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古典车祸

    ( )    这天,黛玉打发人去看紫鹃,问她家里安置好了么,又让她办完了事,就直接到林府里来。又带了二十两银子给她,晴雯、雪雁帮着准备些点心一并带去。到晚上紫鹃就跟着来林府了。不过大半个月,紫鹃就瘦了一圈,黛玉上前拉住她,两人是未语泪先流。晴雯上前说:“姑娘你也先让紫鹃歇歇,有的是时间说话。”

    黛玉才放了紫鹃,紫鹃先去清洗了,又吃了饭。这时间晴雯帮着把紫鹃的房间收拾了,却把紫鹃的妆奁,干净的睡衣等物送到黛玉房里,知道今晚上紫鹃和她们小姐两人有枕边夜话。

    晚上黛玉细问紫鹃家里况,紫鹃说:“姑娘给的银子足足的够办完我爹的后事了。我爹留下的东西我都给了我后娘和妹妹们,我爹是贾府里外头买办,油水大的很,留下的银钱也不算少,也够她们生活了。只有这个匣子是我爹指明给我的,里头有我爹给我攒的嫁妆,我娘留下的东西。”说着泪又下来了,黛玉和晴雯也跟着落泪,只有雪雁从小没有父母,没什么太深触动。

    楚夫人四处活动,为的女儿能嫁个好人家,紫鹃的爹早早开始给自己闺女攒嫁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大凡有女儿的人家比儿子更是心,毕竟这时代闺女的人生幸福全在人家手里。

    紫鹃怕黛玉哭坏了,就先自己擦了泪。又说起家里况,紫鹃的爹是贾府里外头买办,她娘当年是贾母的第一丫鬟,相当于现在的鸳鸯的地位。不过她娘死的早,她爹就在外头续了一个,这个后娘对紫鹃不大好,当然她一心只想要儿子,对女儿们都不上心,倒是紫鹃不是自己生的,反而不敢打骂。没两年紫鹃就进府里去了,因为她娘的关系就分到了贾母房里。因为在府里也能见到她爹,就不大回去,所以对后娘和妹妹们不是很亲近。

    现在她后娘哭闹着说没儿子没依靠,紫鹃冷眼看了认为怕是守不住的。就请了顶事的人做证,说自己除了父亲指明留给她的,其他什么也不要,但是要现在分出妹妹们的嫁妆。紫鹃三个妹子,最大的已经能到府里当差了,林大娘照顾紫鹃爹的面子想把她分到贾母房里当小丫头。好的事,偏那丫头不去,非要去学唱戏,紫鹃娘气的把她打个半死,躺在上起不来,也没法进府里了。晴雯心想应该让蒋玉菡给她讲讲学戏的辛苦,不过有紫鹃娘管着,是不会让闺女去的,也就算了。

    晴雯想原著上没有紫鹃爹的事,怎么会出现这个请节,不会因为我穿越来的缘故,改变了原著进程?别的也罢了,这个要是影响了别人的寿命可就罪过了,私下问紫鹃,她爹得的什么病?紫鹃说:“大夫说喝酒太多伤了肝。从我娘没了,他就开始喝酒,不过他素来节制,只是晚上喝,白天起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有耽误过事,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他好喝酒。我后娘又怕他,也不劝。结果这两年体都不好,他有要强,不对人说,连我都瞒着。结果这次受了凉一并就发作了。大夫说早个三五年戒了酒就没这事了。不是我说,我后娘也太不用心了。去年我就见我爹脸色不好,他说只是累了。我跟姑娘说了,姑娘给了我些参片。结果这次回去,才知道,我后娘给放的找不到了,根本没给我爹吃。”晴雯一边安慰紫鹃一边想这么说来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要不哪有好意思再见紫鹃啊?

    贾母又接了黛玉去。因为楚夫人给林栖找了个先生正准备开始正式读书,所以林栖小朋友没跟去。

    紫鹃和晴雯跟着黛玉做一辆大车,后面雪雁和纤坐一辆小车跟着,傍边跟着贾家的婆子小厮们。

    黛玉和紫鹃、晴雯低低的说着话,突然车被狠晃了一下。三人都被撞到了一边,紫鹃正撞到车壁上,黛玉撞到她上,晴雯又跌到黛玉上。紫鹃被磕的痛叫出声。晴雯从黛玉上爬下来,扶起黛玉,黛玉因为有紫鹃垫着没什么事,只是有些疼。然后两人看紫鹃,紫鹃撞的不轻,脸色都白了,肩背都火辣辣的疼,好在头部后面是窗户,所以还好没撞到头。三人看过了,才发现车子都斜了,外头一片喧哗。

    晴雯就说:“我去看看。”黛玉阻止不及,晴雯就出去了,扶着车帮才能站的住。一看原来一辆车正撞到自己的车上,马撞到辕上,车被甩到自己车上,撞坏了一个轮子,所以车就斜了。

    自己车的车夫被撞下车,倒在地上,几个仆人正在围着。对方车夫也受了伤,流着血,晴雯有些晕血,不敢看,就问贾家仆人自己家车夫的况:“老张没事。”

    “摔晕过去了。不是撞到头了。”下头回答。

    黛玉在车里听了说:“快去给他找个大夫看看去。”

    就听外头有人说:“果然是贾家,别人的死活完全不管,只顾自己人。”

    晴雯回头一看,一个锦衣宝带的贵公子正在一边看着说风凉话。晴雯知道定是贾家的政敌什么的子弟。不过现在不是贾家理亏,何况说的黛玉了,晴雯自然不干:“这位公子定是好眼力,隔着车子能看见外头?”

    “?”

    “我们姑娘在车里,当然只听见我们说我家车夫受伤了,给自己受了无妄之灾的车夫找个大夫又什么不对的?难道我们姑娘能掐会算,知道外头还有别人受伤不成?”

    “…………”

    晴雯再接再厉:“公子这么好的眼力就看不出了是他们撞上了我们,我们即没超速有没占道,走的好好的,怎么就是我们不是了?说起来应该是他们赔偿我们医疗费才对。”

    “???”对方到后面听不懂晴雯说什么了。

    晴雯想我还没说我们遵守交通规则,这是对方应该负全责的交通事故呢。不过说了别人也听不懂,还是不说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