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梦再重演【三】

    ( )    而另一边,医院里…!

    南宫俊刚从医生室出来,正准备回到夏堇凝的重症病房里,这时手机突然想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看,既然看到是夏堇凝的号码,他惊喜的快速按下接听键,然后迫切的问道;

    “白痴,你醒了吗?”当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凝爸的声音后,他有些错愕,但很快他又恢复过来道;

    “伯父,您好。”他刚叫完,电话那头又传来凝妈焦急的询问声。

    “她现在在医院里。”他忧伤的回答道。

    他把凝住院的地址告诉了凝爸凝妈,很快他们就连夜赶到了医院,南宫俊站在医院门口等着她们,当看到一对中年夫妇焦急的向自己跑来时,他就猜到是凝的父母了,他二话不说的快速迎了上去,走到他们面前道;

    “伯父伯母,你们来了。”当他们看到南宫俊的时候,有些惊愕,但很快他们就恢复过来问道;

    “凝儿怎么样,她没事?”凝妈担心的说。

    “她还在昏迷中,我带你们去看她。”

    “什么,还在昏迷中,怎么会这样。”凝妈边走边哽咽起来。

    “你先别难过,先去看看她再说。”凝爸安慰道。

    很快他们就来到重症病房外,透过外面的玻璃看到里面的凝插着氧气在静静的躺着,她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凝儿,我是妈妈,你快醒来看看我啊,55555…。”凝妈心疼的对着里面的她喊道。

    “老婆,你先不要难过,凝儿不会有事的。”凝爸扶着她安慰道,其实他的心在看到凝后,也心疼不已,只是他强忍着,只因他是个男的。

    “伯母,你不要难过,医生已经在想办法了,他们一定会治好她的。”站在旁边的南宫俊心痛的安慰道,也算是在安慰他自己。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凝爸反应过来看着南宫俊问道。

    “伯父,我叫南宫俊。”他认真回答道。

    “南宫俊?那南宫岩峰是你什么人?”凝爸惊讶道。

    “是我爸,伯父,您认识我爸?”南宫俊也有点惊讶。

    “我跟他是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伯父,不好意思,我原先不知道,不过,我有听我爸说过他有一个好朋友,好像是姓夏,哦,对哦,您是夏堇凝的爸爸,自然也姓夏,我太迟钝了,连这个也没想到。”他有些尴尬的说。

    “没关系,还有,谢谢你送凝儿来医院。”凝爸温和的说。但一想到凝,他就皱起了眉。

    “伯父,您不要这样说,看到她这样,我也很难受。”他说着就忧伤起来。凝爸看的出,南宫俊是喜欢凝的。

    “小俊,你告诉伯母,凝儿伤的严不严重?”当知道他是朋友的儿子后,凝妈亲切又心痛道。

    “伯母,您放心,她不会有事的。”他不敢说实话,怕凝妈会受不了。

    “你看,小俊都说凝儿不会有事了,你就别难过了。让李伯先送你回去休息,我留在这里看着,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的。”凝爸劝道,其实他的心里很明白,凝伤的很严重,不然就不会住进重症病房了。

    “你们不要骗我,如果凝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凝妈哭着说。

    “伯母,我们不会骗您的,您就先回去休息,这里有我。”南宫俊强忍着心痛看着她劝道。

    “那好,如果有什么事,你们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恩,我会的。”南宫俊点点头,看着李伯把凝妈扶回去后,凝爸转看着南宫俊问道;

    “小俊,你老实告诉伯父,凝儿到底伤的怎样?”南宫俊知道这件事是瞒不了凝爸后,犹豫了下,然后心痛的开口道;

    “医生说她以前受过枪伤,而这次受了伤,还淋了雨,导致以前的伤口受到勒感染,所以复发勒。”

    “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要怎么办?”凝爸眉头皱的更紧勒。

    “医生说她有放弃求生的**,但还不确定,不过也没排除,所以要经常对她说些鼓励的话,这样有利于刺激她的脑神经。”南宫俊若有所思的说。

    “放弃求生的**,为什么这个噩梦又会再次重演。”凝爸喃喃自语着,但还是被南宫俊给听到LE。

    “伯父,您说什么噩梦再重演,那是什么意思?”南宫俊惊愕的看着他。

    “唉!这个噩梦。是凝儿这些年来最痛苦的回忆。”凝爸难过的说。

    “伯父,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吗?”他真的很想知道,他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凝爸有些犹豫,但过了一会后,他慢慢的开口道;

    “在七年前,凝儿发生了一次枪杀,她的后背被人开了一枪,后然送到了医院,当时,凝儿还处于昏迷中的时候,她的亲生爸爸打电话给我们,等我们去医院的时候,他们就把凝儿扔给我们照顾,然后带着凝儿的妈妈跟她弟弟去了国外,我们原本是想等凝儿的伤完全好后再告诉她的,可最终还是等不到,那天凝儿突然说要出院,你伯母一直找借口,可她心意已决,你伯母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把真相告诉了她,后然凝儿因为打击再加上伤还没康复,就晕倒了过去,可是没想到,那一次的昏迷差点要了她的命,医生说她根本就不想醒过来,说她彻底放弃了求生的**,每一次都要靠抢救才能挽回她的意识,那段抢救的子,整整持续了一个月,最终才把她从死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什么?怎么会这样?”南宫俊惊愕极了。

    “后来,凝儿终于康复了,我们就把她接回了我们自己的家,可也从那时候起,她就没有笑过,人也变的很冷漠,她变的喜欢独来独往,不跟陌生人说话,有时候有亲戚到家里来,她连看都不看人家一眼,我们想开车送她去上学,她也不要,三个月后,她突然说要去学武,我们只好让她去了,可是没想到,她那一去就是三年,三年来,她都没有回来过,都是我们去看她的。”凝爸停顿了下,然后继续道;

    “三年后,她终于回来了,我们就让她继续上学,这孩子的成绩真的很优秀,她每一张考卷都是满分,是全校第一名,连校长都打电话来夸奖她,其实我们也知道,在学校里,是有很多男生喜欢她的,可她都冷漠的拒绝了,其实我们都是比较放的开的,只要她自己喜欢,我们是不会干涉的,可她偏偏就不稀罕,后然,我因为公司要换地方,所以就带着她转到了这个城市。”凝爸伤心的说完,然后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

    南宫俊心痛极了,他心痛的不是她有多少人喜欢,而是心痛于她曾经的伤害,他心痛的难以呼吸,他没想到她曾经会发生这么无助的事,难怪她会做那样的梦,难怪她会害怕医院。\');

重要声明:小说《冷漠校草爱上冷漠校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