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红楼原着系统自带NPC

    谁知刚至大门前,早遇见薛蟠在那里乱嚷乱叫说:“谁放了小柳儿走了!”柳湘莲听了,火星乱迸,恨不得一拳打死,复思酒后挥拳,又碍着赖尚荣的脸面,只得忍了又忍。薛蟠忽见他走出来,如得了珍宝,忙趔趄着上来一把拉住,忝脸笑着说:“我的兄弟,你往那里去了?”

    柳湘莲不想和他啰嗦:“走走就来。”

    薛蟠拉着不放:“好兄弟,你一去都没兴了,好歹坐一坐,你就疼我了。凭你有什么要紧的事,交给哥,你只别忙,有你这个哥,你要做官发财都容易。”

    柳湘莲见他如此不堪,心中又恨又愧,想着拳就打又怕这里闹起来反连累了晴雯,又不想他看见晴雯。便拉他到避人之处,在薛蟠看不见处用手势指示小厮带晴雯先出去。然后笑着说:“你真心和我好,假心和我好呢?”

    薛蟠听这话,喜的心痒难挠,乜斜着眼忙笑说:“好兄弟,你怎么问起我这话来?我要是假心,立刻死在眼前!”

    柳湘莲就说:“既如此,这里不便。我正有些事,我先走,你随后出来,跟到我下处,咱们替另喝一夜酒。我那里还有两个绝好的孩子,从没出门。你可连一个跟的人也不用带,到了那里,伏侍的人都是现成的。”

    薛蟠听如此说,喜得酒醒了一半,说:“果然如此?”

    柳湘莲只说:“如何!人拿真心待你,你倒不信了!”

    薛蟠赶紧说:“我又不是呆子,怎么有个不信的呢!既如此,我又不认得,你先去了,我在那里找你?”

    柳湘莲说:“我这下处在北门外头,你可舍得家,城外住一夜去?”

    薛蟠笑说:“有了你,我还要家作什么!”

    柳湘莲只说:“既如此,我在北门外头桥上等你。我有些事先吩咐一下他们。你去席上且吃酒去。等一会子你在走,他们就不留心了。”

    薛蟠听了,连忙答应。于是薛蟠就又入席,饮了一回。

    晴雯和小厮杏奴(这名起的)在外头等着,晴雯就想刚才遇见薛蟠那一刻,本来和自己并排走的柳湘莲上前一步,挡在自己前头。虽然薛蟠的目标是柳湘莲,但是薛蟠一直没看见自己完全是柳湘莲刻意的挡住了薛蟠的视线。这才是男人!

    一时柳湘莲出来,让小厮牵着马,他们一起往贾府走。

    晴雯问:“柳公子,你等会儿还去见薛大爷么?”

    柳湘莲反问:“你认为会不会去?”

    晴雯说:“我认为你不会去,不过也可能去,然后打他一顿。”

    柳湘莲奇怪:“你怎么会想到我想去打他?”

    晴雯说:“因为我在家的时候我们家邻居的哥哥就经常这么干。”

    柳湘莲笑了,问:“你那邻居哥哥呢?倒是投我的脾气,我想见见。”

    晴雯说:“死了。”

    柳湘莲顿了一下才又问:“得罪人了?”

    晴雯说:“倒不是,得罪人是不少,麻烦也多的很。不过却是因为亲事上出的事,有个熟人给他说了门亲,他当时也正想这安定下来,就没打听答应了,结果那女子有些,有些不端正的事,连累了他。我们都说他冤,那么多麻烦都没要命,就是一时不察糊涂结了门亲就赔上命了。”

    柳湘莲说:“是够冤的。”

    晴雯说:“那你还去么?”

    柳湘莲说:“不去的话,我咽不下这口气。”

    晴雯说:“把他当傻子骗让他空等着,自己回家舒服睡觉,不也出气的。反正你要出门了,他也找不到你质问。”

    柳湘莲说:“也是。姑娘的真是聪明人。”

    晴雯说:“我叫晴雯。晴天的晴,形成花纹的云彩的那个雯。我爹起的,卖到贾家以后,我们老太太听了说不用改了,就叫下来了。”这倒是真的,晴雯听她表哥说的。

    柳湘莲说:“是个好名字。晴空的云纹最漂亮不过了。”

    晴雯说:“要不我哥哥给你送衣服去了,都不知道怎么说的。”

    赖家是贾家的管家,所以离贾府很近,一时就到了贾府后门,晴雯说:“谢谢送我回来。”

    柳湘莲笑了笑就走了。晴雯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真的想笑的时候反而笑的很淡,淡的像烟一般,有些来如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的感觉。

    晴雯如此冒险的折腾一回,不知道能否有用。原来晴雯趁着和柳湘莲的小厮闲聊的时候说了:“我真的记住你家公子,是听说我们东府里的珍大爷的小姨妹子尤三姑娘说非你家公子不嫁呢。听说我们尤大的两个妹子都好看的不行,她都这么说了,我们底下人私下才说起你们公子呢。”希望这小厮把这话传给柳湘莲,这样贾琏提亲的时候,柳湘莲能想起问问这位尤姓姑娘是否是珍大爷的姨妹,省了答应了又退婚,惹上尤三姐一条命,自己也受伤害。

    其实晴雯来的时候也不知的怎么发展,只想出这么个说法,可是真对上柳湘莲的时候又说不出来,感觉这话太轻薄,不管是相对于自己还是尤三姐。好在找机会和柳湘莲的小厮说了,希望能转过去吧。

    没想到,柳湘莲会送她回去。不知道她路上应急编的故事有没有用,只能希望能有用了。

    第二天,就听说薛大爷昨天被打了,却不是柳湘莲,而是当晚等人时路遇一美人,一时毛病犯了,结果美人的家丁把他打了。结果还不知道美人是谁,当然也不知道打人的家丁是谁了。又过了几,说是出去经商了。香菱就跟着宝钗进了大观园。原著的力量果然强大,该有的节发展一定会有,不行换个人来。晴雯虽然担心柳湘莲难逃劫,还是不免想昨晚打薛蟠的不会是为了故事发展而系统产生的NPC吧。

    总之,薛蟠出去躲羞兼职经商去了,香菱进了大观园。晴雯就到缀锦楼看香菱,果然标致漂亮的小美人,眉间一点朱砂痣像点在看客心上一般。晴雯暗叹这么个美人将来会落那般下场,薛大傻子不亏被叫薛大傻子。这么想着,晴雯就不由对香菱又加三分怜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八卦周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