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飞来横祸

    虽然楚盈她们赶紧出去还是听到后头穆盛年的叫声什么的。这叮当然装作听不见继续走。

    却有一个人撞上来因为里面的声音实在是不是应该听到的会被东平王家恨的所以不想听却听的只好装没听到只是埋头走路的楚盈不提防被撞到一边。

    楚盈后的黛玉赶紧去扶结果没扶住母女俩都向后摔倒在地。紫鹃飞晴变飞小雅飞兰舟几个不发出了尖叫声冲上来扶。

    偏那人不停还要往里闯紫鹃和兰舟离得近也都被撞到一边眼看就好踩到黛玉楚盈赶紧翻叟护住女儿结果母女一起处于危险下。晴叟和小雅远哪里赶的上这变故。

    晴实誓正吓的六神无主、惊慌失措的时候那人突然被拉了回去,被拉出几步远才停住,晴实和小雅赶紧跑过去扶楚盈和黛玉紫鹃和兰舟也回过神。

    就听后头那人喊放开放手我要见盛年你们别想抓走盛年盛年盛年你别怕

    再一人说在下表弟无状冲撞到了夫人还请夫人和小姐见谅,

    楚盈和黛玉站起来她们才看见发三个人正要把一个正奋力挣扎的人往外拖一个人不提防被甩出正到晴变她们主仆不远处。楚盈赶紧往前一步挡住女儿。那人赶紧作揖后退始终不敢抬头倒是个懂礼的。

    这咋奋力挣扎的人黛亚和紫鹃飞晴吏认得是上次见过的羹公子而那现在还拉着羹公子的两个人里一个正是何澈初,

    晴雯不由向黛玉看去果然黛玉的目光聚佳在何澈初上。何澈初却没看黛玉不说他们两个拉着那拼死挣扎的薨公子往外拖就不容易了

    没精力分散就是一开始他发现有人家女眷就没敢抬头看压根没发现对方女眷谁是谁,

    晴雯想要是楚盈看见这叮会不分自己发现黛玉的心事啊这样会不会更好此边想边看向楚盈却见楚盈正和送出来的伙计说话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的路径可以出去,

    晴雯见那伙计摇头楚盈有此失望的样子正心想夫人啊你赶紧转头看还能发现你女儿的心事呢而且不会有其他人发现。不知道变故总在一瞬间让人连胡思乱想的功夫也没有,

    因为那薨公子一直嘶吼不至加上里面的声音所以门口突然出现几个人的时候他们都没注意可是那为首的一叮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刀来向洲才被甩到一边的那个青年砍去那人根本不提防看见刀才躲眼看要危险丫鬟们都惊叫出声了。

    楚盈刮才跌倒的时候头上的步摇松掉了歪了她想回到车上有镜子照着再插反正只是装饰所以现在还再手里眼看眼前人婴血溅步就把手里的步摇扔出去不也许是距离近也许是危机之下超常发挥了反正正扔那刺客脸上那人可能也没想过旁边女人会砸东西过来还是和那青年有大仇顾不得别的反正居然让砸了叮正着。那是一只金掐玉赤金双头曲凤步摇叮头大分量足婴不刚才能从楚盈头上滑落啊而且那此双头曲凤什么的都是棱角样的尖啊那人被这么叮东西近距离一砸当然使了准头那青年就躲过去了只是手臂被划伤,

    楚盈可能当然也没多想现在反应上采马上回拉住黛玉说走反应快决定也树可是势不由人。何澈初和同伴见况不对当然放开簧公子抵挡那此刺客他们两个都带着佩刀宝剑的倒是挡住了刺客可是那董公子在他们m松手就往里间冲去可是洲才就是因为楚盈她们一行在门口处现在还是在那人现在到没直接撞过了把黛玉一推闪出路来就冲过去了。黛玉哪里站的住不但白己倒下把楚盈差点一起都扑倒好在那边有紫鹃和,雅就在一边使劲扶住了:晴雯和兰舟也过去却见黛玉站住时叫了一声疼却原来黛玉葳了脚了。

    楚盈一看这况赶紧扶住黛玉说赶紧咱们挪到角落去n

    晴变也这么想到另边架住黛匝黛玉就忍痛挪到一边。她们这叮举动真是太对了,因为他们洲挪到一边那蔓公子就拉着穆盛年跑出采了不过门口还打斗呢她们也出不去。里面的人也追出来看见外头的景也楞住了。

    洲才外头的小厮或者是护卫什么也进来了一五叮但是没什么用处的样子还是何澈初和他的同伴比较能打那宝伤的青年也好像会武术的样子不过战斗力不强晴蛮她们看来和那外头来的家人一样水平罢了。

    好在这外厅十分宽敞而且何微初和同伴一直守着门口处同时婴外厅中间还有家具柜台什么的挡住口要不早牵连的晴叟她们主仆一行了,不过这内外厅中间的通道却相对狭窄。所以幸亏她们移开了。要不那羹公子和穆盛年小姐冲出来还得撞她们一回还有虽然追出来的人们和追杀杀父仇人一样疯狂的追啊这气势也吓人的。

    那刺客们见里面什么人出采一批就扔飞刀还不是一把一把的扔一扔一片幸与她们躲在柱子后头才没成了池鱼,

    倒霉的当然是最前头的蔓公子和穆盛年啊这羹公子虽然连撞了黛玉两次无礼粗暴至极但是掰女朋友可是没说的马上挡在穆盛年前头口一时间虽然不是刺猬也成了靶子。穆盛年叫的睛叟扶住的黛玉都发抖因为楚盈挡在女儿前头所以黛亚和在另一边扶住黛玉的紫鹃看不见前头的况晴变能看见。睛蛮才发现危机时刺她也能不晕血啊要是平时早腿软了现在居然什么事也没有也不知道是顾不得了还是惊吓过度反而没反应了。

    不过那刺客因为发小飞刀就把空门留给了敌人(是应该叫空门吧)反正孤注一掷的扔小飞刀结果自己被砍倒了,

    一时四叮刺客都被收拾了。

    那叟伤的青年厉声掰穆盛年说怎么回事?

    穆盛年说你们造孽太多人家找上涛了呗。”

    东平王妃倒是没事她的婆子丫鬟伤了几个不知道是刚才替主人挡飞刀的忠仆还是追人追的太勇猛冲到了最前列所以就该挨飞刀的。

    飞刀啊晴变心里哀叹我不是穿越到红楼的世界了么怎么连飞刀也出乘了门虽然我当年一次看红楼梦的时候正迷武侠,说还抱怨了一句这书没劲就是一帮人在小花园里念念叨叨的连个飞刀啊刺客啊的也没有,可是也不能这么打击报复啊,我那时候还年幼无知呢好不好啊本来还是过完了前八十回脱离了红楼原著系径的控制能过好子呢结果子越过越离谱了。可不是从出了红楼梦原著的节以后她们是流年不利啊出门就有事在家还进刺客的虽然是刺别人的她们家还没有级别引来刺客的人呢。这子什么怎么过啊?

    那宝伤的青年和搂着宝重伤的羹公子的穆盛年两人用目光互相投掷目光飞刀中但这玩意没有杀伤力的只是浪费时间罢了,楚盈看那东平王妃脸色惨白要不是人扶着都能躺地上,那薨公子楚盈不认识现在还没人顾上给她解释呢和那青年上的伤口都流血不止实在忍不住说请容妾多一句嘴婴

    你们先包扎一下楚盈和何澈初同时开口一时又都停住,何澈初见楚盈不再说话向他点了下头表不和他意见一至就再开口说先包扎上再说吧,再这么耗下去清般他可觉不了了。

    那叟伤的青年说他疯了

    何澈初的同伴说疯了也比死了强。先包扎上吧口”

    何激初给那觉伤的青年上药而他的同伴去给簧公子止血,穆盛年并不回避还是蹲坐着抱着董公子。

    楚盈看他们开始包扎就回头低声问黛玉脚怎么样力能活动么?

    黛亚也被这架势吓住了说我不要紧母亲我们赶紧走吧。

    说的容易做起来能黛亚宝伤的脚一站地就疼的她一机灵根本走不了比刚才更重了。才葳脚的时候还不是太疼所以黛亚还能被架着走动结果可能也是因为这几步路使得伤势加重。

    楚盈看了这况说伤脚不要沾地别落下毛病就要命了。

    黛亚说可是这样我们还是走吧。”

    楚盈说你这脚不能走她们一会儿闹够了就走我们让伙计给找个大夫来看看,正了骨才能走,要不把脚走坏了怎么办?”

    黛亚低头可是

    楚盈说不怕忍一忍疼。戏给你揉揉看能否好点。

    她们小声说着前头又听洲才那宝伤的青年的声音穆盛年你别跟我装傻这事真的跟你没关系?

    穆盛年说我要杀了你们在你们水里下毒药不是更快么?

    你

    小雅说怎么有烟味?”

    晴实一听也注意到了突然她想到一件可怕的可能有人纵火!!!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