一举动,心里一阵温暖。

    “白痴,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发誓,再也不放开你的手,再也不让你消失了。”南宫俊把手伸进被子里,轻轻握住我的手,语气坚定的喃喃自语,我心里早已一阵波涛汹涌。

    “白痴,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些子,我不断的寻找你,找你找得快要疯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里满满都是你,整夜无法入眠,茶饭不思,你好狠的心,不管我如何痛苦,你都无动于衷,硬是不肯出现,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这样折磨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为什么黄晨羽说我伤害了你?我真的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我明显感受到他的声音带着哽咽,他在哭吗?那么高傲的南宫俊,那么霸道的南宫俊,那个如恶魔般的南宫俊,他真的在哭吗?想到这些,我不顾一切的从上爬起,飞扑进他的怀里,将脸紧紧的埋进他的膛。

    “白痴,你醒了吗?你真的醒了吗?”南宫俊小心翼翼的问,生怕只是幻觉。

    “嗯,我醒了,我真的醒了。”我拼命的点着头,眼泪肆无忌禅的奔涌而出,这一刻,不再想其他的,只要他能在自己边就好,不管原先看到的是什么,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他激动的抱紧我,像是要将我揉进他的体内般。

    ……

    俊问我为什么突然不告而别,我对他如实说了那天所看到的一幕,谁知,却被他臭骂一顿,说我无理取闹,不弄清事的原委,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还警告我,以后再敢这样,就要狠狠的惩罚我,不过,他有跟我解释,大家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么吗?嘻嘻,告诉你,其实是;

    那个女孩名叫赵嫣,他跟她只是普通朋友,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赵嫣是住在美国,因为她爸爸跟他爸爸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次是因为她爸爸回中国来处理生意上的事,所以她跟着她爸爸一起回中国来玩的,可是他爸爸却打来电话说叫他陪她玩几天,他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其它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她在美国还有男朋友了呢,他不告诉我,是怕我误会,为了证明他说的都是真话,他竟然还打电话给那个赵嫣,让她跟我解释,害得我尴尬的要命,还被她调侃了一番,说我是个醋坛子,不过说真的,那个女孩还真是活泼开朗,比我小一岁,自顾自得认我做了姐姐。呵呵!

    一切雨过天晴,不过,秀跟阿枫,唉!

    ……

    今天终于可以出院了,真是精神百倍啊,这次的确受了内伤,还好不是很严重,住了几天医院,再次生如活虎起来…!

    “白痴,是什么人要杀你?”俊终于问出了这几天一直埋藏的问题。

    “是**的。”我淡淡的应道。

    “**?你怎么惹上**了?”他一脸紧张的问,呵呵,没想到恶魔也会害怕**。

    “都是一些误会。”不可以告诉他,如果让他知道这件事跟臭男有关,他肯定会气疯的,想起那次他们差点打起来,仍心有余悸,俊的武功在我之上,但是那个臭男的武功相信也不弱,如果他们真的打起来,那后果一定很严重,幸好自己及时昏倒,嘻嘻!【作者;老天哪!这都是什么女人啊?有谁昏倒还那么开心的?】

    “是吗?白痴,以后小心点,如果有什么事,要及时打电话给我,听到没有?”他一脸严肃的命令道。

    “嗯,知道了。”我乖乖的附和,其实自己也有点担心,担心安怡倩不会善甘罢休,这个女人,比张紫瑜还狠。

    “白痴,那次在校门口的男人是谁?”他话锋一转,转到了臭男的上。

    “他是宏宇学院校长的儿子,跟我同班,脾气暴躁的很。”我如实的回答道。

    “他喜欢你?”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沉,这家伙,该不会在吃醋?

    “呵呵,怎么可能。”我无所谓的笑笑,那个臭男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整天把自己当成炮灰。

    “白痴,我警告你,你是我南宫俊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他认真又严肃的宣布道,我认真的点点头,这辈子,除了眼前的这个男孩外,其他人不再入眼。

    ……

    听俊说,因为我的突然失踪,我的养父母很是担心,他们整天不吃不睡,变得憔悴不堪,因此,爸爸还病倒住院了,为了找我,他们出动了所有关系,就连养父母的亲生儿子也回国帮忙寻找我的下落;【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大家,我的养父母是有一个亲生儿子的,只是他们的儿子长年在国外留学,一般只是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所以才被忽视了,他大我两岁。】

    想了一整晚后,还是决定去医院看望养父,想到这些子让他们那么担心,心里很是愧疚,就算被他们骗了七年,那又怎样?他们是真心疼自己,把自己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这七年来的感是无法磨灭的,虽然平时对他们很冷淡,但只有自己的心里最清楚,自己已经把他们当成亲生父母看待了,因为那个影,所以一直隐藏着,就因为内心深处接受了他们,所以才无法承受他们的欺骗。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