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没了赵姨娘,还有后来人

    ( )    有芳官在远处配音,就说到这批小戏子了。晴雯就说了刚才的事,侍书说你可捅了马蜂窝了,那班小戏子没一个省事的,还有些一荣皆荣,一损皆损的样子,以后她们有的和你闹。晴雯是不怕的,反倒可怜她们,她们懂的扎堆,可是王夫人思想是对她们也是批处理,一个不省事的芳官就把她们全扫地出门了。

    话说宝玉听说贾母等回来,随多添了一件衣服,拄杖前边来,都见过了。贾母等因每辛苦,都要早些歇息,一宿无话,次五鼓,又往朝中去。离送灵不远,鸳鸯,琥珀,翡翠,玻璃四人都忙着打点贾母之物,玉钏,彩云,彩霞等皆打叠王夫人之物,当面查点与跟随的管事媳妇们。跟随的一共大小六个丫鬟,十个老婆子媳妇子,男人不算。连收拾驮轿器械。鸳鸯与玉钏儿皆不随去,只看屋子。

    临,贾母带着蓉妻坐一乘驮轿,王夫人在后亦坐一乘驮轿,贾珍骑马率了众家丁护卫。又有几辆大车与婆子丫鬟等坐,并放些随换的衣包等件.是薛姨妈尤氏率领诸人直送至大门外方回。贾琏恐路上不便,一面打发了他父母起赶上贾母王夫人驮轿,自己也随后带领家丁押后跟来。

    荣府内赖大添派人丁上夜,将两处厅院都关了,一应出入人等,皆走西边小角门.落时,便命关了仪门,不放人出入。园中前后东西角门亦皆关锁,只留王夫人大房之后常系他姊妹出入之门,东边通薛姨妈的角门,这两门因在内院,不必关锁。里面鸳鸯和玉钏儿也各将上房关了,自领丫鬟婆子下房去安歇。每林之孝之妻进来,带领十来个婆子上夜,穿堂内又添了许多小厮们坐更打梆子,已安插得十分妥当。

    藕官等人没敢闹晴雯,到底还是欺软怕硬的,藕官那见宝玉都奈何不了晴雯,便怕了她。晴雯也懒得理他,彼此就淡着。

    这几外头人多,有没了束缚,闹个不停。晴雯为了省事,就自己花了些钱,让人买了果子糕饼的给小丫鬟、婆子们吃,吩咐她们少出门,躲着事:“你们就是这院里的人,不比别人进来一趟不容易的,所以现在让着她们玩。等老太太、太太她们回来了,你们知道咱们姑娘又是宽容的,到时候你们有多少玩不得。不非要凑这闹。惹上了事,姑娘不在,你们又能说过谁去?”

    小丫鬟、婆子们本来就是黛玉管教过的,比其他地方人要省事。听了晴雯这么说,也就听了。晴雯关上院门,让她们在院里玩耍,不生事就好。

    晴雯自己正好关起门做针线活。 ~衣服做多了,剩下许多零碎布片,晴雯舍不得光做鞋面子。按前世的印象给侍书的小妹子做了一个拼布小熊,还成功,又给巧姐也做了一个。还有更小的布片,就练着做出小小的简易版小动物,比如穿裙子的小兔,圆球版的小猫什么的,不费什么事,一会儿就做一个。不说小丫鬟们喜欢,就是婆子们也看着稀罕,晴雯也就送了她们。又积攒了十几个不一样的,下头缝上铃铛做成了风铃。小丫鬟们玩的开心倒也安分。

    晴雯这天带了拼布小熊和几个小小的简易版小动物去看平儿,当然东西是给巧姐的。平儿却不在,晴雯去拜见凤姐。凤姐说:“老太太、太太去了几,只听各处大小人儿都作起反来了,这三四的工夫,极小的不算,一共大小出来了**件了。我起不来,倒是平儿四处去了,偏偏一处不了又一处。”

    晴雯也知道的,不过不是晴雯能说话的范围,她也不想着给谁添上话儿。就拿出给巧姐的东西,凤姐看了也,叫人抱了巧姐来,巧姐喜欢的什么似的。凤姐说:“我倒这儿起不来,就只有把我的平儿叫去的,也就你还想着我们姐儿。”

    晴雯其实还是喜欢凤姐这个人物的,就说:“哪里的话。这么养着不是为了等着个哥儿吗?等有了哥儿,别的不敢说,哥儿的玩意,晴雯一定做够了。”什么也没有哥儿重要不是?不过这话去不能说,毕竟凤姐刚掉了个哥儿,还是她自己不知保养的原因。

    从凤姐处回来,路过一处,见许多人围着,里头闹上了,晴雯本想装着没听见继续走,偏看见了迎的小丫鬟莲花。一看莲花就一脸倾述的愿望,于是就问:“又怎么了?”

    莲花就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看见的听见的,听别人说的,自己猜测的都和晴雯说了。旁边凑过了同样有倾述**的小丫鬟们不时补充。

    现在没有赵姨娘了,自然没有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的那场大闹了,不过没了赵姨娘,还有后来人。这不芳官又和来院子里玩的贾赦的姬妾们闹起来了。起因么,就是抢一个适合钓鱼的地方罢了。贾赦的姨娘们省不省事,晴雯不知道,听莲花等人说多半也是难缠的,偏芳官几个一幅主人的样子,倒让人家给她们让。那些姨娘到底是半个主子,哪能吃亏,平时怎么明争暗斗的,此时也团聚起来。这些不是赵姨娘那家生子,闹也是傻闹,这里头有些个是瘦马出,有些可能就是勾栏里出来的。那个话说的,满院子的对几个小戏子不满的丫鬟婆子们十分舒服就是了。

    晴雯也听了几句,真是难听啊!可是看看周围人的表都是畅快淋漓的,你们几个才来了多短时间啊,就那么不着人待见了?

    当然晴雯也知道小戏子们不招人待见固然有她们自己的原因,但是还有其他的缘故。

    贾府里多是家生子,亲戚六件的都在府里,得罪一个后头一群,凤姐捆了个婆子,还有她亲家告到邢夫人那里呢,何况几个小戏子。

    而且除了这些家生子有亲友相助,有老子娘的面子,能够谋个好差事,其他外头来的,那个出头的不是一步步熬上来的,比如袭人,比如晴雯,那还都是人尖子。而这帮子小戏子一进园子就在主子跟前做最入眼的活,大丫鬟们地位巩固,不好意思和戏子挣,反而更显她们了,小丫头们能不恨的牙痒痒?她们后头的亲友团能不恨的牙痒痒?

    ———————————————————————————

    谢谢大家的支持,可是我真的用不好这个起点的书评管理,所以和大家沟通就少了。正在努力学习这个使用中。还有那个回访一定有的。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