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是是非非

    晴雯见这些乡民要痛打这几个人,又担心打重了。这几天人不是好人这家卢燕应该是谁家的外宅所以要是打坏了别连累了这此善良的乡民。

    所以晴变就说这此骗子狡猾多端大家要是打了他们他扪到衙门里就有理由胡说八道了大家不用打他们直接送官就好了。”

    一个大叔说晴变这丫头就是像她娘心善U”

    那卢家老太说她张大叔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家和林家是有婚约的啊。”

    多姑娘说你说有婚约就行了力年雁呢力婚书呢力我还说你女儿和村东的那老蛤蟆有婚约呢

    这天水村骂人有句话最恶毒的骂人话是你生了闺女嫁给村东的老蛤蟆。这多姑娘是本村长大的当然信口就采。

    而且她也知道这甜人村的乡民的小时候的家里说的婚约根本没有什么交互年脆下定婚书的不过是两家说定最多有个媒人证人的U到大了才下个聘程序正式起来的等结婚的时候才有婚书的。

    晴空说可不是就是凭嘴说我还说你们和上月杀的乱匪哦婚约呢n”

    晴兰倒是不知道以前自己家和卢家有没有年庚和婚书之类的n不过多姑娘应该知道就是有当年林家出事他们这样的人家估计也不留着了。所以叟也咄咄人的要压住他们让他们以后少找麻烦。不过晴实又想他们有什么目的啊?要不能老追着自己不放?晴实本人是个美人衣服头面也值钱但是这还不值得这家人契而不舍不是门所以信口往严重里扯可是那家人的脸色果然以一变被正盯着的晴雯看见了叟马上说怎么样力让我说中了吧力乱认亲家也是容易出事的”

    那卢燕说胡说八道

    晴实笑说这该怎么形容外强中干勺怡羞成怒力

    那卢瑞大怒你要扑过来打蛮那乡民们哪里依早把他抓住要打晴实洲想劝就听一叮严肃的声音说住手怎么?;

    一个同样严肃的圭人和一叮中年一起过来大家马上给他们让路多姑娘一看就扑过去哭喊老太爷里长我没活路了你们好给我们姑姓做主啊这此人看我妹子颜色好要骗了她去她不上当就要强抢啊在我男人坟上打我啊”

    旁边人又说我们看见了。

    人家姑娘喊救命我们出来的时候这个男人正打这寡妇呢n

    那卢家老太赶紧说老太爷啊您是知道的我们家老爷子和林家是定了亲的偏这丫头不认还骂我们瑞儿不过心急

    晴实说我洲才就说了这根本是骗人的拐子。说是我婆家我爹娘和姑母殁了的时候怎么没见过的?我被卖了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说还说过婆家?要年没年庚要婚书没婚书的门有什麽凭证。我还在京里听说他们和乱匪定过亲昵不信到衙门里查杳的。定是他们做了拐子要拿我去卖的U

    那被叫做老太爷的清瘦翼锋的老人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说和这姑娘定过下过婚约可有凭证力

    卢家老太说老太爷啊咱们村的事您还不清楚么力?时候儿女亲家不过是一句话哪有什么凭证啊。不过村里都知道啊U

    晴实说无凭不证我去告你讹诈。”

    老太爷说当年你们卢家和林家定儿女亲家的事我倒有耳闻。睛叟刚想说话但是一看那老人的眼睛就又把话吞下去了并拉住了想说话的多姑娘。那老人冷眼看看面露喜色的卢家老太和脸色不虞的卢瑞说可是林家出事的时候你家的表现大家也看见了不像有和林家有婚约的样子。

    有人接上还是老太爷说的对耳听是虚眼见为实。”

    老太爷说所以村民不能为你们作证的。你们说与这姑娘有婚约要有凭证的U”

    那卢燕说老太爷啊这事你还不要管了。我们家的事不是你管的起的U”

    晴空说你们要强抢朝廷命官家仆凭什么别人管不得。本乘我给我表哥上坟的事不想节外生枝U既然你们欺人太甚我们到衙门分辨一下看看你们是什么罪过U”

    旁边人起哄说去去啊!”

    卢家老太说你要不认就算了咱们拍两散我们家也不是找不上媳妇的不过是看着两家过去的分晴实说稀罕我家破人亡的时候没看过分现在倒想起来了。我是不是应该算算你们家当年用我家多少现在连本带息应该一起还我虱是。

    那卢瑞说谁用你家的了。

    傍边一个大爷说卢家子你说话不能没良心啊

    又一个说他家早就没良心了还用说啊。”

    晴实说你们家既然不是找不上媳妇了找我有什么企图啊?

    卢家老太装没听见招呼儿女要走U偏有人说不是要见官么?怎么不敢见了力

    那卢燕说见官有什庶力什么县令我们二爷一句话还不和狗似的。

    晴雯说齐国公之后世袭一品威镇将军的陈家吧力

    卢燕说你也听说过勺还敢招惹我们?可惜我们家不会婴你了你就后悔去吧

    晴实说我后什么悔啊。后悔的应该三陈家二爷吧力我回家可得告诉我们贾家二她妹子就嫁到了陈老太太的娘家怕是陈家老太太还不知道多了你这么个媳妇呢U

    卢燕一听脸色就变了想要扑过来把睛实吃了谁会信你这个死丫头的勺

    晴实说怎么不信啊?咱们试试吧还是陈家分了家陈家二爷认为老太太管不了他了?”

    那卢老太赶紧拉住女儿说晴变姑娘啊U老婆子真的是四片好心当年真的顾不上你的现在子好了想把你娶过来也省的你为奴做婢的。”

    晴空说就凭你女儿这样不过明路的境我们家做丫鬟的也瞧不上的。你打什么主意我也不是不知道。戏过去在我们老太太屋里什么人没见过U

    你们就此安生了吧要是再生什么事端再找我们或者这里其他任何人的麻烦我就豁出去公堂上走一趟告你们强命官家奴。别以为给陈家做外宅就能只手遮天了我们家舅老爷笔下斩千石的名不是白得的。”

    那卢家人终于灰溜溜走了。晴实上前谢过那老太爷和乡民们。那老太爷点了点头就回去了三晴实和多姑娘谢了乡民帮助就也回去

    卢家这一闹晴变开始对表哥说的自己父亲的藏的东西感兴趣了U这卢家人一看就是无利不起早的对自己交缠不清一定有所图。自己一个丫鬟就是主人开恩放出来能有什么让他们贪图的力应该是和自己父亲最后的藏的东西有关。可是想归想也不能现在去拿来看只能以后看机会吧U不过会不会带了麻烦啊门晴叟在贾府求生吸取原著晴空的教记、心谨慎惯了所以有蚊担心U

    回到林家洗换了到黛匝正房紫鹃说夫人说咱们今年跟着姑娘去铺子里挑料子呢。”晴蛮听了一时就把在甜水村的事放下了n

    第二天一早黛玉就带了紫鹃晴蛮她们跟着楚盈去绸缎庄了。女孩子们能上街买东西都是高兴的何况是去绸缎铺子。

    这绸缎铺子也旧于接待这蚊豪门官宦家的女眷了自然一切顺利美好U她们正挑选着楚盈说这水红的重缎正好这叮季节你们用。黛玉说母亲洲才选的这个藏青太深了此U不如配上这个月白色的。是不是紫鹃飞,、雅力、雅说这个孔雀蓝到鲜亮又稳重夫人和姑娘都能用U夫人做衣服姑娘做配料用。”楚盈又说你们也选叮回去过年做衣服啊。”林家主仆正高兴又进来一人。楚盈她们没注意晴实因为方位的原因正好看见她穆盛年。

    晴实不傻当然装没看见要不怎么招呼啊。那穆盛年也不看她们自己在一边挑选伙计好像认识穆盛年没有因为她孤一人就怠慢了去反而招呼不过晴实无意看见的况是穆盛年虽然看似在挑选衣料但是有此心不在焉。不过晴蛮也没想转头就忘了。正当她们挑的差不多的时候突然进来一大批人U

    她们不可能不注意一看居然是东平王妃带着大批人马来了。虽然按说穆家姑娘来了她的嫡母等后头到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不过现在这况楚盈一看就知道不好了赶紧对伙计说把我们挑选的都包起来明天送到我们家里乘。我们先回去”大商号的伙计哪叮不机灵马上说好的您放心您走好。”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