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赌注押上爱情

    引子

    有的人认识了一辈子,还是像刚见面一样陌生;

    有的人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不止纠缠了前世今生……

    凤城大厦里,两个高大的男人坐在耸立云端的天台上,悬空着脚,极度危险。后面紧跟的几个人面带难色却不敢上前。

    “程天,你边这群人烦死了,下次我给你换一批。小题大做的家伙,带出去只会丢人现眼。”说着张开黝黑的手臂把子向前倾倒,摇摇坠地勾在外墙上。他们在189层,另有89层的副楼,所以没有外人看得见。程天挥挥手,后的人迅速退进了楼道以内。

    “他们担心是因为我平时从不做疯狂的事。”

    “这叫疯狂?那你的疯点也变得太低了!以前我们在国外,被几十个人追到跳崖的时候那才叫疯狂!哪像现在!要不我们干脆私奔好了。”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单手撑地从天台上跳下来。

    “你什么时候回去?”

    “难得逃脱魔掌我当然要疯够了再说。”格子衬衫的南风啸叼着雪茄,只叼不抽。“白老太让你回来是婚吧?”

    “今晚我要回去吃饭,一起?”

    “死都不要。放着花花世界不游戏,回你家被老太太唠叨,本人又不傻。千万不要说我嫌弃她唠叨,不然我完蛋了。”

    “不要在凤城闹事。”想起南风啸以前的行事作风,走到哪儿都绝对是个祸害。

    “拜托,有时间说我,还不如赶快把婚结了,然后继续跟我游戏人间。”

    “不想。”

    “你能不能找个女人,老大!我看着你都无聊死了。到底你喜欢怎么样的,你说出来。无论什么人种,什么型号,任何尺寸,我南啸天以帮派的名义发誓保证找到!”

    “没兴趣。”

    “我真怕你说没‘’趣。不如这样好了,我们打个赌。”

    程天两手抱在前往电梯口走去,“不跟你疯。”

    上次打赌,赌一只鸡下几只蛋,输了要买100万只鸡回家养。结果某人输了真买鸡回家被暴打一顿,全公司几千人吃了近半年的鸡。

    “来嘛,我很无聊诶。上次输的也不服气,今天打个赌,然后我就保证不闹事。OK?”

    “条件听起来还不赖。怎么赌?”

    “赌你在这个秋天结束前能不能让一个女人上你。”

    “无聊。”程天按动专属电梯。

    “我还没说完。女人我来选,选中后你必须真的去追她,如果秋天结束前她上你算你赢。如果没有上你,你就把副楼送我。”

    “如果你输了呢?”

    “我保证!以后在凤城我绝不闹事,附加一个赠品,你绝对喜欢。以后凤城如果有毒品流入,我义不容辞。”看程天有点动心,南风啸正好添油加醋。“不过就价值几亿美金的一个副楼,多合算。程天,生意人不能小气。”

    “好,我喜欢你的赠品。”两人此时已经下到底楼,“怎么选?”

    “也不要这么麻烦,就下一个走进凤城大厦的女人好了。真希望不要是个孕妇,哈哈哈哈!”

    正是这个时候,凤城大厦的电子门打开。叶子和俞可可同时踏入,叶子有些不舒服,可能来的时候堵车晒了太阳的缘故,心里一直闷得慌。

    “怎么办,两个!太精典了!你挑一个,另一个留给我!”南风啸大幅度的动作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叶子不耐烦地往他们上望了一眼,就这一眼,让她完全呆在了原地!

    “冬青?!”

    怎么可能?好不容易接受了事实,但眼睛和心都在和自己作对吗?不!她怎么可能认错!一样的脸,一样的眼睛,一样迷人的气质!只是这张脸没有笑容,没有白色光芒,只有一的黑色装扮的冷酷的脸。

    叶子不顾一切的飞奔过去抱住眼前的男子,嘴里不停地呼喊“你没有死,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你还活着,活着……!”

    俞可可呆在了原地,眼睛里透露着不可捉摸的怒气,她怎么能不生气,她的叶子姐好不容易开始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被人狠狠撕开……

    “小姐,他还没有决定选你。”南风啸回头望着程天,“凤城的女孩儿就是开放,我喜欢!我已经开始期待激的夜晚了!”

    俞可可闻言跑过来狠狠甩了他一巴掌,“混账!”

    “你!”他想要抓住她的手,可是却没有抓到。一瞬间,俞可可的手就收回去了。怎么可能?!他南风啸怎么会在一个小女孩儿面前失手!俞可可根本不管南风啸的暴怒,走上前想要拉开两人。此时,叶子紧紧抱住自己想象中的冬青,而程天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根本不是冬青,请你告诉她,告诉她呀!”

    男子看了一眼俞可可,拦下想要冲上去打人的南风啸。“你答应过我不闹事?”一面对一直看着自己的叶子冷漠的说道,“我不叫冬青,你认错人了。”

    “他不是冬青,姐,你听到了么?”

    “可是他明明长着冬青的脸,可可,明明是一样的脸!”

    “或许我们长得很像,但我绝不是他。我叫程天。”说完,他拉着不服气的南风啸转向电梯走去。

    俞可可一遍一遍在叶子耳边重复,“他真的不是冬青!”等叶子回过神来,两人已经走进了电梯。“对不起……对不起……”叶子还没有说完电梯门已经关了,她虚弱地倒在地上,俞可可焦急的拨打急救电话。

    他冷漠地看着电梯前晕倒的影。不错,他不是程天,是凤程天。

    “你干嘛拉住我,还没有人敢煽我巴掌过!”

    凤程天冷漠的盯着已经合上的透明电梯门,根本不理会南啸天的话。四周因为他的表冷下来。南啸天吞了一下口水,这时候的他还是少惹为妙。

    “这个可以不计较,但是赌约照算。回去我先让人去查她们的背景,泼妇旁边的女人还不错,就她吧。我们要不要加码看谁先追到她?”

    凤程天打断南啸天的话,“不准你碰她。”

    “为什么?!”

    “因为她是特别的……”

    ………………………………………………………………………………………………………………

    几天前。凤城广电大楼。

    叶子在凌晨被诡异的噩梦惊醒,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她下意识摸了摸前的玉坠,安下心来。这两年,早已习惯了夜颠倒的生活,每走一步都在自己的计划中。没错,她就是传说中已经要濒临绝种的计划女。

    叶子只有一间工作室,一辆经典房车。

    车里来回播放着一首蔡依林的老歌,有着淡淡忧伤的《柠檬草的味道》,大学肄业后,她一直听着,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

    “他们猜我们后来有没有再见,

    离席了才会晓得怀念。

    突然我想起你的脸,

    那触动依然像昨天。

    对自己,我终于也诚实了一点…………”

    她揉揉朦胧的睡眼,皱眉,捡起散落在座位下的行程表和文件夹。天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星河的通告接了一个又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麻烦。今晚肯定是大制作人又在挑刺了,一个小时的电视节目录制到凌晨,演艺圈都养夜猫子。为他的老板兼经纪人,自然也要跟着受罪。如今这子过的,不加班反倒成怪事了。

    星河并不是大明星,而是最近两年迅速蹿红的国际名模,世成迷。当下正好流行神秘感和影视模特儿两栖,去年刚拿了国际模特儿最高大奖,现在更是红得发紫。

    调整车内的镜面,二十五岁了,满打满算100岁的人生已经过去四分之一,却还没有养成涂脂抹粉的习惯。完全可以感受到岁月的偏,一张纯净无暇的白皙面孔,瓜子脸,配上一双绝无仅有的凌厉眼睛,让人无法挪眼的内在气质型美女。她不是要看自己的脸,而是前佩戴戴的一块精致玉坠,每天一定忍不住要从镜子里凝视它几次。她是典型的女强人,可是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欢迎。

    车门开了,星河一鼓作气曲腿躺在后座的皮质座上,叶子发动引擎。

    “我饿了。”这是个典型的吃货,并且好吃懒做。

    “座位后面备了。今天早上六点还要去拍广告,抓紧时间睡一会儿。”

    星河用手使劲挠了挠头,从后座爬了起来拿吃的,并在车辆急速行驶中把188公分的完美材挤到前排。

    “美丽的老板,我多活几年才能为您挣大钱啊!”一副救命的表惹人发笑。他脱下满是烟味的衬衫,露出一个凤型纹。如果不仔细贴近看,绝不会发现纹下面与完美材不相称的累累疤痕。

    “对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房车买个房子住下来?”

    “凤城这两年房价疯长,我的钱估计只能买个厨房,等你价涨一倍再说。”

    “等你想买了,估计厕所都买不到……”

    凤城本就是国内的顶尖城市。从两大家族凤家和玉家联手大规模开辟海外市场开始,到今天转型为完全和国际最尖端先进技术接轨的新凤城,才不过三年。如今的国内,没有任何城市可以赶上凤城的发展速度。

    这是受大家族控制的传统凤城,也是新月异科学经济无一不处于世界顶尖的新凤城。受到凤家家族生意的驱赶,时尚娱乐界快速在凤城扩张。叶子正是感受到这股商机的转变才下决心留下发展。当然,她另有不能离开凤城的理由。

    早给他准备了干净舒服的衣服,星河挑了一件简单的背心和外穿上,深蓝色的眼眸凝视叶子,他是混血,现在流行混血。

    “听说凤城大夏季制作的赞助商邀请我担任本季的模特儿代言?”

    “想说什么就说。”

    “你不会拒绝吧?我知道你已经考虑了一个星期。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答应?”

    “我会考虑,你做好自己的工作。”

    “凤城大的毕业演出和夏季制作是全城每年最重大的两个盛事。对经济效益和知名度提升,都是绝好的机会。要进入市场容易,要进入名流很难。这句话是你告诉我的。”

    “我说我会考虑。”叶子没有了好脾气。

    “亲的,你也可以趁机回母校看看。”

    突然的一个急刹车,星河整个重心往前倾倒!对于自己的失态她显然不想解释。她缓缓打开车窗,任晚风吹乱比蚕丝更柔软细腻的发丝。是到了不得不回去的时候了么?

    “还记得你发现我的时候吗?就在凤城大东墙外的角落。”

    叶子回头,透过星河好像在看一个影子,同样迷人体贴的影子。他也曾经无数次这样问过自己,“还记得你发现我的时候么……”

    叶子别过头轻声回答,“不记得。”

    她的眼神明明透着笑意,却让人觉得莫名难受。很久以前,她总是这么笑着。

    思绪融入歌声,随着晚风,飘散在有着一丝凉意的寂寞午夜。

    “是不是回忆就是淡淡柠檬草,

    心酸里又有芳香的味道……

    曾以为你是全世界,

    但那天已经好遥远……”

    回忆有着淡淡柠檬草香,酸味甜味相互交杂。曾经,与全泛着白光,迷人体贴却又敏感多疑的他,有过一个没有期限的约定……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我已经等了太久……

    还记得我发现你的那个时候吗?那天的凤城,漫天火树银花!

    她闭上眼任回忆的漩涡侵袭颠覆……

重要声明:小说《刺玫瑰与霸王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