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的时候多幸福失去就多痛苦(1)

    林芸拿起手机给许夫唯打个电话,可是一直是提示占线,再打后来干脆直接关机了,最后林芸往他宿舍的座机打也没人接。

    就在林芸不停地按着重拨键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这是一个漂亮得有些耀眼的女生,小酒窝长睫毛,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宛若星辰,细腻白皙的皮肤犹如新疆的酪,黑中泛金的卷发披于双肩,更是把她衬得十二分妩媚。

    林芸自认为长得讨人喜欢的,但在她面前还是自认不如。

    她提着大包小包进来,把东西往地上一放,拍拍手微微一笑,双眼的灵韵仿佛要溢出一般:“我以为我已经很早了,没想到你还更早。”初来乍到第一印象很重要,林芸也很礼貌地说:“我也刚到不久,我是林芸,双木林,草头芸。”

    “林芸?很简单好记的名字,你看过宿舍成员名单表了吧?”漂亮女生指了指贴在门上的表格问道。

    “看过了,怎么了?”

    “那你猜猜看我是谁?”

    “额……你应该是杨曼怡。”林芸凭自己的第一直觉说道。

    “你……猜对了,真准!”杨曼怡高兴地大笑起来,接着找来水桶和抹布,一边擦起自己的板一边说:“你应该还不知道食堂在哪里吧?一会儿我带你一起去吃午饭怎么样?”

    听她的语气好像已经对学校很熟了,林芸有些好奇:“你知道食堂在哪?”

    “哦,忘了告诉你,我是大二的,我们宿舍四个人就我大二,剩下都是大一的。”

    “你是大二的?”林芸略微有些吃惊。她一直以为每个舍友应该是同届同专业的。

    其实杨曼怡本该是念大三的,由于剧烈运动受伤被迫休学一年,后来因为老生宿舍不够,所以她被安排和新生一起住,而且还是不同专业的。

    杨曼怡擦完爬下梯子,拿来电吹风插上电然后贴着墙绕到上,用电吹风把板从头到脚吹了一遍,林芸心想,要是自己做这样的动作看起来肯定特没形象,不过杨曼怡这样的美女做起来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杨曼怡轻轻一笑,两个酒窝若隐若现:“一会儿回来再铺,我们现在要不要先出去吃个饭?”

    林芸摸摸饿得咕咕叫的肚子说:“嗯,走吧,说起来好像真的也饿了。”

    正午时分,烈高悬,照得行人眼睛都睁不开,才走几步路她们就累得香汗淋漓,幸而食堂距宿舍不远,大学的食堂比高中的来得宽敞亮堂,吃过饭后他们就回宿舍午睡。

    第一天午睡估计是睡不着,林芸象征地在上躺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敲门,是书法协会的上门来招新社员,自己还没想好要进什么社团就婉拒了。

    傍晚时分,杨曼怡带着林芸参观校园,校体育馆门口摆着很多个摊位,是一些协会部门在纳新,宣传都做得很有个,争奇斗艳各有千秋,街舞协会还在摊位前秀起街舞引得众人围观掌声阵阵,杨曼怡看得很是投入,林芸对街舞不感兴趣,跟她说了一声就走去其他摊位参观。

    “很高兴遇见你,小学妹。”有人从背后拍了拍林芸的肩膀。

    “我也很高兴......”林芸转过头正准备礼貌地回应,可是,等她看清楚了那个人之后就没好气地说:“怎么又碰见你了?”拍她肩膀的人正是刘威,林芸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有缘千里来相会嘛,嘿嘿,现在手机卡买完了吧?”

    “去,谁跟你有缘,买完了,”林芸扬了扬手中的手机说:“但就是不告诉你。”说完,她不再搭理刘威,继续了解各社团的纳新信息去,不过那个刘威像是魂不散,一直跟在后面。

    林芸从小就是个金庸迷,很羡慕他笔下那些主人公飞檐走壁、高来高去的功夫,虽然武侠不同于现实,但就算武术达不到那个高度,效果打个一折也有意思,因此林芸对武术协会还是蛮有兴趣的,就在武术协会的摊位前流连了一会儿。

    “我们又见面了。”这个粗犷的声音有些熟悉,林芸抬头一看,是上次骑自行车摔倒的那个男生。

    “是哦,好巧,你的脚好些了没?”林芸连忙问道。

    “什么好不好的,本来就没什么事。”那个男生很豪爽地说道:“对了,上次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我叫林芸,你呢?”

    “我叫陈天雄。”陈天雄很大方地自我介绍,见林芸在看武术协会的简介问道:“我正好是武术协会会长,怎么?有兴趣加入我们协会吗?”

    “嗯......”林芸还没回答完,就听到杨曼怡小跑过来说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对武术感兴趣?”

    “对呀,感兴趣的,就是不知道是练什么的?”林芸问陈天雄道。

    陈天雄刚要回答,就被难得安静一小会儿又冒出来的刘威打断道:“就是练一些防狼术,要是有色狼敢扰的话,就可以……嘿嘿……”说完还故意摆出一副险的表

    杨曼怡露出她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说:“我看你才是最大的狼,武术协会就是狼群集合地。”

    “哪里哪里,学姐谬赞,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呀,是特意来为我们武协捧场的吗?”刘威是武术协会的副会长。

    “陪我舍友过来逛逛,你还叫我学姐啊,我现在跟你们可是同一届了。”杨曼怡笑着说道,她比刘威早一届入学,大二的时候还是刘威他们的住导,所以两个人认识。

    “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受人尊敬的学姐。”杨曼怡美丽大方,给他们当住导的时候和大家玩得很来,所以学弟学妹们都很喜欢她。

    “你是想说在你心中我永远都比你老,对吗?”杨曼怡应该跟刘威熟的,和他开起玩笑道。

    “当然不是,学姐还是跟去年一样,没啥变化。”才一年时间能有什么变化,刘威这个人讲起话来根本不知脸皮为何物。

    “你也没变化,还是那么油嘴滑舌,”杨曼怡笑道:“不开玩笑了,你正经地给说说你们协会,好让我舍友考虑下要不要加入?”

    “这样啊,咳咳,其实刚才我那是瞎说的,现在容许我隆重地介绍一下,从大的方面来说,我们武术协会是当今武林第一正派,里面聚集着德艺双全的八大高手,以忠孝仁义为理念,以锄恶扬善为目的……”这听起来怎么更像瞎说,林芸心想,而刘威则依旧口若悬河地说道:“从小的方面来说,本协会本着与时俱进的精神,尊重女,加入本会将得到武林同道中人的保护,凡美女者,不收保护费,无须面试即可通过……”

    这边正说得起劲,紧挨着武术协会摊位的文学社忙过来凑闹,一个毫无书生气,满脸痘痘像星光的男生说道:“我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作为新时代的大学生应以发扬中华文化为己任,学会与国际接轨,让中国文学走向世界,为中国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做出贡献......”

    “少废话,你小子过来抢人的不是?”陈天雄不愧是习武之人,不怒自威。

    痘痘男生背着双手,踩着标准的书生步,说:“不、不、不,当然不是,古人曾经曰过,文武双全,智勇足备,可见文和武本是一家亲,密不可分,所以小学妹要加武术协会自然可以同进我们文学社,你说是吧?”

    “听起来好像有道理的。”陈天雄是个大老粗,论嘴皮子功夫自然是比不上这文学社的小子。

    “其实我从小也蛮喜欢文学的。”林芸就这样被拐进了文学社和武术协会。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不再是我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