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事态发展啊

    晴雯说晴变虽然人鄙言微但是何将军有恩于林家,晴雯就厚颜说一句这西海的战事虽然小但是海战和陆战毕竟不同还是请何将军多加小心而且而且晴雯在贾府的时候听说过此闲话说有个在京城挂单的道士私下里说南安王不是福禄像必有大劫。晴雯糊涂想头不知道应在哪里所以还是请何将军多加小心。”,晴雯还是认为这个南安王必然打了败仗的可是不能说所以就编了这个话出来虽然时间紧编的不定圆滑但是还是进了自己的心。晴变对何雁还是满有好感的虽然知道他都自己的目的但是人家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当然有自己的谋算了但是人家对林家有恩还事雯晴雯不是那种找理由知恩不报的。柳湘莲说晴雯姑娘的话我一定转达。那么柳某就在此一并向晴变姑娘告辞了。

    晴雯说柳公子又要出门游历么?柳湘莲说不我跟这何将军出征。”,晴雯一惊柳公子也去、”,柳湘莲说柳某本来就是无牵挂的人虽然不敢说拼将一死酬知己怎么也要陪他走这一趟啊。”,晴雯想莫非柳湘莲和原著不符因为回京没有尤一姐的事反而遇上了何雁而何雁这样的人是很容易打动柳湘莲这样喜欢纵侠意气的人的。晴雯自然不会多问这此于是只是说既然如此那么晴变这里以茶代酒祝柳公子和何将军此去武运昌隆马到成功”,

    这几天贾府那边居然传来噩耗贾蓉战死了。虽然在晴雯印象里贾蓉就是个花花公子当然晴雯和贾蓉没有真正的接触过不过有红楼原著垫底在先又有贾府八卦系统花边新闻不断所以晴雯自然还是没少听说这个贾府花边新闻榜上榜人物的。没想到他居然主动要求入伍而且居然根据军方仆告说的英勇奋战而死。要是贾府当年这话估计有水份相对可能是因为给贾府面子给个体面。不过现在贾府的况应该是真的贾蓉英勇奋战而阵亡沙场。人看来是会变的不到盖棺定论不要轻易就评价一个人。贾府那边另外一个消息是薛蝼终于被判死刑了。不知道是薛家的银子榨干了还是官府严查了。看来夏金桂女士要如愿了。想到夏金桂就想起可怜的香董了居然是还真是死因和夏金材有关不过不是夏金桂折磨死她的了而是因为夏金桂要和离薛家不肯为了打赢和夏家的官司要把香董送人而死了香菱。这个也算是自从两地生枯木致使香魂返故里”,吧。不过这里可恨不绝对不是夏金材了晴生祝福夏金材和离成功现在是做寡妇成功要不恐怕也没有好下场。不过听宝琴说夏家一听薛蝼被判死刑了赶紧要和离已经闹到公堂上去了。晴雯等薛宝琴走了奇怪的问黛玉她们薛大为什么不等等等薛大爷死了她做了寡妇不就好了非要这个时候和离多麻烦啊?”,

    黛玉说晴变你怎么今天糊涂了。这要等薛大爷死了薛大就是寡妇了以后要在薛家守寡的。就是不在薛家守着看薛大的脾气是不肯在薛家守寡的可是这样作为寡妇改嫁也难啊还有嫁妆也不好拿回来的。要是和离以后再找个女婿可是要比做寡妇的改嫁容易的多了。按说嫁妆也可以带走就是损失此也是能名正言顺的拿回部分嫁妆的。所以夏家一定要赶在薛大爷被处死前和离要是薛家不肯和离那么夏家恐怕就是告官也要和薛大爷断绝关系的而薛家恐怕正好相反想要拖过薛大爷死后。”,晴雯发现自己还是不了解这个社会的具体况原来女人离婚了比寡妇好改嫁。所以夏金桂要在薛蝼被处死前离婚而薛家要把人家拖成寡妇真是不厚道。你儿子自己杀人犯罪人家好好姑娘变成二婚你们还要不放让人家以后嫁不出去什么居心啊。不管怎么说天到了光明媚还是让人愉快的这天雪雁说要买个风筝来放晴雯就上心了这天去李家绸缎庄去定的丝料路上晴变在车里看见了卖风筝的就忍不住让车夫去买了几个来。到了李家绸缎庄在门口居然遇见了李之璧李之璧和晴雯寒暄几句看见晴变的风筝说起晴雯姑娘也喜欢仙鹤风筝啊我妹子也喜欢我年年给她买一个。这样仙鹤的风筝倒是一般飞到高不容易和别人绞到一起的不过上年去拉来一个和晴雯姑娘送到金鱼风筝一样的大鱼风筝呢。”,当然李之璧不过是信口闲话做生意的都会这个不过晴变去想了我那年那个金鱼风筝不会就是被他家的风筝绞走的吧。但一想不太可能因为李之璧家是商人就是在有钱和贾府的距离也有此远不可能他妹子在家放的风筝能绞上贾府里放的风筝啊。晴雯突然感觉后有一道目光转头一看居然是陈瑞文。晴雯说陈将军居然亲自光顾绸缎庄了?”,陈瑞文装没听见过去和李之璧说话晴雯就和李之璧告辞了。结果没走出多远去就听陈瑞文在车外头说可否请晴雯姑娘出来一叙?晴雯说我能说不可以么?陈瑞文说我只是想问一下上次林家进了刺客的时候有人给的晴雯姑娘的东西晴变姑娘放到哪里了?

    晴雯吓的心一颤不过很快冷静下来那时候应该没人看见要不不会现在才来问她的而那个夏溪女士应该也不会交代理由同上要交代了怎么会现在才找她啊刁何况那位夏溪女士应该不是能够交代的人就是交代也是向何雁交代。虽然当时她是走投无路才束手就擒的但是晴变感觉她说的那句看你顺眼就把抓我的功劳给你吧”,不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个意思记不清了可能没这么直白不过还是这么个说法。晴变直觉的感觉这话不是随便说的那位夏溪女士既然一定要被抓的话会选择抓的人是何雁晴雯认为那是个非常任的人所以要是交代的话也定选择何雁的谁让何雁长的比陈瑞文好啊美貌就是资本啊。所以晴变安慰自己不用怕反正她已经毁尸灭迹了也没人知道的。所以晴雯说陈将军说的被刺客跑到林家内宅要我们林家妇孺去捉拿的那次么?”,陈瑞文的面皮比城墙拐角处还厚完全不在乎晴雯的讽刺说就是那次。那个刺客夏溪给晴变姑娘的东西晴变姑娘放到哪里了?”,晴雯骂到你那时候着我一个弱女子去面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犯现在居然还诬陷我拿了刺客的东西。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没品么?”,陈瑞文说晴变姑娘这不是玩笑请姑娘下车一叙吧。”,晴雯说要不直接把我抓到衙门去吧。这样的我就不用下车了直接坐车里去吧。”,陈瑞文说晴雯姑娘我再说一边我不是开玩笑的。”,晴雯想了想还是下了车说我当然知道陈将军不是开玩笑的可是非说我拿了刺客的东西这样的话不是和讲笑话一样可笑么?”,陈瑞文说夏溪被俘后接触的人出来捆她的军士就只有你了。既然不在她上就只能在你上了她总不会放到来抓自己的上吧那么不是白送给我们了。晴雯顽抗到底可是我没见什么东西啊?是什么脚密信?盟书?”,陈瑞文说盟书?”,晴雯说看来不是了。我还她想要造反总要有盟书吧要不怎么统计啊?”,陈瑞文说晴变姑娘的想象力依然好不过她不造反所以更没有盟书了。”,晴雯说不造反啊我看你这么喊打喊杀的把军都找来帮忙了还以为是谋反大罪的呢。既然不是那是什么?”,陈瑞文没理晴变的讽刺说是个印章盘龙的印章上雕一条独角断尾五爪龙大概这么大”,陈瑞文正比刑给晴变尺寸。晴变却转要上车走人骗人的话好歹也要编圆了话吧你这骗孩子去都不行。”,

    陈瑞文急了一把拉着晴变我和你说正事。”,晴雯挣了一下没有挣脱正想大骂陈瑞文。听见有人说陈将军啊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这个”,晴雯一看居然是李之璧。陈瑞文看见李之璧居然还不放开晴雯反而说我是因公问晴雯姑娘话李老板还是回避吧。”,李之璧说可是这是在街上啊”,陈瑞文说李老板是提醒我应该到大牢里去冉”,晴雯说胡扯什么公事刁你家的不想造反的用五爪龙的印章啊?前后两句都没统一了还好意思说?”,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