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发愁的事啊

    第二天晴变去看她们因为想先看看到们的手艺究竟如何所以带了小丫鬟拿了针线等物自己带了十个空白手帕子想法是给每人一个让她们各自绣一个看看绣工。跨院的下人房是个粗使下人住的通铺每房里四人的炕不过昨天安置的时候楚盈因为准备的多所以占了三间两个一人一间一个四人一间。晴变先到那个四人间里她们正互相说话看起来本来认识的样子当然都是老世家的丫鬟主子家互相来往丫鬟们认识也不奇怪。秦雯进去她们就不说了。晴雯有此踌躇怎么开场不过想了还是让她们忘了她们过去的(身shēn)份吧现在甚至以后她们在林家都只是针线上的人以后发展恐怕也就是一般媳妇了所以还是就当一般针线上的人吧过去越早忘了越好。晴雯就说各位姐姐昨晚睡的可好?我叫晴雯是姑娘房里管针线的。各位姐姐也知道夫人买了各位姐姐来就是为了姑娘的嫁妆针线的所以现在夫人让我分配各位姐姐的针线活不过我也不知道各位姐姐都擅长什么不如姐姐们先给姑娘绣个帕子吧。”客气也客气了不过也明白的说明了现在的(情qíng)况作为姑娘房里管针线的我晴雯现在是你们的总管分配你们的活现在我要考察一下你们手艺。大家的上等丫鬟也都是聪明人能到林家这样人家做丫鬟就是做个钵线上的丫鬟对于她们这样的已经是非常幸运了。所以她们都站起来听了收下了针线帕子。下一间房里气氛就不像上间那么和睦了不过晴雯认为现在不是了解她们私人恩怨的时候赶紧探探她们针线的底子是真的。所以和前边说的一样那一人也点头接了针线。有一个想和晴雯(套tào)(套tào)近乎不过晴雯只是笑没搭话。最后那间一个就正常多了不太(热rè)络也不隔阂晴变舒口气。一来想看她们最好的手艺二来考虑她们刚来的适应问题所以给她们绣这个帕子的时间是三天这个是晴叟自弓决定的故意没和她们说。

    一天之后晴雯来收成果虽然没说时间不过大多都完成了。晴变让她们在边角处绣上名字果然有一边是认字的。晴雯回去把这此绣活给黛玉和紫鹃她们一起看。(春chūn)山的绣工最好可惜慢了此还没有做完当然花样也复杂用工自然多。硕人的活是双面绣两边一摸一样的也是好活。不过最完整算起来最好的是静眠。最差的是菱子意境不错但是绣工一看就是生手。晴变回想她在堂上听了黛玉起名的时候的表现心里有丝莫名的疑惑。

    看了这此绣活心里就有底了晴变分配了活计下去。大家各司其职倒是也平静。这天多姑娘向晴雯告辞说她要先回去看看自己姐姐去。晴雯知道她虽然有积蓄但是贾府之后也应该没有了。就把自己的积蓄的银子给她多姑娘一笑那此兵爷们才懒得拨我们这样人家呢除了府里只有管事们家人家拨拨像我们这样没油水的房子求人家抄人家都不会抄的。所以等他们走了我早回去把东西都拿回来了。所以不用担心我了。你正经攒嫁妆吧何家听说是个大官人家俗话说宰相家人七品官所以就是何家管事也都(身shēn)家不少吧以后你没嫁妆人家还不笑话。”晴变没解释自己没打算嫁给何家的管事毕竟对于一个不想做妾氏的陪嫁丫鬟嫁个管事是个好出路。晴雯对将来出来要自由独立还真没有什么其他打算所以先不说什么了。送走了多姑娘晴雯真的打算起来自己穿越过来这么久了也接受了古代生活了当然不适应也是给自己过不去还不如从善如流的适应了呢。但是因为晴变这个(身shēn)份先是贾府大丫环后来是林家大丫环所以擅长做的事针线活泡茶。来古代学会的是各种针线(原来只是会一点基础)古代礼仪(还是服侍主人的礼仪)古董玉石丝绸等珍贵东西的鉴别。这此要是在林家做丫鬟很够用了但是出来以后生活好像还很不够。比如古代没有煤气和电火做饭都要烧灶晴变就在赖大家帮着烧过一次不能保证自己真的能烧熟饭她平时就用过烹茶温酒的小炉还是就是手炉脚炉熏炉都是富贵人家的东西。还有虽然她针线上出集但是其他家务不一定应井的来啊。晴变开始为(日rì)后生活发愁了。这(日rì)晴变正给那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们分配工作一个小丫鬟进来说晴变姐姐门上说外头有人给你一封信。”晴雯接过来空音奇怪的说难道这里能私下传递啊?”晴雯说什么私下传递?不行的。这个是不过是我嫂子给我带的家信不能算是私下传递的东西吧。”空音说信件不是更不能传递么?东西倒是无涛谓啊。”晴雯在贾家的时候其雯贾家管的很松散但是明文规定的是不许私下传递比如原著上查抄大观园的入画就是犯了这一条但是不是什么大错。至于书信因为大半的下人不认字当然也没有什么可传递的所以没有规定的。林家倒是家规严格不过林家对晴变还是够宽松的晴变没什么感觉但是晴变对于这此新来的人还是要考虑影响问题的说私下传送就不会送到正门了。我嫂子是寡妇前一阵子贾府出事在我那借住过夫人和姑娘都是知道的。回乡下给我个信商量一下上攻的问题罢了回头还是要回了姑娘的要是出门要回了夫人的。”空音就不说话了硕人说各家有各家的规矩既然到了林家就不要抱着过去的规矩不放了。”空音说我不过是好奇问了一句怎么就成抱着过去的规矩不放了。既然说各家有各家的规矩那么我还不能问问林家的规矩么?”未明说谁不知道你们甄家规矩大不用老说好不好?”晴雯问空音你原来是甄家的?服侍谁的?”空音说我是服侍甄家老祖宗的。”晴雯说“好了我过去在老太太房里的时候房里管我们的姐姐总说的话是想怎么不和人争吵就是想斗句嘴的功夫多做好几针活了。”对于这么副小姐们还是要客气点的省了她们一时过度不了不过活没少给。因为楚盈说了现在不压住她们以后就不好管了所以一定要把活压上话压住。不过晴变想了这此人过去的(日rì)子有多么好多么体面现在都没关系反正都是做丫鬟出(身shēn)的懂事的都知道分寸不知道的以后自然就显出来了没什么好处她们都懂的忍现在的问题是这此人的(日rì)主人家好像关系错综复杂的而且她们里面好几个还保持了(日rì)主人家的传统感(情qíng)这个不大好以后别有什么事。所以还是和楚盈说说这个问题吧人是有惯(性xìng)的有感(情qíng)沉淀的所以不是换个名字就能隔断过去了毕竟她们和一般被赶出来的不同对(日rì)主人家还有感(情qíng)的。问题是这份感(情qíng)影响现在安定了。晴雯先去和楚盈说了自己的意见要不问问她们过去是谁家的吧别有什么事。楚盈说问了能怎么样?闹就让她们闹吧。你给她们把活给够到时候做出来就行了。只有管住了不让她们和外头来往也就没什么事了。”晴雯奇怪问夫人说不能让她们和外头来往?”楚盈说要不为什么官宦人家甚至京城的本地人家不喜欢买她们啊?不是没有原因的。我打听过了她们这会子一定要管住不让和外头接触就是家里也少和人来往尤其是那此粗使的小丫鬟和婆子们她们嘴里没遮掩很容易就被(套tào)了话去的。晴变你不用人((操cāo)cāo)心我就没单独吩咐你。”怨不得只是让她们在自己屋里活动呢。晴雯回到黛玉房里和黛玉说了这事还说了给自己的信因为信不是多姑娘的而是陈瑞文的。晴雯对于陈瑞文给自己写信还是有此气愤的这个时代一个外男给人家别人家的丫鬟写信这个可不是什么友好的事。黛玉说既然已经接下了你先看看吧。没准是关于你父亲的案子的。门子也不知道是谁啊。”这个刚才晴变问了原来是个婆子送来的只是说给晴变的门子以为是晴雯家人捎的信就收下了。晴雯看了信封发现是陈瑞文的。晴雯本来没什么非要知道当年事的因为她虽然占据了这个晴叟的(身shēn)体那林琢是她(身shēn)体的父亲但是她知道林琢冤枉但是她也没有能力给林琢复仇所以对此事始末不如不知。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