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的时候多幸福失去就多痛苦(3)

    大一新生还没被大学炸成老油条,大家都比较安分,至少人还是有到教室的,虽然体和思想早就不知道分离到哪里去了,上课看小说的看小说,玩手机的玩手机,会周公的会周公......

    老教授在讲台上嗡嗡得讲些什么,林芸托着她的下巴看着教授,思考起一个严肃的问题,这位教授是不是跟她的偶像周董拜过师,为什么总觉得他是含着块豆腐在说话?

    林芸百无聊赖地观察起众生百态,钱荷包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一会儿抬头看看讲得唾沫横飞的老教授,一会儿低头在自己笔记本上写写画画,那认真的样子让林芸自叹不如。蔡小姗坐在林芸旁边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老教授,以林芸多年神游的经验可知,蔡小姗此时两眼茫然,神呆滞,一定是在发什么十万八千里的呆。

    下课后,林芸又打了个电话给许夫唯,许夫唯的手机向来不设彩铃和铃声,铃声一直就是诺基亚原有的铃声,林芸说他是个单调无趣的人,就把他的手机铃声和彩铃都换成跟自己一样的《一生有你》,还告诉他这叫侣声,许夫唯只是疼惜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而不语。

    彩铃响了有几十秒,终于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许夫唯慵懒嘶哑的声音:“你好,哪位?”听这声音像是还在睡觉。

    他都有时间睡得这么晚,为什么连接自己都没空,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愿意打过来,这一年林芸总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可具体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不是她没有想过一些可能,只是每次一想到她就狠狠把自己的想法掐死,她不敢再往下想。

    林芸心里觉得委屈,故意不做声,沉默了一会儿,电话那头的许夫唯说:“喂,是小芸儿吗?”

    听到他猜出自己,林芸心里的委屈顿时消散了不少,其实他是在意自己的,不然怎么会一下子就猜对,林芸破涕为笑,点点头道:“嗯。”

    “就知道是你这小丫头,怎么了,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找你什么事?他们之间还需要有什么事才能打电话吗?林芸心头刚刚才涌起的甜蜜开心又消失了。这玩意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仅仅是对方一句简单的话对自己的心就能产生巨大影响?

    林芸的声音有些哽咽:“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我的新手机号。”

    “你怎么了?是不是哭了?”林芸哭鼻子对许夫唯来说是很有杀伤力的武器,她一哭他就慌。

    “没哭,我没事,”隔了一会儿,林芸像做了个巨大的决定一样,问道:“你最近在干嘛啊?”

    许夫唯应该已经从上爬起来,声音清晰了不少,说:“你不要乱想,乖乖的,最近学生会的事太多,再给我一些时间,忙完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相信我。”

    “嗯,我乖乖的。”林芸喜欢听许夫唯用这种疼的语气跟她说话,因为这会让她安心不少,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欢快一些:“那你好好忙,亲一个给你加把劲!”说完她就对着电话发出吧吧的声音。

    听她绪好了不少,许夫唯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小芸儿的飞吻真有力量,我现在全上下充满了战斗力,吼吼——”

    林芸能想象到许夫唯这个时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嘻嘻,那我们先拜拜。”

    “拜拜。”

    他总是会等她先挂完电话,这两年来一直是这样,都成了一种习惯,他叹了口气,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这次也一样,他听着传来的嘟嘟声才把电话挂掉。

    一个星期过后,新生们都陆陆续续地到校,校园变得更有活力,嘻嘻哈哈,草长莺飞。

    “喂,我找Q大最蠢的傻女人,叫她接下电话。”如果声音能化成灰的话,黎孝这臭小子的声音就算化成灰林芸也听得出来。

    林芸很干脆地说道:“她让我转告你,不接!”

    “好吧,我认输,麻烦你叫下Q大最冰雪聪明温柔可的林美女接下电话。”

    “虽然听起来假假的,不过我还是觉得爽的,你来学校了吗?”

    “是啊,你看我一到就给你打电话,够意思吧?”

    “嗯!好兄弟讲义气,东西多不多,要不要我上演美女救英雄帮你忙?”

    “不用不用,叫你一弱女子大天顶着烈帮我提东西,我以后在还怎么有脸在学校混呢。”

    “还这么大男子主义,反正你不是一直说没把我当女的看吗?”

    “虽然我是一直没把你当女的,不过这不能否认你是个女的这一事实,否则就犯了唯心主义这一严重错误,”电话那头的黎孝一手提着大包,一手拿着手机歪着脑袋讲电话:“东西重拿不了手机,不说了,等见面了再跟你扯。”大包有点滑,他用力往上蹭一下不让它彻底滑下。

    “那都安顿好了再联系,拜拜!”林芸痛快挂上电话,黎孝隔了好几秒才把电话挂掉。

    黎孝是林芸的好哥们,他们称得上是百分之八十的青梅竹马,黎孝给她的感觉就是亦父亦兄,这次考在同一所学校,本来要一起来学校的,但是黎孝家里出了点事,所以拖得比较晚才来报到。

    办完入学手续,饭卡里充了点钱,找到宿舍把东西随手往上一扔,跟同舍友们简单打个招呼,黎孝就和林芸约在食堂见面了。

    黎孝生有一张十分好看的脸蛋,眉清目秀,棱角分明,高高的鼻梁很是英气,只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个头不太高,子骨看起来很瘦弱,林芸常打击他说那么好看的一张脸架在他上着实是暴殄天物。

    一个暑假不见,林芸发现黎孝壮了不少,至少没从前看着那么单薄,那么弱不风。

    “这么久没看到我,有没想我啊?”黎孝夹了块给林芸。

    “想啊,当然想,想死我了。”说谎不会遭天遣吧,林芸抬头看了看天空,晴空万里,没有打雷。

    黎孝哪会不知道她用了夸张手法,还是问道:“真的吗?”

    “真的,千真万确。”罪过罪过,这是善意的谎言,林芸邪恶地对自己说道。

    “好吧,那想我哪里?灵魂还是**?”黎孝有时候会跟林芸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林芸总会嗔怒道:“滚一边去。”

    “太瘦了不够圆滚不动,不像某人……”黎笑坏坏地扫了一下林芸的腰。

    要是其他男生用这种眼神看她林芸早就拍桌走人了,不过他是黎孝,虽然有些小坏,但一直对她很好的黎孝哥哥,因此她只是把头别向其他地方以表示自己的生气。

    “好了啦,吃块消消火。”

    “不吃。”

    “不吃我可吃了。”

    “等下,我要吃。”林芸说着就用筷子去抢,黎孝故意机智地移开不让林芸抢到,两个人展开了抢大战。

    这是他们小时候在一起就经常玩的小把戏,在那个年代还是能让人嘴馋的东西,一个小孩碗里只有数得清的七八块,每次在林芸抢不过要放弃的时候,黎孝就会变戏法般把放进她的碗里,想起这些林芸就很感动。

    抢大战后两人都累了,安分地吃起饭来,黎孝问道:“怎么样?联系上你们家那位没?”

    “电话联系上了,真人连个影儿都没见到。”林芸语气怅然。

    “要不要我帮忙?”黎孝像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算了,不要了啦,他说再过段时间把学校的事处理好就会找我,还是不去给他添乱的好。”

    “真是个懂事的好老婆,许夫唯这小子好福气哦。”黎孝双手交叉地顶住后脑勺施施然靠在椅子上。

    “要不要你也找一个?我帮你物色怎么样?”

    “行啊,求之不得,我正好很饥渴。”黎孝就耍小坏,不过林芸知道他心眼很好。

    “有没什么要求?”

    “女的,活的。”

    “还真够饥渴的,要求真低,就这么说定了,哪天找到合适的就给你牵红线。”

    “那我先谢过了,我的校园媒婆。”

    “媒婆?我有那么老吗?叫媒姐。”

    “额,我觉得媒妹更好听。”媒妹……媒妹……黎孝自己低声重复了两声。

    饭后,他们在校园里闲晃了两圈,黎孝就送林芸回宿舍,目送着她的背影,黎孝眼里出现几丝复杂的神色……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不再是我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