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那南安王府的角门的门子看见睛雯从车上下来就马上说这里不准停车。【 ]”

    睛雯解释说我下来她们就走。”

    门子说你不能在这里停留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南安王府”

    睛雯当然不相信他们不到一天就不认得自己了对于晴雯这个体的外貌她还是很有信心的绝对不是让人轻易忘了的路人甲。所以这些家伙是故意的睛变说我当然知道。南安王太妃派人接了我们家表姑娘来我这跟着服侍表姑娘的丫鬟怎么不知道目的地是哪几啊?这不回去拿我们表姑娘的行李就有找来了。”

    门子说你们表姑娘是谁啊?为什么会留宿王府还有你去拿行李?”

    睛雯说我们表姑娘是贾一姑娘。至于为什么留宿王府是太妃、王妃交代的难道我敢去问你们太妃王妃为什么么?”

    睛雯一边说一边已经拿了碎银子在手里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么就要有钱买路所以睛雯不奇怪。可是对方说我们王府出入要有对牌的你有么?”

    睛雯心说扯吧我难道是用穿墙术出来的?睛雯说对牌我自然没有因为除了我们表姑娘住的院子的粗使婆子我还真没见过贵府的别人。直到出门的时候到门口才见到几位。【 ]所以没人告诉我要对牌的。”

    对方说没有对牌不能进出。”

    睛雯也不好揭露他们上午干嘛去了只能说我要是不进去不知道哪位给传报一下让我的同伴出来取东西。要不我们姑娘没适合的衣服首饰太妃、王妃问起来还以为我们夫人姑娘做亲戚的刻薄了表姑娘呢。”

    对方还是不让说我们不知道你们表姑娘没法通报。”

    睛雯转头对林家仆人说回去你们可得给我作证不是我去服侍表姑娘实在是王府规矩大我没见识不敢坏了人家王府的规矩所以才回去的。”

    车夫和婆子等跟睛雯出门也不是一次了都答应着。

    睛雯刚要上车那门子说你把东西放下我们给传递就好。”睛实又没脑抽风当然不答应说不用了要不我回去怎么和我们夫人说啊要是别人以为我不想留在王府伺候表姑娘所以放下东西就走了我可说不清了不是。”

    那门子中有谨慎的估计也担心这个表姑娘的亲戚家是个什么惹不得的人家再和主人说了什么就不好了。所以问你们家是哪一家?”

    睛雯说“我们主人家姓林。”然后要走睛雯看出不是这此门子要拦她而是什么人致使估计和她走的时候过于顺利有关八成人家有什唐见不得光的人要走而把自己当成那人了。所以还是撤退吧这个的话要是不上人家门了人家可能就算了要不岂不是刺激人家的神经哪天再把人家刺激的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灭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说这是怎么了?”她们一看走来一群人一干丫鬟婆子簇拥这一个雍容华贵的年轻妇人。

    那此门子们都行礼二少。”

    睛雯也福了一福。这二少”应该是南安王二少爷的太太了怎么会来这里呢?这里可是仆人们出没的地方。

    那二少问隔着墙就听见你们吵闹了。不知道还以为我们王府没有规矩呢你们怎么回事?”

    门子说这个丫鬟来给她们家表小姐送东西的因为她没有什么凭证小人们不敢放她进去。所以吵闹请二少宽恕。”扯吧刚才说话双方的音量都正常的很隔着墙能听见个鬼。还有这话说的这王府果然是卧虎藏龙啊个角门的门子都这唐伶俐。

    不过睛雯没说话犯不着这二少既然不是因为听见吵闹过来的何况就是听见后角门吵闹也没有少亲自过来的事所以这二少过来一定是有原因的还有不要趟这个浑水的好。不过估计也逃不过去那少恐怕不信那门子的话估计傍边有耳目的。

    果然刚才喊的婆子问睛雯你是什么人?给什么表小姐送东西?”

    睛雯说我们表小姐是说原荣国府贾家的三姑娘前里贵府的太妃王妃留我们表姑娘做客。我主人姓林我们老爷的原配先夫人是贾一姑娘的姑母我们姑娘和贾一姑娘是表姐妹。”

    那二少问你们主人家姓林?那么你们现在的夫人出扬州楚氏吧?”

    睛雯说是。”看来这个二少对林家和楚家有所了解啊。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儿睛实回想了一下还是想不起见过这个少不过还是有此眼熟应该是见过她母亲或者姐妹什么的。

    二少说你们姑娘让给贾一姑娘送东西过来?”

    睛雯说因为表小姐走的时候没想到留宿所以没带着衣物。我们夫人让给送过来当然在王府里什么没有不过我们姑娘毕竟是亲戚送东西过来也是让表小姐有个念想毕竟贾府刚过了事的。”睛雯顺着门子说说的模棱两可的因为睛雯的第六感和理分析都告诉她这里面有谋的味道而且还是很大的麻烦所以睛雯努力想置事外。

    二少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睛雯说你倒是个乖觉的。既然你们姑娘让来送东西就去吧。”还让人帮助睛雯拿东西。睛雯知道恐怕麻烦来了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以睛雯也只有谢了少往里面走。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