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混乱

    不几就是想、湘云大喜的子,楚盆和黛玉一早起,梳洗打扮了带了礼物就去史侯家参加湘云的起嫁酒。虽然楚盈和史家没交但是因为黛玉是在室女根本能自己出去应酬所以史湘云下帖子的时候就邀请了楚盈而楚盈也因为黛玉要责就也都去了。

    睛雯第一次去史侯府不亏是阿旁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这史侯府好大啊口不过那句是说史家人丁兴旺呢还是说史家仆从如云呢?不知道。不过史家到金陵四大家族的最后了还能一门两侯也还是不错的。

    这起嫁酒也是办的豪奢闹要是这里的客人们听说湘云总暗示史家刻薄她一定会骂史湘云白眼狼口不过睛雯的理解是史家已经清醒的感觉到富贵不长了所以赶紧及时行乐。不像贾家的享乐是认为以后还有百年的宴席呢。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这个可是圣人说的啊。

    楚盈坐到地位相仿的夫人中间黛玉和几个相识的姑娘们坐到一起。

    姑娘们的丫鬟居然没有人问贾府水月庵的事不知道是知道黛玉等留面子还是这样的龌龊事根本不敢让姑娘们知道所以对姑娘的丫鬟也封锁消息。不过睛变知道这样的封锁对被动的听众可能有用但是对主动的八卦好者影响不了什么。

    湘云的嫁妆是以她母亲当年的嫁妆为基础的大件珍品基本没变动不过是此消耗品用了或者花样过时了要添上新的”时兴的什么的要不真显得史家刻薄了湘云。

    睛实没事和几个一样没事无聊的丫鬟去前头看了湘云的嫁妆。

    有此地方的风俗是提前天或者几天送嫁妆晒妆啊。不过史家的方式是让嫁妆跟着姑娘的花轿过去。所以睛变也看见了看起来很体面。想当年史湘云的母亲嫁八史家的时候史家还兴盛吧所以自然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嫡出女儿吧有份体面的嫁妆不稀罕。而且史湘云是独生女她母亲的嫁妆应该完全冉她带走不留在史家这个可是有律法可依的。

    当史家的起嫁酒席正到**的时候发生了雏也意想不到的事风云变色一瞬间啊。

    正当史家的宴会正到好处戏台上也闹一时间大家也没留神突然听见外头乱起来不是一般的乱史侯夫人就派人出去看那丫鬟还没到门口一个穿着体面婆子就冲进来了夫人不好了。”

    史侯夫人站起来说怎么没规矩什么大事这么撑不住?”

    有一个打扮体面的媳妇进来了不得来了来”

    有此人家的太太姑娘有此撑不住事慌乱起来他们的丫鬟婆子也就不成样子口睛雯赶紧看楚盈x黛玉楚盈姿势表一筷不变黛玉也端坐不动只是目光看向那史家的婆子有此迷惑不明白怎么回事。睛实想莫非史家抄家赶上今天史家嫁女是故意的吧?

    这么一来湘云也够可怜本来几个时辰以后她就不是史家人了虽然以后刚到了夫家娘家就倒台了在夫家的子也不一定好过不过如果对方不是削绍祖那样的混人顾及面子她还能是妈也有自己的嫁妆周转子也能过的去。要是史家现在抄了她就惨

    睛雯正想着进来一队太监。睛雯以为要曹读圣旨又想贾家人听圣旨好像不是和原来睛变前世看的古装大戏上演的那样来个太监说圣旨到”在场的都跪下然后太监读了圣旨就可以的好像还没想完那为首的太监说东平王今天奉旨查抄所有史鼎族人外的女眷请从自行离去。”

    这个皇帝到周到还有可以见女眷的太监来通知无关人员撤退。

    睛雯赶紧来扶黛玉黛玉也站起来了各家的姑娘都向自己家的母亲祖母伯母婶娘嫂子什么的带她出门的家族的太太”们靠拢口而太太‘们也站起来招呼自己家的媳妇女儿侄女什么的口虽然这此太太小姐都很文雅没有拥挤碰撞事件发生但是正是大家顾着体面不肯挤来挤去又着急人又多场面十分混乱口紫鹃和睛雯只是护着黛玉可是现在这前头全是绫罗绸缎金银珠宝的晃来晃去看的人眼晕哪里还找的到楚盈。当然别人家姑娘也一样找不到自己长辈。于是开始出声呼唤开始顾着面子还小声后来发现声音不够大的话连自己也听不见就开始高声。场特寇一样开始都规矩的站住小步走动现在发现找不到宇凹家人有此沉不住气的姑娘”年轻们开始哭叫下人们更是让主子打发了找人如果找的到就到处乱挤。

    睛雯看场面要失控怕发生踩踏事件什么的赶紧和黛玉说姑娘我们还是躲到门口或者实在不行到墙边才是要不这一时乱起来站都站不住更不要说找夫人了。”

    黛玉说可是那样哪里找的到母亲?”

    睛雯说所以说到门口啊夫人看不见姑娘当然会往门口看了担心姑娘会被人流卷走冲到门口去啊所以才能找到啊。要不这样怎么找的到啊?”

    黛玉虽然怀疑那样的守株待免的法子能有用么不过不是守在原地而是一株比较明显的树应该有用吧。主要是现在实在是看不见楚盈只见四处都是慌乱的人就只能同意了。

    她们终于在还没彻底乱起来的时候向门口移动了。紫鹃看了门口的距离说这个不好过去啊。”

    睛雯说我们沿着墙角走好了这样就是路远一点但是安全啊”

    黛玉说好。我们就沿着墙角走吧要不咱们这么穿行也影响别人啊。”

    这时一个声音说我们能和你们一起么。我们也找不到家人口”

    睛雯她们回头一看一个和黛玉年纪相仿的姑娘拉着一个另一个姑娘站在她们后看她们一样的装扮应该是姐妹。

    黛玉想了一下说能和姑娘搭伴黛玉当然求之不得但是黛玉也是找不到母亲所以没法的法子两位姑娘可以愿意和我们一起?”

    那姑娘点头说听姑娘是个有见识的我们姐妹想跟姑娘一起好知道个进退。”什么时候了?你们不客会死啊?不赶紧走到可能死啊?还是被踩死多么不雅观的死法啊不对雅观也不能死啊。

    睛雯以扶为拉的让黛玉向墙边移动紫鹃当然在另一边扶住黛玉口刚到墙边就发现场面有此失控了睛实暗自庆幸口苦中作乐的想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主角模板穿越女主要是被踩踏而死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场面开始乱起来紫鹃护着黛玉可是黛玉还是紧张了她拉着睛变的手越来越用力了。好在她也没几分力气所以也不疼。

    睛雯分神看那两姐妹一色的赤金镶嵌珍珠头面桃红刻绎外裳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刚才说话的那个现在也镇静虽然不知道光是面上镇静实际还是怕的就像黛玉一样还是真的不同凡响。她那姐妹却吓的瑟瑟发抖十分萎缩。就是不是一个妈生的也是一样教育的怎么差这么多?

    睛雯光顾的看这姐妹突然发现黛亚松了她的手听紫鹃说姑娘”睛雯赶紧看黛玉发现黛玉居然上前一步低拉起一个被撞倒的小女孩。这样也太危险了吧?睛雯和紫鹃把她们一起拉回来睛雯还被撞了一下不过没压力马上就轻了。睛变把黛玉拉回来看她没事说姑娘要吓死我啊。这么危险的时候不能低腰的会被挤到踩死的不是我吓唬姑娘我在家的时候就听说过人多的地方低被踩死的。姑娘也太不小心了。”睛雯一般还是低调的现在气的顾不得了噼里啪啦的一串说的黛玉都没法插嘴。

    等她说完黛玉说不是没事么”

    睛雯说有事了还说什么?都没机会说了”

    黛玉说可是这个孩子被挤倒了按睛雯你的话她很危险啊。我们怎么能不管啊?”

    睛雯气急这么多人呢。姑娘怎么管啊?”

    黛玉说我是管不了可是这个算是不过举手之劳吧。怎么能不管啊?”

    睛雯说什么是举手之劳啊。很危险的差点赔上我们一各命啊”

    黛玉说这么危险么刁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没多想。”紫鹃没说话估计对黛玉的危险行为也不赞同不过不像睛雯这么直白口

    刚才是危险不过姑娘也是真的好心。不过您的丫鬟说的也是还是很危险的还是先躲躲吧。”这是刚才的姑娘说。睛雯这时候回想应该是刚才她推开了撞自己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