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回不去的地方是故乡

    晴雯余光看烟柳,果然一头雾水。“李老板,问晚了,红楼都没了。贾府都这样了,还有什么红楼留下啊?”贾府覆灭了,红楼梦的故事已经结束了。不过在外人听来,以为红楼是贾府的一个著名建筑呢。

    暗号就对上了,两人忍不住相视一笑。不过晴雯后还跟着个烟柳呢,怎么把烟柳打发走才行。要不两人以后不一定有机会说话,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同乡,毕竟这个不是离乡千里,而是离乡一个或者若干个时空,而且非常可能是有来无往的。所以当然要交流一下了。

    晴雯就说:“李老板怎么自己在这里?”边说边抬手用帕子擦完全不存在的汗,然后就当然发现自己手腕:“我的镯子怎么少了一个?”

    烟柳一看果然,晴雯左手手腕上空空,早上带的那只金起花的搭扣镯不见了。烟柳奇怪问:“姑娘想想,什么时候不见的?可能掉到哪里?”

    晴雯做着急状说:“我怎么知道?要是知道还能不捡起来啊?”

    烟柳说:“姑娘好好想想,可能落在哪里了?”

    晴雯做回想状:“会不会刚才抽签的时候掉在大里了,还有刚才在解签那里,也甩手了。烟柳,你去大找找吧,还有咱们走过的路上,也看看。我自己在这里等那师傅的信就好。”

    烟柳却不肯走,眼睛光瞄着李之璧。李之璧和烟柳站的位置不一样,当然看见晴雯自己做手脚,把镯子取下来了,正藏自己手帕里呢,也知道是晴雯想要支开烟柳的手段。李之璧想要不自己借口走开,是不是这丫头就放心了,又想不行,要不两人正说话,那丫鬟回来,就说不清了,这样反而坦的,“李某在这里等同伴,不会妨碍林姑娘吧?”

    晴雯就说:“咱们都等人,李老板要是不介意,可否和我说说今年南边流行的料子和样子啊?”

    李之璧当然说:“今年扬州真的出了新花样呢,可惜货还没到京城……”

    烟柳见此,只好走了。

    晴雯见她走远,才说:“现在真是没个自由的时候。”

    李之璧也放松了:“这个时代不讲**权。”

    晴雯赶紧问:“你看过红楼梦,难道没发现我不一样么?”

    李之璧点头说:“发现了。不过开始都有人在跟前,不好问。后来听静空大师说了,确定了。不过反而更不好说了,再说真的也没机会不是,不是有人,就是有事。”

    晴雯回想一下,还真的是,不是边有人,就是有事,心不在这儿:“李老板是因为我是‘同乡’才总是帮我吧?”

    “哪有什么帮忙啊?不过举手之劳。”李之璧说。

    晴雯笑说:“李老板是不是举手之劳,我可是确实得得帮助了。”

    李之璧脸上露出些惆怅之色说:“我之前没说还有些个人原因,有些事不能不办,毕竟占了人家的体,总要完成人家的遗愿吧。所以不太想提起前世了,怕消磨了意志。都是我们那个时代没有乡愁了,那是因为交通方便,没有回不去的关系。像我们真的回不去了,怎么可能没有乡愁呢?!”

    晴雯听了也几乎压不住自己的思念之,但是现在不是能放开悲伤的时候,怕被人问起,怀疑和李之璧有什麽私就麻烦了。所以她转移话题说:“李老板怎么来的?本姓李?”

    李之璧也压住了心说:“我得了绝症死了,结果这个体的原主人的强大意志力把我给拉到这里来了。我和他甲子轮回,所以八字相同,出生地也相同,偏偏死的时间和地方又相同。只是沧海桑田,同一地方有很大变化罢了。所以他就把我招到他体上了。”

    “嗯?这样也行?”晴雯想自己难道和这个体的本尊也是这样,可是这个本尊有这么大的意志?

    李之璧解释:“好像这个体的本尊有些特别,有灵力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好像能通阳的,我听说的,都说我死里逃生没了这能力呢。”

    晴雯想看来和自己的况不一样,因为原著上没写晴雯有灵力:“我就比较冤枉了,某天上班着急开了快车就车祸了,然后醒了就成了晴雯了。什么也不知道,也没个人解释。”

    李之璧问:“你问我是不是本姓李,难道你奔行林?”

    晴雯点头:“我真的本姓林。”

    李之璧笑了:“我也本姓李,不过姓李的太多,我都没想过有关系。”

    晴雯说:“也不知道,这穿越管理局是怎么个章程?”

    李之璧想了想:“我应该叫重生,借尸还魂才是。因为我前世本来就病入膏肓了。所以没有见过什么时空管理局。”

    晴雯想起上次的事:“你的任务完成了?上次我比晚半天抽签,静空大师说我的签文和你的相似。那时候我们姑娘——林黛玉出阁之后,我去求的。所以李老板也应该是完成了吧?”

    李之璧点头:“是啊。终于不负所托。说起林黛玉,她的命运是你改的吧?”

    “我只是去向林老爷反应了一下我们姑娘在贾家的遭遇罢了,剩下的都是林老爷自己的安排了。”晴雯笑笑说:“然后我再做的就是跳槽跟了林姑娘。基本上就做了这两件事。”

    李之璧说:“这两件就不少了。这个社会限制太多了,何况你穿越的这个份,限制更多。”

    “谁让我是非主流穿越,所以自然也坐非主流穿越的活。”晴雯说。

    李之璧好奇:“非主流穿越的活?”

    晴雯解释说:“保命,看戏。其他除了我们姑娘和紫鹃的事,基本不管。”

    “你管也管不了啊。能保命,还能有空看戏就不容易了。我还想红楼故事结束你怎么办呢?”李之璧说。

    晴雯回忆前事:“那李老板也不用牺牲自己来救我啊。”

    李之璧想起自己做的事,虽然是好意,不过真的容易被人误会,也笑:“要不怎么办啊?好歹是‘同乡’,好沟通吧,所以也不算牺牲了。”

    晴雯笑说:“还好,我现在混的不错。不用李老板舍相救了。”

    “可不是。要是咱们天天见,没准天天说起‘故乡’,不久就都得思乡病死了。”李之璧做了恐怖的假设。

    晴雯笑的厉害:“你有恋家症啊?”

    “还真有。我上大学的第一年非常难过,都想回家乡随便找个学校念算了,只要离家近。”李之璧倒不怕自己暴其短。

    “静空大师不是说了,我们既然来这里就是说明我们本来就属于这里。万事有前因,就当前世是个庄生梦蝶吧。不要想了,徒增烦恼。同是天涯穿越人,你可比我待遇好多了,起码想去哪里去哪里,就是交通工具差点。哪像我啊,到不了的地方是远方,回不去的地方是家乡。你起码还有远方啊。”

    “到不了的地方是远方,回不去的地方是家乡。”李之璧还真有些伤感,不过也调节过来“还是姑娘想的开。也是,不想了,反正这些年的记忆都是白捡的,要不到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什么也不记得的,再来就是另外一世了。所以应该是幸运才是。”

    晴雯说:“看的开就好。我这个从来不想没办法实现的事,所以就着自己只看眼前,慢慢就习惯了,就不想前世了。”

    “不是遇上姑娘,我还真的没意识到是到了红楼梦的世界里。后来,才想你们姑娘姓林,外祖家姓贾,还有个表兄叫贾宝玉,这么熟悉,后来打听了一下贾家的事,才确定这个是红楼梦里的故事的背景。然后才发现晴雯姑娘不对劲啊。后来和静空大师提起,才知道姑娘的命轨和我一样,都是穿越客。”李之璧说起自己的后知后觉。

    晴雯倒是理解:“你穿越的人和贾家这四个家族有没关系。贾家不过是这个世界上,不过是一个中等豪门罢了,不是贾家的亲友,注意不到很正常。贾家又封闭,和人来往都是泛泛而交,整个红楼梦的故事绝大部分就是发生在荣宁府两个宅子里,外头人谁知道啊?!”

    李之璧说:“是啊。红楼里的故事都进行完了?”

    晴雯想了想:“应该都完了吧。就是贾宝玉上妙玉了,妙玉死了,他就抛下老婆失踪了,是不是出家不知道了。比原著上多了一个贾菊,的孩子,是贾琏的儿子,现在跟着薛宝钗生活。对了,还有贾兰,现在还等这明年闱呢。”

    这个时候,那取信的僧人来了,给了晴雯一封书信,对李之璧和晴雯的相谈甚欢完全不在意,晴雯谢了那僧人,那僧人合掌致意之后就走了。

    等僧人走了,晴雯刚想和李之璧再说话,就听后脚步响“小姐,小姐,没有找到。”

    晴雯看见烟柳来了,也不好再说了,就把镯子和信放一起,拿在手里,给烟柳看,说:“刚才那位师傅给我送信的时候,把镯子也一并给我了,果然是掉到解签哪里了。”虽然不是很说的通,但是烟柳也说不出什么了,何况也知道不能说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