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初次与异性同居生活

    李纨笑着问:“这是那里的话?你到底说明白了是谁的亲戚?”那婆子丫头都笑道:“的两位妹子都来了。还有一位姑娘,说是薛大姑娘的妹妹,还有一位爷,说是薛大爷的兄弟。我这会子请姨太太去呢,和姑娘们先上去罢。”说着,一径去了。

    宝钗就笑着说:“我们薛蝌和他妹妹来了不成?”李纨也笑道:“我们婶子又上京来了不成?他们也不能凑在一处,这可是奇事。”大家纳闷,来至王夫人上房,只见乌压压一地的人。

    原来邢夫人之兄嫂带了女儿岫烟进京来投邢夫人的,可巧凤姐之兄王仁也正进京,两亲家一处打帮来了。走至半路泊船时,正遇见李纨之寡婶带着两个女儿大名李纹,次名李绮也上京。大家叙起来又是亲戚,因此三家一路同行。后有薛蟠之从弟薛蝌,因当年父亲在京时已将胞妹薛宝琴许配都中梅翰林之子为婚,正进京发嫁,闻得王仁进京,他也带了妹子随后赶来。所以今会齐了来访投各人亲戚。

    于是大家见礼叙过,贾母王夫人都欢喜非常。贾母喜欢闹,很是高兴:“怪道昨晚上灯花爆了又爆,结了又结,原来应到今。”一面叙些家常,一面收看带来的礼物,一面命留酒饭。凤姐儿自不必说,忙上加忙。李纨宝钗自然和婶母姊妹叙离别之

    贾母又说:“如此闹,不能少了玉儿,去林家把玉儿姐弟接过来。”

    晴雯一干丫鬟听宝玉说来的四位姑娘都顶灵秀的人物,那薛蝌也和宝钗的同胞兄弟一样。都去看,晴雯看那李纹、李绮、刑岫烟果然秀美优雅,而宝琴最为出众,果然是连宝钗也比不上。而那薛蝌是个极俊美的少年,不像商人家的少爷,倒是像个世家出的书生,一股书卷气,举止得当,实在是比宝玉要强。别说晴雯花痴,竟盯着美少年看,主要是晴雯穿越来以后,见到的姑娘个个都是人尖,可是就没见过几个出类拔萃的男人,薛蝌是第三的让她感觉顺眼的,前两个是柳湘莲和他不知名的同伴。

    你说宝玉,宝玉有两好,第一投胎投的好,第二颜好。投胎是个技术活,能投好了不容易,加上还要一幅好颜,的确不容易。可是晴雯因为近距离观察他,所以对此只有反感,比如投胎投的好,所以总有人认定像晴雯这种美人一定想攀上宝玉当姨娘,而颜好,本来还能养养眼,可是这厮美之心远超过自己这个女人,天天把自己打扮的和只开屏的孔雀一样,严重增加了晴雯的工作量。

    一时安置下来,贾母喜欢宝琴留她同住,薛蝌去薛蟠的书房住。贾母王夫人因素喜李纨贤惠,且年轻守节,令人敬伏,今见他寡婶来了,就苦留李婶住下,那李婶虽十分不肯,无奈贾母执意不从,只得带着李纹李绮在稻香村住下来。而刑岫烟被安排去和迎同住。晚上黛玉带着林栖回来,还回蘅芜苑居住。

    这时传来消息,保龄侯史鼐迁委了外省大员,不要带了家眷去上任。贾母正好留下湘云。

    此时大观园中比先更闹了多少。

    黛玉明显和宝琴投缘,然而针线管家的话题宝钗更娴熟,所以也不时交流。在当时女子应受的教育方面薛家是下过大本钱的,所以在管家理事、针黹礼数等方面宝钗是受过系统训练的。黛玉小时候冲男孩教养,然后到了贾府,在文化上比宝钗受教育多,但是这些女子功课很多都是最近恶补的,好在她也不是没有基础,只是贾府的教育没系统起来,加上她天资聪慧,倒也不难。两人虽然个不同,但是做的是同层面的交流,倒也合拍。不过论格,黛玉和宝琴更契合些。因为黛玉和宝钗来往多,香菱见黛玉的机会也大,她跟着湘云学诗,开始入门没问题,不过湘云格豁达开阔,香菱格纤细柔软,有些好差异。所以香菱就请教黛玉,黛玉也乐于教她。

    然后小姐少爷们就作诗娱乐,这些和晴雯没关系,倒是黛玉这次回来又给她带了新的花样子,还有一绘画的工具。黛玉说:“看你描花样子,和画画也不差什么,真的和学过丹青一般。你针线上也好,不如练练绘画,自己喜欢什么自己画出样子来,岂不更好。”

    黛玉从知道她认得字,就给她书看。这次送了她一本讲绘画书,让她没事看看,所以晴雯如今天天在家闭关绘画呢。重拿画笔的感觉真好。

    好的晴雯一时忘了没有暖气的痛苦。可惜美好的如同世外桃源的子很快被打破了。(提问:你不是昨天还在抱怨没有暖气,没有24小时水,没有马桶等等等么?晴雯:陶渊明写的很清楚,那地方的文明水平停留在秦朝,哪有暖气,24小时水,抽水马桶等等等啊?哎!从秦到清这么多年都没什么进步啊,封建社会果然是不好。要不是明朝没用,被满清鞑子占了江山,中国的资本主义继续发展,没准已经发展出冷暖自来水和抽水马桶了。看看明末的繁华,真的是可能啊。)言归正传,袭人的妈死了,袭人风光的回家了,当然没有原著上风光,因为她现在还不是贾家承认的姨娘。不管怎么样,她回家了,晴雯被派去给宝玉上夜。

    话说晴雯还没和无血缘关系的男同屋过,所以她赶紧占据了离宝玉最远的睡觉地点熏笼。倒是很暖和,不过明天不会上火流鼻血吧。正想着就听宝玉说:“这个话,你们两个都在那上头睡了,我这外边没个人,我怪怕的,一夜也睡不着。”你是幼儿园小朋友么?十五六的大男孩了,连自己睡一张都怕。晴雯前世的表哥的儿子不到三岁就自己住一间屋了,都没听说孩子怕。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