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祸从天降

    晴雯之后说:“就是这样,也没那么快吧?”

    “怎么不快?看西游记上,那唐僧的娘当天抛绣球砸到唐僧的爹,不是当夜成亲的么?人家还是宰相家呢。”大山叔找到了例子。

    晴雯……“这个?小说而已。别的不说,谁家状元郎娶了相府千金,去做知府,就带一个书童的?就是那状元穷,那小姐的娘,丫鬟,婆子,陪房都哪里去了?就是我嫁人也得带着花枝她们吧。所以那书上的,做不得真的。”

    大山叔无奈的说:“丫头,你就是常有理。我说不过你。”

    晴雯笑着时候:“没有什么说过说不过的,我也知道大山叔为我好。可是这事真的急不得。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么。”

    沈山无奈的摇摇头:“你是个有主意的,我也不啰嗦了。那等我回来,你能给我找个侄女婿的候选人么?”

    “可能行的。”晴雯为了大山叔放心出门就这么说。

    沈山过几天就出门经商了,晴雯和他妻子一起送行的,又和他妻子坐了半才回来。

    过了几,黎露来找她,现在应该叫程黎氏了,因为她的婚事被本家利用过两次,虽然最后好运没成,但是家里也急啊,早点定下来才好,所以她比宝琴还早出嫁。她成亲,晴雯也去了,对方条件还不错,据说是族长太太给寻觅的,还送了大笔嫁妆,也算补偿吧。晴雯也为黎露这姑娘苦尽甜来高兴。

    黎露这次来却是给晴雯报信的,她听到对晴雯不利的话,想到晴雯和她交好,又帮她出过主意,就急忙来告诉晴雯防备。

    晴雯蒙了:“有人说我品行不端?”

    “是啊。说你家叔叔不在家,家里还长有男人出入,你自己也经常出门,是不守妇道的。我听了就想,怕是你家得罪人了,趁着你叔叔不在家,要陷害你呢。”黎露担心的说。

    晴雯倒是记得前世看书上说,明朝有无赖人家和人有仇,就诬告对方家妇女品行有缺,然后过堂,能的这家女人自尽呢。晴雯想这个架空时代也有不少和明朝相似的,莫非自己真的遇上这事了?

    晴雯思考过堂,应该不会,自己是从林府出来的,说自己品行不端,不守妇道,这可是公开打林府的脸,林府现在没人,但是也等于打了林府主母的娘家楚家的脸和林家小姐何家少的脸,楚家和何家可不是软柿子啊。又或者,本来就是要污蔑陷害楚家或者何澈初?晴雯研究何雁时间长了,对谋论有一定想法了。

    晴雯就问:“那程知道是谁诬陷于我?”

    “我听过了,就想法打听过了,源头就是你家邻居的钟家。我们家老太太还说呢,这做邻居有的时候就是能做成仇人啊,你以为无须小事,人家却睚眦必报,忌恨于你家也是有的。”黎露这姑娘是个明白人,办事也牢靠,马上就想到追根溯源了。事主要打听根源不一定容易,但是看似无关的旁人就容易的多了。

    不过晴雯真的想不起来隔壁钟家为什么要诬陷自己。钟家老头是退休在家赋闲的大理寺丞,在位的时候只有六品官职,也说想借自己害楚家和何澈初,有些不够分量,难道是被人指使的?

    如果没那么复杂,不牵扯背后的楚家和何澈初,只是针对自己,会为了什么?晴雯自认为没对他家失礼过,出了,他家那个独生子来家拜见过好几回,都是叔叔不在家的时候,所以晴雯家仆说,主人不在,没让他进来。难道为这个?可是这才是正经规矩呢。难道他是故意趁叔叔不在家的时候来的,想混进来,做实了自己的罪名?可是虽然这个社会在这方面,对男人要比对女人宽松的太多,但是他是个读书人,真这样自己的名声也坏了,前途就没了。就为了害自己,真的不值得吧,莫非后头真的有人,有什么谋?

    晴雯有些迷惑了,黎露让她小心,先想个对策才是,要不怎么嫁人啊。晴雯突然她想起一事来:“这钟家在什么圈子里污蔑我呢?他家和什么人来往多,说这样的话啊?”

    黎露想了想说:“我也问过我婆婆,钟家是什么人家,我婆婆说,钟家是京城的老户,不过也就一般人家,钟老爷当年也是少年登科的,娶了个当时还算不错的人家的女儿,就是钟太太了,不过现在她娘家也没落了。交往圈子就是我们家这样京城老户的读书人家吧。可是这个圈子,对你们这样的人家有些排斥,所以反而回信,换了其他,人家还不信呢。不过你家估计不和这些人家做亲,但是这也经不住他家败坏你的名声啊。”

    晴雯谢过了黎露,看着黎露为自己担忧,这个朋友没白交,晴雯反而安慰黎露说:“俗话说正不怕影儿斜,我也不怕他家,我去找人看看他们家到底有什么谋,想要害我也不那么容易的。有你通知我,我有了防备,定然不会让他得手。”

    黎露也知道她有林府做靠山,有了防备,先去求援,应该没事,才放心走了。

    晴雯也不敢耽搁,毕竟这个社会女人的名节就是一切,她赶紧去了林府找楚盈拿主意。楚盈听了脸色也不好,咬牙骂:“太无耻了,居然污蔑女孩子的名节。”

    楚盈想了想,马上打发人去打听钟家,然后对晴雯说:“你也先不要回去了,留在我这里,要不你一个姑娘在家让他们诬告了去,就不好收拾了。”

    晴雯就在林府住下。楚盈细问和钟家来往,认为其他都没有问题,就是钟家儿子这事有蹊跷,就问晴雯:“他可曾见过你?”

    晴雯回答:“有。我上次去白马寺给我叔叔求签,遇上了李老板,那天他和李老板一起去的。见了一面,但是没有和他说话。”

    楚盈面色凝重的想了想,却没说什么,只让晴雯放心,定然会帮她讨给公道。

    楚盈那边打听消息也快。这钟家老爷确是京城人士,祖上经过商,从他父亲开始科举做官,不过也只是六七品小官。他也是科举出,当年也是少年得志,可惜也没太大成就,最大做到大理寺丞,正六品。结果得罪了上司,也有说他格古怪,被人排挤的,总之就不得不自请告老,虽然那时候他还不老,那是二十来年的事了。

    他太太也是京城人士,还真的还黎家是远亲,不过现在也没落了,她兄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官。来往人家也如黎露所说,就是和他家况差不多的京城老户。

    他家只有一子,二十二岁,居然没有成亲,是个秀才,而且今年又落第了。来往的也是这些差不多家境的秀才。

    这样的人家要害晴雯还有可能,进一步牵连晴雯背后的楚家和何家,恐怕不能。如果被人指使,这样的人家难道有和什么人挂上钩呢?

    楚盈考虑,不会是,就是想害晴雯吧?可是从邻里关系上,晴雯叔侄没得罪过他家。除了他家那个儿子上门之外都是正常的。问题应该就是出在钟家儿子上了。他和林家比邻而居,能不知道林莘什么时候不在家么,尤其是林莘这样有职位的人,时间比较规律的。他是故意趁林莘不在的时候上门的。可是晴雯不见的是规矩,他应该知道的,他到底想怎么样?

    楚盈决定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钟家儿子。当然也不能等着,楚盈这天和朋友们那些太太团,找到由头烦恼的说起这事,然后说:“晴雯,过去总跟着我们姑出门,大家也是见过的,不知道有没有印象,本本分分个孩子,就是她家没人,叔叔前头出门,后头就这么被欺负。估计就是看她家没有根基,就有什么龌龊念头,要不哪有做邻居的一个二十几没成亲的小子,老在人家家主不在的时候上门拜访啊,什么意思啊。就是从在白马寺遇上一回以后的事,这不欺负人么。”

    晴雯长的好,做事伶俐,倒是不少太太认得,看着是个本分的。再说楚盈这个档次的太太们不认识什么钟家,倒是和楚家,何家都熟,能不向着楚盈说话,怎么说楚盈认下了晴雯。再说有些还给旁支远方的亲戚考虑过晴雯呢,当然不想感觉自己没眼光,当然是这钟家欺负人。

    其中多数认为:“要说这个,那家儿子,二十多了没有媳妇,容易想歪了去,晴雯又是美貌的。他又听说晴雯家是爆发的,这等没落人家里有些轻薄的就是忌恨人家新发达的,又做不得什么就把人家往下流里想,想着自己丢当真了。然后看人家姑娘美貌,就起了邪心。结果人家姑娘不理会,就编排人家,也是有的。”

    尤其看见晴雯打扮的素净得体,委屈的梨花带雨,都心软,表示要帮忙。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