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恋无罪,自由万岁(1)

    林芸陷入回忆之中全然没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她现在拖着行李箱走在学校一个上坡和再一个上坡的拐角处,拐角处的墙上挂着一面转角镜,简单说就是对光线有发散作用的凸面镜,可以扩大往来行人、司机的视野。

    “叮呤呤——”迎面一辆自行车骑过来,林芸顾着想事迟钝地没闪开,为了不撞到林芸,自行车一个急转弯,不料却撞到旁边的树上去了。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那名男生敏捷地跳下来,而前面骑自行车的男生则刹车不及,撞到树后小腿被草丛里的荆棘刮了两道伤痕。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芸放下手中的行李跑过去扶起那名男生:“你还好吧?”

    “没事,就擦伤而已。”那男生轻拍了两下腿肚子,然后直起子笑着说道。

    林芸这才注意到他的模样,体格健硕,肤色黝黑,脸颊上有两道淡淡的疤痕,整个人透着一股痞子气。

    林芸还没答话,旁边那个原本坐在后座的男生一脸笑意地说道:“怎么会没事,都有血迹出来了,说不定还得上医院,小姑娘,要不,你留个手机号,万一有什么事我们方便找到你?”

    “刘威,你别瞎说,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伤算什么?走吧。”受伤的男生拍着那个叫做刘威的男生的肩膀说道。

    不就擦个皮嘛,搞得跟出什么大车祸一样,林芸对那个刘威没啥好印象,懒得去理他转头对受伤的那名男生说:“我是新生,今天刚到这里还没买手机卡,要不你先留下手机号,我一会儿买完新卡就打给你。”

    “不用了,真的,他这人就瞎说,你别往心里去,”受伤的男生左手搭在刘威肩膀上,一把把他拽过去,另一只手扶着自行车车头说:“那我们先走了。”

    “喂,放开我,”刘威被拽得声音变了调:“你干嘛破坏我的泡妞事业......要知道现在经济多么不景气,妞也没前几年前景气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你竟然搞啥放生,咳咳,只要留个手机号以后联系起来就方便多了......,你有没在听我说啊......”

    林芸看着刘威被拖走的背影觉得十分好笑,在后面轻轻说了句:“活该。”

    终于走到设在图书馆门口的新生接待处,围着不少的人,林芸垫着脚尖还是被无数的人头挡住,她往上用力蹦起企图看清里面的状况。

    “你好,是新生吧?我们是专门负责接待新生的,你是哪个学院哪个专业的?”这时,两个学长模样的男生走过来问道。

    刚来大学一切都很新鲜,见有人过来主动和自己说话,林芸连忙自我介绍道:“我是经管院国贸专业的林芸。”

    学长听她说完就主动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在前面带路,走了大概百十米到了一个大厅,学校的办事效率蛮高的,排了十来分钟的队交了钱就办完入学手续,然后他们继续朝宿舍楼方向走去。

    两位学长推着两个大行李箱在前面走着,林芸提着小包跟在一旁,有时候小跑两步才能跟上学长的大步伐,偶尔有三两个女孩一蹦一跳地经过他们边,他们一边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来。

    “你们女生真够麻烦的,东西带这么多,我们当初来学校的时候就拎了个小包,里头就塞了几件衣服,别提多轻松了。”男生出远门一般就带些必须的,钱,手机,钥匙,女生通常就跟搬家一样,生活用品样样全带出门。

    “下辈子投胎我也当男生,省得让老爸老妈那么担心。”

    “你这摸样生成男生估计也俊的,说不定还很多女孩子追呢。”学长半开玩笑地说道。

    “嘿嘿,这话我听,”林芸这丫头向来自来熟,听人家夸她,也毫不犹豫地把这夸接了下来,说道:“听说大学很好玩,只要不太过分想干嘛干嘛,老师都不管人的?”高考之前师长们把大学描述成人间天堂,让林芸这样的新生认为似乎只要上了大学就能超脱生死、免遭苦难,其实大学跟婚姻差不多,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那倒也不全是,大学老师点名点得比高中时还勤,只是没那么多考试,反正不想拿奖学金的话,期末拼一拼就过了,呃,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对呀,你怎么知道?”

    “我们来这比较久了接触不少当地同学,他们口音不是这样,对了,那你手机卡买了没?”

    “还没呢。”来了新的地方,手机号一定是要换的,然后群发下告诉老同学。

    离林芸较近的学长拍了一下离她较远的学长的肩膀说:“喏,这小子有卖手机卡,一会儿你向他要,我让他给你打八折。”

    林芸早在高考前就听许夫唯说过关于大学的一些事,很多大学生有在校园做点小生意,特别是在新生入学的时候,而且每一届都有几个人赚得甚至比白领都多,所以听到这话林芸并不觉得诧异。

    这么看来大学生活应该还有意思的,不知道夫唯在大学做了些什么,两个本来不认识的学长都来给自己带路,他却连半个面都还没见着,而且这半年两人的通话时间越来越少了,这次来学校找到他一定要说个够。

    到了208宿舍之后,两位学长把行李放在地上,二话不说就爬到上帮林芸铺起来,心得让她差点以为直接蹦到**社会,对于大学的初步印象更加美好。

    拿到手机卡林芸第一件事就是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这次她很耐心地听老妈唠叨到最后一句才挂的电话,再接着就是给自己的那些高中死党一个个打过去,在跟老赵说起对各自大学的最初印象可兴奋了,其他不太熟的同学就群发短信告知新手机号,做完这些,林芸准备去找许夫唯......

    其实在过去的某一天之前,林芸一直是个不念书的姑娘,直到那天她逐渐发生了转折地变化,然后才是林芸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完成他们的两年之约,和许夫唯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那天下午阳光暖暖,微风轻轻,林芸因为上课睡觉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上额外的思想课,班主任一直觉得她天资聪颖是个可造的苗子,因此恨不得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全部灌输给她,包括她以前的同学不认真念书如今十分后悔云云,只可惜是言者譐譐,听者藐藐,老班讲了大半天她都没听进去。

    “陈老师在吗?”正当老班讲得唾沫星子乱飞的时候,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老班喝了口水放下水杯朝外面喊道,训了这么久的话连林芸这个听的人都口渴了更别提她这个说的人。

    “老师,体育部那边叫我过来让您帮忙签个章。”来人递过一份文件给老班,班主任是年段长,因此找他签字的不少,林芸干站着无聊用眼睛偷偷瞄了下来人。

    “是你?”两个声音重叠。来人正是许夫唯,没想到才几天的功夫两人就再次碰面。

    “你们两个认识啊?”

    “嗯,算认识吧。”许夫唯抢先回答道。

    “那正好,夫唯,你最近有没有空余的时间?”夫唯?这么耳熟的名字,哦,原来这家伙就是那个许夫唯,怪不得之前看得眼熟,林芸在心里说道,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许夫唯,本人长得没照片上那么难看,甚至可以称得上好看。

    “时间是挤出来的想有总会有的,老师有什么事吗?”许夫唯脸上挂着一抹刚刚好的微笑。

    “是这样的,我想让林芸跟着你念几天书,说不定她能从你上学到点什么,你意下如何?”

    “林芸?”许夫唯这才知道林芸叫做林芸,看了站在旁边的她一眼,摊了摊双手说道:“我是没什么关系,就看她自己愿不愿意?”

    老班转而苦口婆心地对林芸说道:“你说父母花这么多钱供你读书图个什么,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你就算不为父母考虑也得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这个礼拜你就跟着许师兄,看看人家是怎么念书的,知道吗?”

    林芸抖了抖小嘴,低声嘀咕道:“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倒是老师你要多为自己打算打算,别等我出去混了几年回来你还在这当老师。”

    “你在嘀咕些什么呢?”

    “没......没什么,我是说我知道,一定跟着许师兄好好念书。”许夫唯站得离她比较近,听到她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回答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那还差不多,赶紧回宿舍吧。”老班总算下了大赦令。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不再是我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