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林家的生日宴

    ( )    这天,多姑娘带话进来,说来了亲戚,晴雯听了一愣,怎么还有亲戚?到家一看,原来是蒋玉菡。他正月里忙,到现在才闲下来。大家坐下了说说家常话,多姑娘就问起蒋玉菡小时候了,女人都八卦。蒋玉菡说起小时候学戏的辛苦,听的晴雯和多姑娘都掉眼泪。晴雯暗道果然是万恶的旧社会。那时候学戏是真苦,别的不说,就说戏班子里那些小戏子们没学成的时候,都是睡在稻草上。而教戏的师傅为了自己的学生比别人的学生强,就在自己学生的稻草上浇水,让小学生晚上半夜睡不了,只好练戏、想戏,渐渐就比别人强了。更别说唱错了词、动作不到家被打更是正常,一天不一定能吃上三顿饭,但是最少三顿打。哪里像贾家的小戏子还有婆子伺候着?

    黛玉是出了正月才来的,所以不多就到生了。楚夫人就要接了她家去过生,又邀请众姐妹去做客。本来贾母还想留下黛玉在贾府过生,但众姑娘没平时也没多少出门的机会,有个做客的机会能活动一下都是喜欢的,所以当然想到林家去逛逛,就都笑盈盈的请求贾母答应。贾母也就答应了,宝玉也想跟着去,贾母也应了。

    头两,黛玉先回去准备,晴雯也就跟着到了林家。

    林家原来在京里没有私宅,林如海在京是有官邸住,出了京就在京城就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这次,因为贾母把林家姐弟接进京,楚夫人也跟着进了京,在姑妈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宅邸,就买下来作为林府了。这府邸原来也是一个老世家的宅邸,但是前不久,他们家坏了事,主人下狱,仆人发卖,这宅邸也就官卖了。虽然是老人家,但哪里都像四王八公那么显赫,所以宅邸规模和荣宁两府差的远了,不过五进院落。但是听黛玉说这家祖上估计是个藏富守拙的,因为这宅邸不大,外头尤其不显眼,但是建材都是极好的,营造上也十分下功夫的。

    回来林家,林栖去和楚夫人住,黛玉自己住最里头的那个院落。按照四合院的规格,五进的院子,前头一个垂花门外的外院,后头一个后罩房前的后院,中间三重院落。第一重正院留给林栖将来用,楚夫人住在中间的院子,黛玉住最里头的院子。

    到底是老世家的旧宅,虽然只是一路五进的宅子,但是十分的精致。黛玉的院子是正房七间,三房四耳,东西厢房各三间,因为和前面的院落相连所以没有设倒座房。

    院子中庭一棵老树,数棵石榴树。竹篱围起一小片花圃,厢房阶下有几株迎和茉莉。树下有一石头桌凳,正房门外有两排青花白瓷水缸。耳房前的小天井里一边种植着芭蕉树,一边是一丛细竹。

    穿过蕉叶月洞门就是正房和后罩房之间的后院,这后院却挖出一渊小池。正房和后罩房间不足丈许,中间是小池,前后是房舍,两侧是游廊,池岸是湖石和青条石错落。最妙是正房后面建有一半亭,半亭就伸出池内,修建在水面之上,下雨时可在此观雨。正房开有后窗,下雨时在后窗也可听到雨落入水中的声音。应该就是聆雨亭的得名。

    先给黛玉收拾好了,晴雯才到自己房里收拾。

    因为林家的小姐黛玉有自己独立的院落,所以后罩房就住了丫鬟们。由小池边上的游廊与前头的院子相连接。虽然不知道原来这家的后罩房的用途,但是这后罩房修的开间小,对应七间正房加上月洞门的开间的宽度,足足的修了十一间之多。不至黛玉的丫鬟住,连楚夫人的下人也住这里。

    晴雯还以为要借紫鹃的屋子住,不料黛玉让再收拾出一间空房来给晴雯:“要是你以后常住在我们家就好了。 ~”晴雯也想啊。

    现在晴雯的房子正是后罩房中一间,房间极为干净,家具是榆木的,但是做工精致。

    一张架子,一个面条柜,窗下一个三斗桌,一张交椅,门口摆着衣架和脸盆架,屋子正中有一张小圆桌,四个小绣敦。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所有家具都是和窗户配的海棠花纹。晴雯很是满意。

    住了两发现林家果然如紫鹃说的人少事少。楚夫人也是会治家的,孤儿寡母带着不多的仆人过子,却处处现出诗礼传家的风度。不像贾府人多口杂不算,从上到下风气就是压轧攀比,铺张浪费。

    花朝节正是黛玉生,一早林家就准备上了,还请了名店的大厨。楚夫人的姐姐周太太因为要帮忙的所以带着一双儿女先到,然后客人陆续到了。

    因为是晚辈的生,铁老夫人不会来,不过铁家庶出的二小姐铁蘅到了——铁老夫人自己生了一女二子,女儿当然就是铁贵妃,排行最大,铁家还有庶出的一子一女,这铁家二姑娘比黛玉大不了多少,平常也没个同龄的朋友,所以和黛玉很好,不过黛玉得叫她姨妈。

    还有王翰林的家眷,王翰林和林如海是同科,现在又和楚夫人的弟弟同在翰林院就职,所以早早和林家开始来往。因为是小儿女的生宴,今天是他家长媳梅氏带着三个姑娘来,大的王柳烟是嫡出的,姿容明艳、气度稳重不在宝钗之下,两个小的是庶出的一对儿孪生姐妹花,俏可人,分别叫王玉烟、王碧烟。

    然后就是贾家的姑娘们,黛玉不光请了贾府三和薛家姐妹、湘云,连李家姐妹和刑岫烟也邀请了。贾母没想到有外客,就让李纨带着她们姐妹们来了。

    最后到的是曲太医的孙女,曲醉。曲太医是楚夫人姐弟的亲外祖父的旧交,两人可谓贫之交,幼时启蒙的同窗。后来曲太医改学医,后为了有所长进,离乡修行,后来考进太医院。楚夫人的亲外祖却命运多舛,虽然满腹经纶但是科举未成,早早过世,留下孀妻幼女无以为生,最后女儿给人做妾。这次楚夫人的弟弟楚言进京赶考,路遇曲太医,曲太医看着酷似故人,问起来果然是故人之后。所以在楚言未会试前,曲太医就十分念旧的照拂她们姐弟。黛玉就蒙他看顾,问诊开方。

    曲醉还带来一位小姐,是谢将军家的女儿,谢青麟,名字十分男儿气,却是个最文弱不过的姑娘。一直听曲醉说起黛玉,黛玉也是听曲醉说谢家姑娘,两人也见过对方的诗词,都仰慕对方,这回正好有机会,曲醉就引见她们。果然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要说贾家姑娘也参加过些应酬宴席,不过这种纯闺中小姐们的聚会自有在自己家关起门来的时候才有,如今见了这么多其他人家的姑娘,又能自由玩笑,格活泼的如宝琴、湘云、探等分外高兴。等熟悉了,就是格腼腆的迎发现和铁蘅都是安静平和的格也能谈的来。刑岫烟等不习惯应酬,准备藏拙,但黛玉的表妹,周太太的大女儿周凝,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为人十分周全,就过来和他们攀谈,周凝年纪虽小,但是读书很多,言谈有物,与岫烟等详谈甚欢。所以当可谓主宾尽欢。

    等回去的时候,只有宝玉不高兴,原来楚夫人不肯让他进内院,让自己外甥周崇陪着他在外头开席。宝玉一心以为可以林妹妹她们和在大观园里一样玩笑,不想不但林妹妹没见到,连其他姐妹也不让见了,只有一个才十岁的周崇陪着。要是宝玉也喜欢漂亮的少年,但是周崇是个皓齿明眸的美正太没错,但是小小年纪就是一只资深书虫,和宝玉哪有话说。

    所以等晚上回来贾府,贾母见姑娘们都兴高采烈,宝玉垂头丧气。问起来知道原来宝玉根本就是被在外厅晾了一天,一个姐妹也没让见。宝琴说:“林姐姐家来了其他人家的姑娘们,所以宝二哥哥就不能进去和我们一起了。”

    贾母就问:“都是谁家姑娘?好不好的?”

    惜说:“都是极好的。我们只说宝姐姐、林姐姐是个尖儿,今天见了王翰林的大姑娘、谢将军家的姑娘,才知道人家也不差什么。”

    贾母问:“还有谁?”

    探回答:“还有黛玉的小姨妈,说是林家太太姑妈的女儿铁二姑娘;曲太医的孙女并王大姑娘的嫂子带着两个妹子。再有就是林家太太的外甥女周姑娘,人还小却极周到不过的。”

    邢夫人说:“林家这么多年了还有不少旧交呢。”

    宝钗说:“听她们说起来好像都是林家太太家那边的亲友。”

    贾母听了这话不喜,只说:“林家守着丧呢,当然和林姑爷的旧交们没什么来往的。楚家哥儿中了状元,当然交往的多了。”

    宝玉说:“周家的哥儿长的那么精神,却是个糊涂的。一天都念叨圣人言,破题作文什么的。我让他给林妹妹带个话,让妹妹出来好歹见一面说说话,他非说什么七年男女不同席之类的酸腐话,不答应。”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