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肝肠寸断

    ( )    心痛到麻木,完全忘了周的一切,只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原来还没忘了他,原来是在自我催眠,呵呵,还是无法做到放下,自己也是个藕断丝连的人。

    忧伤爬满脸庞,泪水滑过眼角,伤疤难以愈合,一切似乎都只是徒劳的,微微叹息,愈深,痛愈久,何时才能到头?

    【第三人称】

    宏宇三校草【注;严皓熙第一,徐子轩第二,荣君昊第三!】刚打完篮球回来,在进教室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窗前的夏堇凝,透过侧脸,他们看到了她满脸的忧伤,看着这样的她,严皓熙的心突然被刺痛了,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是冷漠冰霜,还是多愁善感?她脸上的忧伤是为了谁?想到她的伤心是为了别的男人,不明怒火油然而生,他怒气冲冲的走向她…!

    “臭女人,你变痴呆啦?”他没好气的低吼道,脸臭的像屎。听到声音,我回过神来,恢复以往的面无表,转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没说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严皓熙气急败坏的瞪向她,这个该死的臭女人,竟敢无视自己,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因何而气,还有,看到那样的她,自己为什么会心痛,肯定是自己打球打累了,所以才会想要她理自己。【作者;唉!真是迟钝,你就逃避,等到痛彻心扉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这是因为!】

    “小凝凝,你怎么了?刚才为什么那么伤心啊?”荣君昊眨巴着可的大眼睛天真的问。

    “没有啊,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我淡淡的应道,看他那天真可样,眼神突然多了一丝柔和。

    “小凝凝,你是我们的朋友,有不开心的要告诉我们哦!”无语中,这可的小家伙,说了不准叫小凝凝,他还叫,算了,随他好了。

    “荣君昊,我们不是朋友。”我漫不经心的说道,不再看他。

    “谁说的,我们就是朋友,昊最崇拜小凝凝了,小凝凝以后跟他们两一样叫我昊就好了。”他说着指向臭男与徐子轩,他的话引起花痴们的一阵嫉妒,【作者;你说能不嫉妒吗?能成为三大帅哥的朋友,那是多少女生都不敢奢望的梦想啊!】

    “哇!夏堇凝好幸福哦!”

    “对啊!能跟熙王子他们成为朋友,真是太羡慕了她!”

    “……”

    听着花痴们的窃窃私语,我无奈的皱皱眉头,真是郁闷,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呵呵,小凝,我叫徐子轩,你以后跟他们一样叫我轩就好了,很高兴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徐子轩看着我微笑道,他的眼神很温柔,全散发着优雅的气息,难怪人家会叫他优雅王子,果真名不虚传;再看那个臭男,永远都是那张臭脸,就好比人家欠他钱一样。

    自己曾经说过,不需要任何朋友,有了朋友,就会有牵绊,就会怕无意中伤害到他们,那么晨羽呢?当他是朋友吗?或许他并不希望自己把他当朋友!可是他的那份自己是无法做出回应的,一切顺其自然,只要他没说出来,自己就一直假装不懂下去,这样对谁都好。

    该跟他们成为朋友吗?有了朋友,自己在这个学校就不再是孤单一个人,而且他们都是男的,不怕跟秀一样有感伤害,可是,自己还能拥有朋友吗?伤疤的影能够驱除吗?

    “喂,臭女人,你又在痴呆什么?”欠扁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冷冷的白了臭男一眼,不予理会。

    “谢谢你们,可是我独来独往惯了,朋友只会是一个牵绊。”我淡淡的说道~“自己还能拥有朋友吗?或许真的不该拥有?”喃喃自语着,眼神迷茫的看向黑板,透过黑板我看到了秀与阿枫,他们的表是那么的伤痛与怨恨,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永远都无法弥补。

    严皓熙他们看着再次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夏堇凝,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为什么会转学到宏宇学院来,她的忧伤到底从何而来,是不是他们永远都走不进她的内心世界?还有,她的那句自己还能拥有朋友吗?或许真的不该拥有?是什么意思?她受过什么伤害吗?

    看着这样的她,他们很是心疼,很想去保护她,护她,给她快乐,可是她会让他们靠近吗?

    ……

    另一边…!

    秀静静的站在窗前,凝的离开,改变了很多人,她不再微笑,变得沉默。她不再恨凝,凝是自己在圣尊唯一的好朋友,曾经,她保护过自己,曾经,她们是那么的要好,她们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自己真的不该,不该为了感的事而失去这么好的朋友,可是如今,已追悔莫及。

    教学顶…!

    两个拔帅气的男生并肩站在铁杆边缘,他们一致看着远方,想着相同的事,脸上的忧伤难以掩盖。

    “还没消息吗?”慕容枫漫不经心的问,声音有着低哑。

    “没有,她就跟消失了一样。”南宫俊淡淡的应道,语气有着疲惫。

    “她父母那边也没有得到消息吗?”南宫俊无力的摇摇头,白痴的离开,令很多人绝望,她的父母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几岁,伯母每天以泪洗面,伯父每天沉默叹息,那么自己呢?白天寻找她,晚上转辗反侧难以入睡,每天拼命的想她,真的快崩溃了。

    “真是太奇怪了,基本上的学校我们都查过了,可一点线索也没有,她会不会离开这个城市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都出动家族影响力去寻找她的下落,可一点用也没有,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已不再这个城市了,她会去哪里呢?他真的很担心,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如果她平安无事的回来,那么,他愿意将那份永远深埋,不再提起。

    “不管她是不是离开这个城市,我也一定要找到她。”他眼神坚定的看着远方,透过遥远的天际,他看到了那抹让他思夜想的倩影。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