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终于走到末路

    叶子没有找他,他消失几天了也没有数过。她知道有一些事会发生,有一些人一定会来,就像全校沸沸扬扬议论的,叶子破坏两大家族联姻的传言一样,始终避免不了。有人甚至告诉她要谨防玉家暗杀!哈哈,暗杀,不是国家元首也能轮到这种顶级待遇还是不错的。

    终于到了周末,一辆自己连牌子都不认识的豪华轿车接她到了凤家大宅,后来才知道自己坐的是凤家自产的专用车。多么讽刺,有一天,自己也要像那些电视里的女主角一样,受到大家族父母的指责了么?一只贪钱的狐狸精?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流氓?只不过她绝不是笨笨的女主角,也注定不会有美好的结局。

    凤宅的富丽堂皇正如它的事业。走进大门后,叶子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不相称,好在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进豪门,做只会享受的贵夫人吧。

    “叶小姐这边请。”难得仆人还是对她很客气,该知足了。

    “这是我们夫人,白晓辉女士。”管家彬彬有礼的介绍,眼中没有敌意。

    “白夫人您好。”叶子忘记拿出自己的招牌笑,是被眼前慈祥的美妇人融化了吧。她是冬青的妈妈,让天下所有人都羡慕的母亲。

    “请坐吧。今天找你来……”话还没完,叶子就开口了。

    “对不起,打断您的话,我想我知道您要说什么。您大概也不愿意听我说什么真的冬青,不想要你们家财产的话,我今天来只想问问他怎么样了,其他的我不想解释。”

    “呵呵呵~~~~~!”白晓辉笑了起来,“白管家,你看到没,她果然很特别。”

    “是的,夫人。”

    白晓辉对着叶子笑笑,“放心吧,叶子,我今天找你来什么都不想说,只是让你看看冬青,我想这样他会好得更快。”

    叶子是错愕的,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只点点头,跟着白晓辉往冬青的卧室走去。

    “你怎么了?”

    “我以为你不会问。”

    “你可以不说。”

    “我没事。我这种富家子从小就缺乏锻炼,过两天就好了。”

    叶子点点头,但是压根儿就不相信他说的一切。虽然凤家的产业无数,但是房里这些先进的医疗设备绝不是为了这一次而费力安装的。

    “你该不会在想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拜托,小说里的节你也会相信吗?”

    “我不相信命运能支配我,但不代表有的事一定不会发生。”

    凤冬青躺在白色病上,静静看着窗外。

    “窗外我留了一块地,等好了我就自己种满白玫瑰。以后我们可以天天在这里看着……”

    “我永远不会住在这里。”叶子说的很坚决,整个房间只听见空洞的回响。冬青缓缓把头降下,很久才说了一句。

    “你喜欢就好。”

    “我在学校等你。”

    叶子离开的时候经过二楼的回廊,白夫人静静地坐在廊边的雅座,优雅的品味着摩卡。叶子停了下来,既然人坐在这里,总是有话要说的。

    “你以后要常来。我不在的时候,白管家你要多照顾叶小姐。”

    虽然白夫人没有棒打鸳鸯,可至少不应该撮合才对,冬青的未婚妻是玉家千金,两家的关系更是盘根错节,难道真的不用考虑各种因素吗?

    “谢谢伯母,希望冬青快点好起来。”

    “谢谢你。”

    白管家递上一张金色的名片,恭敬地送走了贵宾。

    “叶子小姐,如果有事也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真的很高兴可以认识你!”

    不知道绕了多少个弯路,离开的路竟然比来的时候更长。叶子还是来之前固执的叶子,就算城堡再大也装不下她的坚持。虽然离开的路很长,终有一天自己也必须离开。人一旦轻易接受唾手得来的富贵,下场比一直穷酸还要可悲。

    再见面,是在凤城大幽静休闲的水晶四方体图书馆楼,这一次他休息了一个多礼拜,但那天之后叶子再也没有去过山上的凤家。凤城王子上二年级的叶子,早已满城风雨。

    可是就有人处在风暴眼却冷眼旁观。叶子抱着偌大的一摞书,在整个图书馆最古老的古籍中心角落抗战。疲惫的眼睛不自觉地一开一合,剩下的全是意志与体的抗争。她撩起散落的长发往上轻轻绕环,三两下就梳成了一个简单结实的发髻,粉红色的笔往头上一卡,露出一脸强打的精神。

    “我不在,你就不能好好吃饭。”一杯腾腾的现磨卡布基罗咖啡,散着人的油浓香,端正的放在她面前。

    “我的论文正在脑子里,挡我者死。”只一句话,她端起咖啡一饮而尽,重新投入到与论文的奋战中。论文啊论文,什么时候你才能不摧残我们年轻的生命!

    凤冬青默默地等在一边,图书馆内的人越来越少,像约好的一样。从绯红的晨光到咖啡的暮色,一天的时光,就在这儿安静地流逝。她已经睡着了,在奋战完今天的论文之后。头发后的发髻随着五毫米的发圈断裂稀松的散开,错落的飘散在干净亮白的桌面。纯粹的白,这是以前凤冬青最厌恶的颜色,如今却依恋着不可离开了。

    他伸手将叶子粉色唇瓣上的青丝撩起,就在这一瞬间,四目相对。

    “醒了?”

    叶子在恍惚的眼神中收拾着摆满半个桌面的参考书目。她的回避让凤冬青发现了。

    “妈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我没有答应。”

    “你答应过我,考试的事的忘了?”

    叶子加快了收拾的速度,手忙脚乱的样子暴露了她的绪。凤冬青开始步步紧,“我没有要打乱你生活的意思……”

    “可是你已经打乱了!”叶子索把双手往桌面一拍,这时才意识到往应该人来人往的图书馆除他们外空无一人。“你的凤城的王子,而我却不习惯做王子的灰姑娘。你走进我的世界,打乱我的生活。二十年来的辛苦打拼,如今就要因为你的出现而变得一无不值!是!我是虚荣!可是我的世界你永远不会懂!外面有大把想要做富二代新娘的女人,可是我偏偏不是!”

    叶子被凤冬青拉住,却又用力挣脱,推拉之间凤冬青竟抵不过一个女人的力气往后倒退几步。“我的世界里没有不通过努力得到的幸福,对不起,让我走吧。”

    “我们都在努力! 被打乱整个世界的不只你一个!你把我从黑暗中拉出来,却又要把我活生生推回去!我们的难道穿不透金钱的隔阂吗?”

    叶子仍然不停下脚步,快速往大门的方向离去。“你站住!”叶子加快了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干脆跑了起来。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凤冬青虚弱地站着,混乱的心被叶子的离去而拉扯撕裂,“不错,我不能再浪费剩下的每一天。”他知道,这一次失去了叶子或许就从此沦为了路人。

    他用尽全力气奔跑,虽然现在的他根本不能奔跑!一路狂奔,还不到校门之前便已经有人在后叫嚷,“少爷,不能跑!不能跑!快停下来!”可是他还是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叶子听到越来越多的叫嚷声,准备横穿第二条马路的中间停了下来。是命运之神的召唤。她就这样停了下来,安静的街道上脑海里只听得到凤冬青的声音。心里两个她在抗争着,回头还是不回?

    突然!她凌空而起,被人用力一推摔倒在青灰色的柏油路上。车祸!她脑海中只闪现过这样的画面,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剧烈的疼痛从来不及闪躲的腿部侵袭而来!

    急速的刹车声在一个转弯后飞驰而去!车速太快,谁也没有看清,边的叫喊声却愈演愈烈,“快!少爷撞车了!”“马上让凤城中心医院准备!”“是!”“通知夫人!”

    在一片混乱中,人群被转瞬及至的保安隔离在了五米之外。

    凤冬青一动不动地安静地躺在空旷的马路上,手指微微颤动……叶子拖着受伤的腿,一步一步爬了过去。路面的血痕随着她的前进而划出一道美丽的鲜红。

    他的嘴角微张,眼神带着忧郁,看着一步步靠近地叶子无能为力。暮色散尽,黑暗已经开始降临。叶子在冲撞后尚未恢复的视力中,只看见他嘴角微微一抬,凤冬青的表定格在玫瑰花园中那张微笑的童年照片里……医生、护士、警察……包围了他,没有人顾及叶子的伤势,随着远去的救护车的声音返回回在耳边的语音,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失去了什么。

    “冬青~~~~~!”

    第一次,叶子喊出了凤冬青的名字,可是命运却已经无法回转……在医护人员走到她边之前,她体力不支地倒了下去。再醒来,在凤城中心医院的头等病房。

    “冬青!”一醒来,她跳下,拔掉手上的针头和仪器,拖着打了石膏的腿不顾疼痛地往外跑!

    门口的警卫员拦住了她,叶子拉着来人的领口问道,“他人呢?”

    “少爷不见任何人!”

    “骗子!”她回往医院长廊的下一个转角跑去,眼泪夺眶而出!他还活着!他还活着!是啊,他是凤城的王子,谁敢不救?!她闭上眼拭去泪水,头脑里的千头万绪已经让她无法支撑。

    “对不起!”她昏头昏脑地奔跑却撞上了人,她抬头一看,一个神色凝重冷漠无的脸冲进了她的黑色眼瞳,“冬青!”

    叶子笑了,头一昏,再次倒了下去。

    “我们会再见面的……”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把她带回病房。”

    “是,大少爷。”

    “冬青怎么样?”

    “体已经到了极限,听力全无。医院说再也撑不下去了……”

    …………

    凤城大再也没有出现过王子和公主。他们说公主陪王子离开去了国外养病,从此了无音讯。叶子离开了凤城大,带着离校前全A的传说消失了。没有人再提起叶子,没有人再提起她和王子的故事,除非他不想在凤城立足。这是个传统大家族控制的城市,凤家的封口令如同皇帝的圣旨违者必亡。

重要声明:小说《刺玫瑰与霸王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