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疾风知劲草?

    因为柳湘莲不说明白,晴雯现在也没心思想,等烟柳陪着蒋玉菡母子回来之后,晴雯暗自观察了一下,好像烟柳的眼神跟蒋玉菡跟的紧了些,是对蒋玉菡有意思,还是当初是蒋玉菡的粉丝?

    等柳湘莲和蒋玉菡母子走后。晴雯就开始收拾出门的东西,烟柳忍不住问:“小姐真的要去啊?”

    晴雯一边收拾一边说:“当然了,我都把人找好了,萧大夫要去给叔叔看诊呢。柳公子愿意护送我们过去。”

    烟柳急道:“小姐,您一个姑娘家怎么去啊?就是有人护送,有人看诊,您也不好出门啊。要不让管家陪着大夫他们去吧。要不小姐您……”

    晴雯横扫她,把烟柳后头的话回去了,晴雯说:“人家和咱们非亲非故的都去,我这个做侄女的有什麽好怕的?什么不好出门啊,难道亲人有了事,自己在家坐着的女人就是好女人了?”

    花枝也说了句:“可是……”

    晴雯打断说:“没有什么可是,我一定要去。你们可以不跟着去,我自己也要去的。”

    “小姐说的,小姐去,花枝也会去。小姐都不怕,花枝也不怕的。”花枝马上说。

    这样一来,烟柳也只好说:“烟柳也愿意跟着小姐去的。”

    晴雯没说什么,只是一会儿把花枝和芽儿都支出去,才问烟柳:“你果然是蒋玉菡的戏迷?蒋玉菡就是棋官。”

    烟柳摇头:“陈家老太太不喜欢看戏,看戏不过应景,所以之前我没怎么正经看过戏的。不认识小姐说的。”

    不是戏迷,那么……晴雯就问:“那你是不是——对蒋玉菡关注多了些?”晴雯想想还是说的委婉些,和古代的姑娘说话可不是前世大学里的宿舍卧谈会那么随便。

    就是这样烟柳还是低头,晴雯这个角度看,脖子都红了,晴雯见她估计不会说什么了,就自己继续:“你要是真的对他……,总之也不是不行。我给你契,你可以明天跟她们走。玉菡是个不错的孩子,不过很多事不是人好就行的。离开京城可能就和过去真的无关了,但是也不一定。所以你要想好,而且于大婶对你不错,但是玉菡未必……”晴雯发现她讨论这些问题完全不在行。也不知道烟柳听懂没有。

    烟柳低头,终于说:“小姐的意思,烟柳懂的。烟柳想跟着小姐。不是烟柳会……在意什么事,但是蒋老板——于婶的儿子,离开京城就是于家的儿子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回到家乡就从头开始了。烟柳是留在原地的。”

    晴雯也听懂了些烟柳的意思,就是说蒋玉菡母子离开京城要开始新生活,不愿意和过去有联系,自己和自己的丫鬟都是过去的事,所以还是不要参合人家的新生活为好。应该是这个意思吧。晴雯想想也是,就点点头。烟柳这姑娘是个聪明人,怎么让陈家赶出来了,难道真是只是因为她姐妹是夔贵妃的侍女?

    所以晴雯问:“你家乡是哪里啊?”

    烟柳说:“我家祖籍是苏州。”

    晴雯还想问下去,但是芽儿回来了,晴雯就不说什么了,主要现在她也没心思。想想也没必要非这心机了,还是怎么安排去榭州才好。

    晴雯去林府和楚盈告辞,楚盈对她去榭州的事也不赞成,不过最后还是说:“你要在家不安心就去吧。但是我还是认为不是太妥当的。”

    黛玉那边也没劝晴雯,都是看着温和,其实大事上定了主意就不回头的人,互相也明白。不过黛玉给了晴雯一把匕首,说是何澈初送她的,让晴雯带着防。晴雯推辞,人家的信物呢,自己借走算什么啊——虽然匕首这东西和林黛玉的气质差的实在远了一点。但是所谓要相互适应,相互了解对方的世界么,可能连黛玉就从匕首来感触丈夫的武将生涯。

    黛玉坚持让晴雯贴带上,万一有事可以防,她说:“虽然柳公子护送你们,但是你也要自己有些自保之力,这样前头的——人才能放心的去面对敌人。”这话,有些铁老太太的风范了,做了一个军人的妻子,是不是纤柔的林黛玉的意志也能百炼成钢。其实从林黛玉对何澈初的上看,得以在相对正常的环境下成长的林黛玉本来就是个外柔如水,内坚如玉的女子。其实按红楼原著上的说法,林黛玉的本体是绛珠草,“疾风知劲草”,其实草本的生物看起来最纤柔,其实最是坚韧。

    晴雯就接受了黛玉的好意,借了那把匕首防

    不过不是没人反对,比如林家的管家就坚决反对小姐出门去榭州那么远的地方。晴雯主意已定,谁反对也无效。所以管家就坚持要跟着去,晴雯同意了,虽然家里没人了,但是反正自己家家小业小,也没什么非要人支撑的,有管家跟着,晴雯路上也方便些。

    这样就安排好了出门。

    晴雯带了烟柳和花枝,管家,还有车夫男仆,在城门外和柳湘莲、萧大夫汇合了,前往榭州。晴雯本人有过在这个时代出远门的经验,就是跟着黛玉去扬州那次。所以还是有一定经验的。柳湘莲和萧大夫也是出过远门的人,所以都准备周全,开始路上也顺利的很。

    倒是花枝没出过门,出了京城就紧张,住了客店,一晚上检查好几次门窗,对看她们的陌生人都很戒备。晴雯想这花枝倒是不用担心被人拐走,警惕也太高了,连客栈的伙计说话,花枝都要在门后观察半天才开门出去。

    烟柳却不同,对路途风格十分感兴趣,从车里偷看外头,虽然晴雯看着有些地方是千篇一律的庄稼地,也看不见什么人,烟柳都能看的入神。不过烟柳绝对不是花枝那样没出过门的,她知道提醒管家,早上要检查好车辆马匹,这方面比管家了解的要多,这让柳湘莲都好奇的看了她一眼。还有准备干粮饮水什么的,晴雯认为她也很在行。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