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婚姻的重大探讨

    晴雯不是心理医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不过她想了想,应该给柳湘莲剖析一下他的心理,化脓的伤口只有切掉腐,才能愈合,虽然晴雯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位,但是总比不做强,说:“恩,我理解了。你的意思就是说:之前,我做丫鬟的时候,你能给我一个良民的份,一个能巨大提高我份的婚姻,就是其他方面咱们两不和,你也对得起我了。但是现在我这些都自己有了,你就不好娶我了,因为要是有什么事,你没有补偿我的,所以不能有对不起我的行为,你就不好娶我,因为你认为你自己不能约束自己的行为。准确说,就是你在未婚前,已经设想了自己的婚姻不会美满,是不是?”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终于传来一个压抑的声音:“好像是的。”

    “你的心态不正确啊。没尝试就先放弃了。你就是抵触成亲,但是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可以任的生活,但是总有一天,你会老去,会厌烦,你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么?”晴雯劝说。

    “难道你认为我还能改变么?”柳湘莲是标准的放弃心态。

    晴雯想了想,尽量负责的说:“你能不能彻底改变,我不知道。你的心不一定能改,但是你的行为,可以自己控制吧。本着对你自己负责,也对人家负责的态度,找个合适你的女人,然后约束你自己,让你的行为符合一般家庭的要求。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但是表面上要做的和其他人一样,这样习惯了,起码在生活上你摆脱了你父母留下的影。除非你自己愿意一直被你家庭的过去所控制影响,要不你就按我说的试试,起码表面生活,你是自己的了。”

    柳湘莲这次回话很快,马上说:“就是一个面具戴久了,就以为是自己真实的面目了?”

    “如果真实面目不美,而面具很美,使得面具成为真正的脸不是很好么?”晴雯的见解,别说面具了,我半路接管新体,不也好好过了这么多年,现在不是已经融为一体了,我本来的体比这个不差的。

    柳湘莲又沉默了一会儿,晴雯起给自己倒了杯水,又坐回原处。因为她们说的话,实在过于**,所以两人是借着那残破的墙壁压低声音交谈的,稍微远一点都听不见,人工防盗听,不过这地方窝的久了,有些腿麻,晴雯看柳湘莲一时没说话的意思,就活动一下倒杯水喝,顺手多倒了一杯,坐回去的时候,正好把手里的杯子从那墙洞里递过去,“喝口水吧。”

    柳湘莲接过杯子,说:“说到我见过最适合的女人,真的是晴雯姑娘你。”

    晴雯正喝了一口水,差点呛着,“怎么说的呢?理由?”

    “……因为你的格爽朗大方,一点不扭捏,不做作;主要是自己有主意,有想法,知道自己做什么,也有能力有意志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柳湘莲对晴雯的格分析很透彻,这都是晴雯前世里被很多21世纪男人欣赏的优点,不过到了古代,这些并不能完全说是优点了,起码不是很符合主流美德,没想到还是有人欣赏。

    所以晴雯说:“谢谢欣赏了。我还以为你们这个时——些男人不喜欢女人自己有主意有想法呢。”

    “那要看什么主意和什么想法。当然人和人也不一样,有些人喜欢没自己想法的女人,有些不喜欢。我个人认为喜欢女人没有想法主意的,应该是自己没有自信,怕女人比他又想法有主意的那种居多吧。”柳湘莲思维真的很和21世纪的某些观点接轨,所以晴雯曾经怀疑他也是穿越的,不过好像不是。

    晴雯喝口水,才说:“我对你尊重女的观点表示欣赏。”

    “欣赏的话,愿意嫁给我么?”柳湘莲很喜欢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晴雯又差点呛到:“你这是求婚么?”

    “是吧,如果是对晴雯姑娘求亲,应该不是只去征求家长的意见,而是应该对晴雯姑娘求亲才是吧。”柳湘莲真的不好对付。

    晴雯也不是无力反击的:“你真的确定现在像我求亲么?”

    “……不,不是现在,不应该是现在的,我只是,只是时机真的不对,我不会这个时候求亲的。”柳湘莲败退了。

    晴雯却笑了,还是蛮可的么:“因为不能乘人之危,所以你不能这个时候向我求婚,对吧?”

    “是的,既然晴雯姑娘自己不这么想,我也不能这么做。”柳湘莲表示。

    晴雯淡定的喝口水,就知道你是这么个人,不过你一个武人浪子,学什么君子啊:“如果你求亲的人不是我的话,我会劝告你,要擅长利用机会,君子风度不一定能帮助你成功,但是利用时机可以。”

    “晴雯姑娘的意思?”柳湘莲马上接上。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批评你迂腐。作为朋友提醒你,文人迂腐是读书读多了,人家还能被叫做学究;你没事跟着学什么,这样下去迟早吃亏。”晴雯伶牙俐齿,柳湘莲想顺杆上爬没那么容易。

    没想到隔壁柳湘莲居然沉默了,难道已经吃过大亏了?晴雯想了想这个不好问,就转移话题,调节一下气氛:“其实说到迂腐,我也一样有些啊,也改不了。比如吧,上次你向我求婚的时候,知道我想什么么?”

    “什么?”柳湘莲的的声音有些发闷,看来真的想起以前吃过的大亏。

    晴雯只能装作没听出了,说:“我就想啊,我要是答应了的话,岂不是让人怀疑,我阻断你和尤三姑娘的婚事,是有预谋的有目的的了。”

    “噗!”柳湘莲在隔壁笑出来“你想的真复杂。不过第一这事除了咱俩没人知道,我不怀疑,难道你自己怀疑去?第二么,你要这都能有预谋了,那你不是未卜先知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这个,晴雯想,我在你婚事上真的是先知,而且也真的不用占卜,当然这话不能说了,“所以我正说我也迂腐呢。”

    柳湘莲的声音明快起来了:“好像是啊。”

    晴雯却郁闷了,至于这么好笑么,我笨的时候,你很愉快么?晴雯就说:“迂腐不迂腐都另说,现在睡吧。明天还早起赶路呢。”

    两人各自收拾了睡下。第二天一早,晴雯被隔壁的动静吵醒,晴雯知道是柳湘莲搬动桌子堵上墙壁上的洞。当然以柳湘莲的力量,搬个桌子不需要弄出声音的,这个应该是柳湘莲提醒自己起来搬桌子的故意为之。晴雯就赶紧起来把用桌子把洞堵上,好在晴雯也不是弱不风的,那桌子也不是什么好木料,不重,就安静的完成了。

    等花枝和烟柳进来看见这个桌子倒在墙壁边,吓了一跳,晴雯就解释了原因,她们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花枝说:“小姐也不叫我们。”

    “叫你们做什么?帮我搬桌子?我又不是自己搬不动,半夜里闹起来麻烦不?”晴雯梳洗着不以为然的说。

    烟柳看看地上的桌子,说:“小姐,这不是麻烦的事啊。”

    “就是碰巧发现,店里偷工减料糊住破洞的纸破了,于是两边都用桌子堵住了,就是不方便一点,但是效果比那张纸可好啊。”晴雯隐瞒了部分事实。

    管家对这墙上破洞的事很气愤,找店家理论,店家因为理亏,也没敢说什么,晴雯急着走就说算了。

    后的路程虽然依旧艰难,但是也没出什么大事,就是遇上些许毛贼,主要都是偷儿,强盗倒是少。柳湘莲应付这些毛贼还是手到擒来的,所以她们平平安安的到来榭州大营。

    送信的士兵进去回禀了,那总兵听说,林校尉的侄女居然千里迢迢的带着大夫来了,很是惊讶,亲自出来接见了晴雯一行。

    但是因为军规,晴雯不得入营探视,只能让管家陪着萧大夫进去了。而晴雯被安置在附近的驿站里,而柳湘莲不大放心这里的治安,就陪着她过去。这时候一个跟随总兵的官员问柳湘莲:“你和林小姐是什么关系啊?”

    晴雯心里一颤,麻烦了,希望柳湘莲机灵点应对过去,就听柳湘莲在车外头说:“我们,还没过礼。”

    “这样啊,你这小伙不错,林校尉有眼光。”这是那总兵豪爽的声音。

    晴雯在车里暗自叫好:柳湘莲这话说的技巧,没过礼,就是没订婚,可以理解成已经有口头的约定还没来得及正式过六礼,现在总兵就是这么理解的;这么一来,柳湘莲千里送她,就是合理的了,谁也不好说什么了,人家本来是要做夫妻的,虽然还没过门,但是况紧急的时候,送一趟也是应该的。但是也可以狡辩成我们还没任何关系,以后有没有再说——没过礼,就是没定婚啊,还是万事皆有可能呢。

    不过这时候,烟柳目光复杂的看着小姐,晴雯装没看见。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