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英雄救美的错乱舞台

    楚盈吓了一跳,“为什么要找柳湘莲?虽然这事也不是和柳湘莲完全无关,但是也不能怪柳湘莲啊?怎么找上人家啊?”

    铁老太太慢慢品茶说:“我听你刚才的意思,对柳湘莲配晴雯不太满意啊。”

    楚盈点头说:“是啊。说实话,这柳公子人倒是不错的,可是听说为人风流,有些闲话的。再说这柳公子是个有格的人,晴雯也是看着温和,实际是有主意,这要是成亲,怕是要争执的。”

    铁老太太说:“争执这东西,糊涂人也一样固执,除非女人真能低眉顺眼的服从一辈子,否则怎么也会争执的。至于风流么,那个男人都一样,谁有这么个名,多半是因为谁有这个条件。关键是看这个男人有没有担当,有没有能力。正好,这次看看,你只管派了管家去和那柳湘莲说这件事。在看他如何行事,如果合适也不是不能考虑。不过你也不能全指望他,自己也有准备。”

    楚盈问:“我要怎么准备才是?”

    铁老太太虽然之前就清过场,但是还是压低了声音说:“找你家个机灵的管事,到外省买通个女,让她到钟家门上闹,钟家儿子的名声一出事,他家不会不顾。他们家应该想的到是晴雯找了人来报复,自然的和晴雯谈条件,到时候还收拾不了。”

    楚盈懂了:“姑母,您是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真是好办法。我就让人去准备。不过为什么要找外省的,京城里的不是更好?”

    铁老太太摇头:“这个你不懂。这京城的,没准另有相好,反而容易让翻出作假了,再说有根在这里,容易被买通反水。所以一定找个外省的,没人认得,可信度大,他家才会怕,而且这女人孤来京,也不容易反水和变卦。”

    楚盈对姑母十分佩服,想的深刻。

    铁老太太走了之后,楚盈就去按铁老太太说的安排了。派了管家和柳湘莲说此事,虽然她没想要柳湘莲解决,但是想想应该告诉柳湘莲,毕竟柳湘莲算另外一个受害者了,有知权吧。

    之后楚盈找了可靠的外头管产业的管事来,吩咐他如何如何。

    那边晴雯也盘问了管家等管事的人,得知有两房下人是宅子旧主人留下的,都和邻居钟家的下人认识多年。不过花匠过去和钟家下人争执打过架,好像吃了亏,所以多年都骂钟家,另一家就和钟家下人要好,尤其那孔婆子和钟家的王婆子关系好到要拜了干姐妹呢。晴雯问:“那孔家有没有最近突然有了钱?”

    管家摇头不知,不过说可以搜查孔婆子家。晴雯考虑到不能像贾府一样没事自己在家玩抄家啊。就说:“先不要打草惊蛇,万一不是孔家人呢。就是是,如果她们把赃款藏在外头,搜不到的话,以后就不好查下去了。你们多盯着她,然后私下打探一下四周人的口风。之后,有些眉目让烟柳去问那孔婆子——还有她家那个大闺女,也让烟柳问一下。”

    管家奇怪的看着小姐:“烟柳,她能问出来?”

    晴雯点头:“应该能吧。女人总有小手段的。”晴雯知道像烟柳这样的高门的大丫鬟,对付这些应该没问题。但凡迎有一点用,绣橘也不会压不住王柱儿媳妇的。

    过了几,烟柳来见晴雯,告诉晴雯,孔家闺女招了。果然是隔壁钟家少爷打听晴雯的况的,先问的是孔婆子,但是孔婆子到底经过事,不答应,躲开了。结果不知道她女儿却和钟家小厮好上了,一见人,浓蜜意就把主子卖了。

    晴雯终于觉得这个时代止男女私,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孽就是杀人的刀,有的伤自己,有的杀别人,有的害人又害己。比如现在孔家丫头,怎么处理?真要听铁老太太的卖到北方军营去?晴雯狠不下这个心。可是这样的人,万不能在留在家里了。晴雯问烟柳:“这事在陈家怎么处理?”

    烟柳看了晴雯一眼,不明白晴雯怎么会问这个,她以为自己知道的晴雯也应该知道,但是还是老实说:“一般是这丫头弄死,全家发配到庄子上去。”

    还狠啊。晴雯叹口气。烟柳明白了,晴雯不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而是不知道怎么让自己这么做。烟柳还是劝说:“姑娘要是真的不忍心,就找个人牙子卖了算。”

    晴雯还是对人口买卖还是有些抵触绪啊。不过没敢说出来,省了被当做非我族类,被怀疑其心必异。

    楚盈安排的人还没来,不过和铁老太太设计的戏码已经在钟家门口上演了。一天一男两女来钟家门口闹。自称姐弟三人,姐姐是扬州瘦马,被人接进京城当外宅,结果被主母赶出了,姐弟三人走投无路的时候,遇上了钟梅,钟梅就花言巧语骗了姐姐,只给租了一个小房子就安顿她们姐弟,谁知道他人面兽心,不愿意花钱,还趁姐弟不在的时候,强了妹妹,被发现之后,有立誓要娶姐妹为妾。结果却桃之夭夭了,还偷了姐姐之前恩客给的头簪。

    人们半信不信,毕竟这个钟梅一直被父亲关在家里读书,再说这个社会对风尘女都有歧视。结果一个看闹的人,听了姐姐描述的头簪,说:“这个不是那天钟少爷拿到大荣顺去当的那只头簪么?我那天也去那当东西,看见钟家少爷当头簪好奇,就多看了一眼。”

    那姐妹听了更不依不饶的闹,要去衙门告,说她们不是暗娼,是外宅,不怕上堂,要告钟家少爷盗窃,要去当铺要回头簪。

    真有好事的就去了大荣顺当铺去问,还是真的。

    钟家开始派了人赶那姐弟,不过那弟弟有几分蛮力,钟家仆人打不过,官差来了,又扯出头簪问题。那姐姐说不给她头簪就要撞死在大荣顺当铺门前,那个做生意的不怕这个,就说是钟梅当的,只要钟梅肯交出当票和银钱就可以赎回头簪。

    钟梅闭门不出,一时流言漫天飞。

    不过两三,烟柳就给晴雯送了封信,说是程家少派人送来的。

    晴雯看了,原来黎露想告诉她,因为钟家儿子闹出事来,之前听钟家说晴雯行为不端的人家,又听说传言里就有他专门派人盯着邻居林家,等人家林家老爷出门,就去人家家拜见,想见人家姑娘,人家姑娘当然不见他,他却屡次上门,还留下话威胁人家,人家不理等等;都暗中怀疑是他家对邻家姑娘,求之不得,而诬陷人家,坏人名声的。虽然顾及多年老面子,不说什么,但是心里都不在相信钟家了。就是说晴雯的名誉危机解除了。最后说明,因为那钟梅家门外的女人,她实在不好到这边来,亲自告诉晴雯,只能写信,请见谅。

    晴雯看了自然高兴,写了回信道谢。

    晴雯以为是楚盈请的人到了,谁知道楚盈来问她怎么回事,原来楚盈派的管事,才找好了人来,那边就快结束了。难道真的是钟家多行不义必自毙么?这个晴雯和楚盈都不太敢信的。

    楚盈就想到了柳湘莲。难道是柳湘莲安排的,毕竟她当时派了管家去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柳湘莲的。这个法子铁老太太想的到,柳湘莲当然也能想的到,那簪子必定也饵。

    楚盈找了的人怎么处理,什么也不做,就给钱让她回去,还让她也去演出戏?不过一个女人找上门也罢了,如果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女人找上门,这样的巧合,人们虽然看这样的闹戏,但是又不是没有脑子,回去一想,就会觉得太巧合了。而且钟梅一直出门不多,有两个女人同时找上门的几率能有多少啊?所以过犹不及,不是多多益善,否则就假了。

    楚盈还是派了管家去和柳湘莲沟通一下。钟家门口的戏,果然是柳湘莲的杰作。风流浪子当然比良家寡妇容易找到合适出场的风尘女子了。而且柳湘莲在派人去外地接这三个“演员”的过程中,还设了一个局,就是让人把头簪故意丢在钟梅跟前,看钟梅怎么办?如果钟梅拾金不昧,等候失主;哪怕担心怕事,视而不见都不会让柳湘莲下决心让他败名裂。当然不是不做什么了,而是行为要温和一些了。

    柳湘莲听说林府也想到这个办法,还接了“演员”了。就让演员帮着收场:这样一个寡妇为了找份工,路过钟家门口的时候看见了那姐弟三人,发现是自己童年的邻居,就出来相认了,相见泪眼,无意中叙旧说了姐弟三的悲惨经历,说现在你们终于自由了,劝三姐弟回家。至于头簪是负心人所赠,失去了就是注定要断了旧思念,从新生活云云。

    一时李家三少爷经过,同起来,送了些银子给姐弟三人,其他也有人给了些钱。姐弟三人相扶持着走了。钟家始终大门紧闭,但是从三姐弟出现闹开始,钟家就从后门请大夫买药。据大夫们说是钟家老爷急火攻心,气的病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