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恋无罪,自由万岁(2)

    红西斜,鸟儿归巢,他们一起走在校园安静的傍晚里。

    两个人都没说话地走了百米路,许夫唯笑着打破沉默道:“明天晚上开始一起自习吧?”

    “行,不过我们可得先公平地约法三章。”林芸其实早在心里琢磨着怎么夺取主动权,要是整天被盯得死死的那还怎么活。

    “怎么个约法三章法?”

    “第一,我自习的时候不想自习你不能着我自习;第二,我一边自习一边聊天的时候你不能一边自习一边教训我;第三,这个约法三章坚决不能告诉老班,”林芸觉得自己的要求有那么一点点地过分,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说完了,你看成不?”

    没想到许夫唯毫不犹豫地点头说:“成交。”

    “这么爽快?你到时候不会反悔吧?”

    “决不反悔,我说话向来算话,不信你等着瞧好了。”

    高三教室是在教学楼的第四层,而高一则是在第一层,第二天晚自习的时候许夫唯跑下来找林芸一起自习,在这之前林芸是跟老赵同桌自修的,许夫唯下来后坐到她旁边,老赵就坐到林芸前面去,一个晚自习下来她们俩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而许夫唯果然说话算话,不管林芸再吵再闹他都没责骂半句。

    许夫唯看书的神十分专注,真正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尽管林芸她们聊得十分烈,他都能毫不受影响地解题算题,就跟修炼到一定境界的得道高僧似的。

    话讲多了林芸自己都觉得没意思,就是有些时候看许夫唯那么认真想故意吵吵他,她实在难以置信一个人看书可以看到那种境界,教材多没劲有什么好看的。

    “你起来一下,我要上厕所。”

    “你再起来一下,我上完厕所回来了。”

    他们一般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而林芸的座位更靠近窗户,出入必须经过许夫唯的位置,许夫唯只得时不时站起来让她进进出出。

    “噔噔噔,好吃的牛干啊牛干,我最吃的牛干。”见一计未成,林芸撕开牛干的袋子,低声唱起自编自导自唱的牛干之歌,还好他们坐在最后一桌,不然林芸早被其他同学丢出去了。

    其实许夫唯那个时候眼睛虽然盯着课本,但他真正只念进去一个字,那就是忍,忍,还是忍,他向来不是个幼稚的人,但现在他明知林芸在吵自己还装模作样地认真看着书,不知道这算不算瞎较劲。

    他打心眼里佩服林芸那么能瞎折腾的,整个晚上一会儿看看小说吃吃零食,再一会儿就玩玩指甲上上茅坑,反正就没干啥正事,真不知道这小脑袋瓜子里装着什么?

    这样的子过去了一周,林芸看书的次数和时间明显都比以前多了些,她看许夫唯那么专注就跟着安分起来,偶尔遇到不懂的问题她会问问许夫唯,不过许夫唯不能流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否则她就不稀罕听了。

    “你有没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变了?”有天吃饭的时候老赵问她道。

    林芸想了想说道:“没啊,什么变化?”

    “比以前可勤奋多了,以你的个竟然能连续写一个小时的作业不打瞌睡,太不可思议了,”老赵趁此机会把她好损一番,接着露出一个包含深意的笑说道:“是不是被那个许夫唯□的啊?”

    林芸一细想发觉自己最近确实是变勤奋了,那个许夫唯才来一个星期自己就变成这样,要是他再呆个十天半月的自己岂不是变成书呆子一个,想想自己整天跟个木头人一样整天坐着算题,林芸连忙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能变成那样,太可怕了。”

    于是她们想好一个对策,晚上一到自习时间,她们几个死党就抢先坐到林芸四周的位置,这样许夫唯就该知难而退,当初老班也只让自己跟他念一个星期的书,现在已经超过一个礼拜了。

    只可惜到了晚上,一个死党卖国求荣了,许夫唯只不过是露出他那温暖的笑容,然后说了一句:“麻烦你跟我换下座位,好吗?”死党就颠地站起来让座了,这件事让林芸她们谴责了她整整一个高中。

    坐下去后许夫唯挑衅地朝林芸笑了笑,不过子一久林芸习惯有这么一个人一起自习,偶尔一两次许夫唯没来她就觉得心里不踏实,不时地往窗外看看,反正就是静不下心来写作业。

    某天晚自习许夫唯被副段长叫去准备一个第二天的活动,看着旁边空空的座位,林芸有些心神不宁。

    “你是不是喜欢上许夫唯了?”老赵突然转过头问林芸道。

    “没这回事,别瞎说。”

    “不喜欢为什么他一走你就没心写作业了?”

    “那......那不是因为不会做没人能请教的嘛。”

    “行,你就嘴硬吧,总有一天不得公诸于天下。”

    “不跟你说了,赶紧念书,念书!”

    “你们在聊什么啊?”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许夫唯。

    “没什么......你什么时候来的?”林芸小心翼翼地问道。

    许夫唯故意盯着林芸的眼睛,莫名其妙地笑道:“来了有小一会儿了。”还特别在“有小一会儿”上加了强调语气,林芸移开视线不跟他对视。

    林芸的成绩不知不觉地进步,逐渐从老班口中差生的例子变成黑马的典型,她和许夫唯越来越熟,两个人还会聊聊古诗词,林芸和大多中学女生一样很喜欢纳兰容若,尤其喜欢他的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其实那个时候的她哪里能真正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的凄凉,大悲之后的心如止水。而许夫唯则最喜欢杜甫《望岳》里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教室没人的时候他会站到讲台上用方言完整地朗诵这首诗,看着他滑稽而认真的样子,林芸差点笑岔了气。

    高中同学的出行喜欢成群结队,一个多月过去双方的朋友相互间都很熟悉,林芸的死党加上许夫唯的好兄弟**个人经常聚在一起吃吃烧烤喝喝冷饮。

    周末,他们一群人会一起骑车出去玩,遇到有其他自行车从他们边骑过,几个比较调皮的男生就会与之展开竞速;更调皮的男生会突然加速骑到某个行人边,用力拍一下他的肩膀飞驰而去,他们转过头挑衅地看着行人受到惊吓的表哈哈大笑,无奈行人的双脚是追不上自行车的速度,所以只能瞪上一眼以表愤怒。

    县里的街道本就不十分宽阔,**辆自行车骑成一排前行,这样的阵容就可以称得上庞大,经常造成小范围的交通堵塞,而听到后面汽车的鸣笛声他们就特别高兴,可能人在某个成长阶段刻意做些小坏事会觉得开心。

    天气渐渐转凉,秋天到了,先不管诗人们赋予秋于什么样的意境,至少在林芸眼里秋季是个很好的季节,不冷不一切都刚刚好。

    又是一个周末的早晨,几个人结伴而行出去郊游,他们的出行一般都是用自行车代步,这次的目的地是乡下的某处田野。

    秋的天澄明而魅惑,走在纵横交错的田埂上,轻柔爽朗的秋风拂过脸庞,眼前是一片黄灿灿,丰满的稻穗不减肥把稻杆压弯了腰,犹如一幅展开的画卷,充满诗画意。

    不知道当时是谁说了句:“多踩踩田埂有利于体健康,你看人家袁隆平教授子骨多棒啊。”听完这句话大家就脱掉脚上的鞋子,走在田间,老赵这丫头还边踩边念念有词,这是替我踩的……这脚是替我妈妈踩的……好像是在烧香拜佛祈福。

    田野里不少地方都有一些小池塘,弯下腰捧一些水在手中,清清凉凉的。

    男生们嫌这样干走着没有意思就绕着田野追赶起来,一不小心,有人扑通一声掉进池塘里,池塘的水不深,掉进去最大的危险应该只是感冒打喷嚏,还没掉进去的就在上面幸灾乐祸,正得意,旁边的人趁其不备就把他推下去,喝了几口水起报仇,他们就这样追来赶去玩得不亦乐乎。

    女生衣服湿掉就不方便,因此只在田埂上漫步走着,互相取笑打闹。

    “我觉得许夫唯对你也有那么点意思,既然两相悦就别玩什么暧昧了……走,趁这个美好的天气咱赶紧把这白给表了。”老赵拉起林芸的手朝许夫唯那边走去,说来林芸向来是个胆大皮厚的主儿,看她能拿那么个大脸盆跃过重重目光就知道,可每一提到表白之类的她的脸就刷得脸红了。

    林芸挣脱着从老赵手里逃脱:“我不去,谁像你跟下流会那么寂寞难耐。”跟老赵好上的那家伙原名刘夏辉,总自诩为柳下惠,因此江湖上授予他下流会这一美称。

    “别说得这么不堪,我们这叫郎有妾有意,勇于追求是值得称赞的。”

    “那你们就别浪费这大好时光,抓紧时间好好着去吧,喂,下流会——”

    正当林芸朝刘夏辉大喊的时候,刘夏辉也在叫她:“林芸——”

    然后几个男生齐声喊道:“我是许夫唯,当我女朋友好吗?”

    没等林芸反应,老赵就开始夫唱妇随:“许夫唯——”这边的几个女生学着刚才男生那样,对喊:“我是林芸,我同意当你女朋友!”

    两个当事人一句话都没说,旁人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见林芸反应不够激烈,刘夏辉跟其他两个男同学把许夫唯架起来,说:“我们要把你们家夫唯丢进水里,不过——只要你替他求我们就免他一死!”

    林芸自然听出他们在拿自己打趣,笑着大声说道:“那你们赶紧把他丢了,丢得越远越好!”

    “林芸,你好……”绝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许夫唯已经被丢进池塘喝了两口水。

    大家玩累了之后就躺在比较干的地方注意,男生们脱掉上衣扔在阳光照得到的地方晒,脸皮厚一些的干脆把裤子脱了,只穿着一条内裤走来走去或者朝太阳的方向高高撅起股,女生们羞怯得转过去不好意思看,其实偶尔也会好奇地用余光偷瞄上两眼。

    林芸被一只小鸟引到一棵树下,抬着脑袋看着树上的窝,这个时候,许夫唯朝她这边走来,落叶纷纷,踩起来吱吱作响,好个浪漫的秋。

    许夫唯站在林芸面前对她说:“我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话啊?”林芸羞怯地玩弄着自己的浓黑长发以掩饰内心的波澜。

    许夫唯深吸一口气用非常认真的口吻说:“你的自行车没气了。”

    “什么?”林芸本以为他会说……没想到是这个,有些小失落。

    “气是我放的。”许夫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

    “什么——?”这次林芸的什么拉得更长,继而问道:“为什么?”

    许夫唯说了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这附近应该没有打气的地方,回去你就搭我车吧。”这应该算表白了吧?

    大概是被功课折磨太久,难得抽空出来放松放松,那天大家玩得特别开心,薄西山后才骑着自行车回家。

    林芸坐在许夫唯的自行车后座,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时用眼神捉弄他们,比较开玩笑的男生就还故意骑到他们边,取笑许夫唯道,你小子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这么快得手了。

    林芸刚开始还和许夫唯的后背保持一点点距离,后来僵坐得实在累就慢慢往前挪了些,许夫唯也很体贴地把背往后靠,林芸有时候累了就把头轻轻靠在他后背上,当时还比较小会不好意思,一见有人看过来就马上把头拿开,这些小动作只有他们知道。

    那天林芸没把自己的自行车骑回去,幸好她近来成绩不错,老妈破天荒只唠叨了半个小时就结束,虽然被教训不过林芸那天真的很开心,就这样他们俩恋了,林芸才高一,算是标准意义上的早恋。

    确定关系之后,他们晚自习过后就会去场走走吹风,许夫唯趁林芸不注意牵起她的手,林芸羞涩地脸红了,秋夜本是带有丝丝凉意,那晚才绕场走一圈他们的手掌心就开始出汗,但谁都不舍得先把手放开,就这样牵着手慢慢走,却在这时,林芸的班主任突然出现在面前,他们俩做贼心虚般地同时把手放开,可惜光速终究是快于人手移动的速度,他们俩的小动作没逃过老班的火眼金睛。

    师长们一直认为高中生所要面对的是什么?课本和参考书;他们还认为,高中时代的恋几乎都是没有结局的,所以都持反对态度,经常跟他们一起出去玩的五六个男女生都没少挨骂,甚至连许夫唯因此也经常被叫到办公室训话。

    那时候他们就有了约定,要用成绩堵住大人的嘴,用全部的努力创造最后的完美结局来证明早恋无罪!那晚,七八个死党在场上边跑边呐喊:“早恋无罪!自由万岁——!”年轻人充满渴望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

    ……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不再是我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